第1215章碰壁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听后同时眼前一亮,如今能帮到三人的,恐怕也真的只有国安局的大佬杨剑龙了。

    可是问题来了,杨剑龙可不是那么好联系的,三人完全被米国王室控制,怎么才能联系上,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小楚菲,你这小脑袋瓜还真是好使,确实是个好主意。”常清道长夸赞道。

    李双喜翻了一个白眼,接着道:“我手机里之前是有杨局的联系方式,可是现在我们连手机都没有,也全然忘记了电话,想要联系杨局,这根本不可能啊。”

    常清道长一愣,抓起了脑袋,确实是这样子没错。

    楚菲一脸失落,如今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我们还是好好的准备一下吧,再有几个小时,我们就得去到那俄国了。”李双喜很是无奈,一切的一切,都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几个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中午一点,三人所在的别墅来了一群人。

    李双喜一看,不就是之前那个金发男子,在他的身后依旧跟随着几个大法师。

    “三位,走吧,飞往俄国的飞机已经准备好了。”金发男子双眼扫视了三人一圈,一脸严肃道。

    李双喜三人当然没有不去的理由,只能跟随金发男子一起出发。

    离开了眼前的宫殿,三人被带上了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目的地肯定是机场。

    加长的轿车上,李双喜忍不住问道:“你们也要一起去俄国吗?”

    金发男子一脸淡漠,回道:“我们只是护送三位到机场,并不去俄国。”

    李双喜听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可是一件好事,要是金发男子和大法师一直都跟随前往的话,那还真是麻烦。

    三人也一点自由的空间都没有,有种随时被盯着的感觉。

    “可以和我们说一说那具体的情况么,关于这次我们行动任务。”李双喜又问道。

    常清道长也跟着点了点头,现在三人只知道要去俄国搞那核弹发射的密码箱,但对于其它情况根本就一点都不知道。

    何况,三人之前都没有去过俄国,一切都是陌生的。

    金发男子脸色不变,回了一句:“去到俄国之后,在那边的王室人员会告诉你们。”

    李双喜发现和眼前金发男子交谈真是费劲,对方一点都不待见自己似的,于是不爽道:“王室的狗儿都是这般嘴脸,是不是死了亲人?”

    李双喜还清楚记得,在监狱的时候,金发男子可是将自己一行人拖到了哈瑞王子的宫殿,这笔账还一直都没有算呢。

    现在的李双喜三人,都已经恢复到了全盛的状态,一点都不虚车里坐着的几个大法师。

    反正大家心中都憋着一肚的火气,此刻一下子忍不住都发泄在了金发男子的身上。

    常清道长跟着道:“依老道看,应该是全家都死了。”

    金发男子怒视着李双喜,恶狠狠的回道:“三只华夏狗,你们不过就是王室圈养的畜生,还是好自为之的待着吧。我要是想杀你们的话,一只手就够了。”

    金发男子将体内的气息释放了出来,李双喜顿时脸色大变,同样也是黑暗之气,而且实力深不可测。

    有一点李双喜可以确定,金发男子的实力也在那暗黑教廷的教主之上。

    李双喜本以为金发男子的实力和大法师很接近,也就比大法师高那么一点点,可万万没有想到,又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家伙,这米国王室还真是卧虎藏龙。

    本想出口气,没想到踩到了铁板,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一眼,只能将心中的不爽深深的压了下去。

    米国王室到底是怎么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力量?李双喜内心震撼不已,难道说真的是因为历史的沉淀?

    金发男子见两人安静了下来,冷冷一笑,也不再多说什么,脸上却是增添了几分得意之色。

    车辆快速行驶着,李双喜三人显得无比沉静,一句话不说,静静的思考着什么。

    “李双喜,如果刚才眼前的是哈瑞王子,你早已经死了。既然选择了卧薪尝胆,就不要轻易将自己的戾气释放出来,只有当你那锋利的棱角被磨圆磨滑了,才有真正抗衡的机会。”李双喜在心中不停的告诫着自己,刚才做了一个很愚蠢的举动。

    常清道长和楚菲何尝不是,本以为米国王室就那哈瑞王子拥有着不可一世的力量,谁知道就连眼前的金发男子也实力非凡,用龙潭虎穴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一路无话,黑色轿车很快来到了机场。

    三人下车一看,眼前的应该是米国军方的机场,各种各样的运输机停滞着,那米字旗赫然显眼。

    “三人,这边。”金发男子在前方带路,开口道。

    经过了刚才的小插曲,李双喜三人哪里还有半点戾气,快步跟了上去。

    李双喜双眼不停的扫视着四周,发现眼前的基地比起日国的来说,简直强得太多太多。

    运送三人前往俄国的是一架军用运输机,金发男子道:“三位,可没有头等舱提供给你们,上去吧。”

    李双喜定了定神,自己也没有期待能坐头等舱,于是迈步上了运输机。

    常清道长和楚菲跟随在后,三人来到了运输机那巨大的腹部,和无数物资凑在了一起。

    金发男子看着三人已经进入飞机,道:“准备起飞。”

    运输机巨大的舱门关闭,三人所在的空间一片昏暗,飞机随后起动,前往了俄国。

    前往俄国的路途是遥远的,常清道长坐立不安,东瞅瞅西看看,随后道:“双喜兄弟,你说我们这是造的什么孽,还想找个软柿子捏一捏,谁知道人家竟然是一块铁板。”

    李双喜摇了摇头,也是充满了无奈,感觉米国就是一个不详之地,处处都是那么不顺。

    “希望俄国能带给我们不一样,一切顺利就好了。”李双喜淡淡祈祷道。

    “双喜哥、道长,我们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楚菲鼓舞道。

    李双喜笑了笑,闭上眼睛养精蓄锐,没有再说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