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楚菲的蜕变

    这一刻,李双喜也将所有的一切全都忘记,脑子中只有楚菲一个人。

    李双喜和楚菲两人就像是干柴烈火一般迅速燃烧了起来,整个大厅里除了浓郁的酒精味,剩下的就是两人燃烧而出的气息。

    李双喜化被动为主动,开始采取了攻势,小楚菲缓缓闭上了眼睛,尽情享受着李双喜的拥吻。

    李双喜渐渐站立起身,楚菲也配合着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李双喜双手顺势而下,勾住了楚菲的大腿,随后用力一抬,楚菲进入了怀抱之中。

    楚菲的呼吸越发的急促,李双喜就像小猫抓心一般,心中直痒痒。

    就这样,李双喜一边热吻,一边抱着楚菲走向了别墅的二楼。

    两人这时候都需要一张柔软的大床和一个静谧的空间,楼下大厅和道长打雷般的呼声显然不适合。

    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李双喜进入,脚一勾,将门关了起来。

    避开了道长,两人彻底释放了人类的天性,疯狂了起来。

    宽大洁白的床上,两人尽情的翻滚着,房间里也传来了楚菲异样的叫喊……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第二天清晨,李双喜从睡梦中苏醒了过来,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适。

    很长一段时间了,李双喜在米国过着睡不好的日子,昨晚的这一觉,绝对是最舒服的。

    楚菲也同时醒了过来,娇羞的将半个脑袋埋在了被子之中。

    普通的一个夜晚,却是改变了两人。

    楚菲已经再也不是一个女生,而是蜕变成了一个女人,并且和李双喜的关系,也悄然而变。

    李双喜转头看了看身边的楚菲,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感受,似乎总觉得这一切就不应该发生,可还是发生了。

    李双喜内心很矛盾,陈梓珊这尸骨未寒,自己就和楚菲的关系更近一步,这是不好的,但自己此刻又很享受,这是真实的。

    就在李双喜纠结苦恼之际,楚菲双手抱了过来,那小脑袋也靠上了李双喜的胸膛。

    感受着昨夜疯狂的余温,看着楚菲那一脸幸福满足的模样,李双喜心情一下舒畅了不少,心中暗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李双喜,不要再去纠结已经发生的,走好接下来的每一步吧,说不定,这就是你生命最后的狂欢了。”

    李双喜想到自己脑中被植入了脑袋,感觉死神已经和自己融为一体,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将自己从这个世界带走。

    “双喜哥,你的心跳好快。”楚菲开口道。

    李双喜一愣,回过神来道:“没事的,我只是一下还没有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转变。”

    楚菲自然也明白李双喜说的是两人的关系,于是问道:“那你后悔吗?”

    楚菲仰起了小脑袋,看向李双喜,那期待的眼神再次出现。

    李双喜微微一笑,回道:“当然不后悔,我们现在是没有明天的人。”

    听到不后悔三个字,楚菲会心一笑,道:“双喜哥,起床吧。就算再艰难,我们也要拼出一个明天。”

    得到爱的滋润,楚菲显得斗志昂扬,之前的颓势早已经烟消云散。

    “为了回到华夏,为了回到姐姐身边,也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楚菲继续道。

    李双喜没想到楚菲是那么的单纯可爱,也来了斗志,道:“好,一起努力,什么狗屁王室,没有谁可以限制我们的自由,没有谁可以主宰我们的性命,更没有谁能够插手我们的未来!”

    阳光照射进了房间,两人也翻身下了床,就像新生命复苏一般,开始了全新的一天。

    洗漱整理了一番之后,李双喜和楚菲下到了楼下大厅。

    常清道长依旧还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两人相视一眼,决定将常清道长给弄了起来。

    楚菲捏住了常清道长的鼻子,李双喜用力的摇晃常清道长的身体,呼喊道:“道长,醒醒,醒醒!”

    酒醉的常清道长怎么能够承受得住两人的这般折磨,双眼猛然睁开,腹中一阵翻滚,转身就张嘴吐了起来。

    李双喜和楚菲连忙闪开,这才躲过了一场灾难。

    李双喜闻到恶心的气味,捂着鼻子道:“道长,你丫的怎么那么怂,喝点就还搞成这样?你看看人家小楚菲,一丁点屁事都没有。”

    李双喜自然不会告诉楚菲,两人昨晚关系发生了变化,而是极力掩盖。

    楚菲也很配合道:“就是就是,道长,你真是太弱了。”

    常清道长觉得脑袋都是沉重的,大清早又听到叽叽歪歪的嘲讽声,一副难受的表情道:“你们喝的该不会是假酒吧,老道喝下去的怎么后劲这么强。”

    “快别扯淡了,那哈瑞王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你要是这副模样,让他看见的话,搞不好他又给我们植入什么高科技了,快起来。”李双喜偷偷一笑,快速道。

    常清道长一听,一下子清醒了大半,连忙擦拭着嘴角坐立起身,神色惊慌道:“对对对,要是老道的脑袋里再来一颗炸弹……”

    常清道长完全无法接受那样的画面,迅速晃动脑袋,开始收拾。

    这时候的常清道长,一听到哈瑞王子,就和老鼠见了猫是一样的。

    常清道长收拾了好一阵子,才搞定了大半,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李双喜和楚菲,疑惑道:“你们俩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李双喜和楚菲对视一眼,心中同时暗道:“难道他看出什么端倪来了?”

    “昨晚你们是不是全部将酒灌老道肚子里去了?”常清道长紧接着的一句话打消了李双喜两人的担忧。

    李双喜哈哈一笑,随即迅速收起了笑容,认真的回道:“道长,你丫的自己怂还想要来赖我们?昨天拍着胸脯最委屈的就是你,现在不承认了?”

    常清道长抓了抓脑袋,直接就断片了,根本什么都不记得。

    “哎,好了好了,我们换个话题。”常清道长可一点不想提喝酒的事,转移话题道。

    楚菲催促道:“道长,你还是快点收拾吧,那哈瑞王子要是突然来的话,我们就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