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0章借酒消愁

    就连楚菲也都直接拿起了一瓶,跃跃欲试。

    这还是楚菲人生第一次喝酒,不过她并没有任何抗拒,因为她真的需要发泄。

    要是平日里,李双喜一定会拦住她,可今天,李双喜默许了。

    经过了之前发生的种种,楚菲已经不再是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女生了。

    她是一个真正的强者,之前对付暗黑教廷,要不是因为她,或许几人都活不到今天。

    一想到之前的岁月,李双喜此刻心中莫名升起了一股负罪感,举起了酒瓶道:“楚菲,双喜哥一定要和你说一句对不起。”

    楚菲愣了愣,并不明白李双喜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要不是我把你和梓珊变成了一个修炼者,也不会有今天这个局面,你们本该在华夏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可现在……”李双喜心头难过不已,还是坚持道:“现在却害得梓珊没了性命,你脑袋还植入了炸弹。”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当初我不把你们身体的真实情况说出来的话,肯定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

    这一点,李双喜始终觉得自己是个罪人,上天虽然让她们拥有了独特的体质,但却没有将其直接发掘,这应该就是命中注定。

    楚菲听后自然不能接受李双喜的道歉,因为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觉得这是一件糟糕的事,反而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双喜哥,你千万别这么说,也不用和我说对不起,如果不是遇到你的话,我可以想象到现在的生活,整天躺在病床上,祈祷着身体能够恢复。是你让我的生命绽放出了光彩,是你让我找到了生命的真正价值。”楚菲也举起了手中的酒瓶,一脸认真的回道。

    说完之后,楚菲仰起了小脑袋,‘咕咚咕咚’的率先喝了起来。

    李双喜听后愣住了,没想到楚菲是这么想的,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好,谢谢你能这么想,我来陪你喝一个。”李双喜也仰起了脑袋,手中酒瓶倒了过来,不停的喝了起来。

    常清道长一脸懵逼的看着两人,道:“我说你们这算什么,怎么都自己喝起来了,把老道全然忘记了啊。”

    “嘶!”

    由于喝得有些过猛,李双喜和楚菲都觉得腹中一股火辣的感觉穿肠而过。

    “道长,我这是单独和楚菲认错,叫认错局,你要喝你得说点什么呗。”李双喜道。

    楚菲也跟着道:“就是,我们刚才可都是说了一大堆了。”

    楚菲一张小脸这时候已经泛起了丝丝的红色,显然洋酒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

    特别是楚菲第一次喝酒,更是有些不太适应。

    常清道长一听两人这话,不服道:“还认错局嘞,你们城里人搞得还真是洋气。老道是个粗人,可没你们那么会说,我提议,我们一起走一个,敬梓珊。”

    常清道长一脸沉重,举起了酒瓶。

    说到梓珊,在场的三人没有一个心头是舒服的,眼眶都不经变得湿润了。

    是啊,陈梓珊就这么离开了复仇者联盟,还是永远的离开,实在让三人心痛不已。

    “没错,这个必须走一个。”李双喜举起酒瓶回道。

    楚菲也举了起来,道:“必须敬梓珊姐,是我们无能,没办法带她回家。”

    常清道长难得一见的沉重道:“一杯敬明天,一杯敬死亡。”

    三人手中的酒瓶碰撞到了一块,一起仰头喝了起来。

    常清道长不幸拿的是一瓶高度的洋酒,几大口下肚之后,顿时感觉整个胃部都要炸了。

    常清道长被迫停了下来,狂咳不止。

    李双喜鄙视道:“你这老道长,让你装逼,一杯敬明天,一杯敬死亡?没想到这话能从你嘴里说出来。”

    “说的挺好,不过我已经感觉不到了明天的存在。”楚菲伤感道。

    常清道长咳得脸红脖子粗,这时候也没有办法回怼李双喜。

    “现在最关键的是想办法将我们脑袋里的炸弹给取出来。”李双喜找到了问题最关键的所在。

    先不说怎么从哈瑞王子那里将受到的羞辱给讨回来,最首要的就是除去三人脑中的炸弹,只要没有了隐形的威胁,一切就变得好办很多。

    常清道长终于顺畅了一口气,迅速将手中的酒瓶放下,道:“这什么玩意,如此猛烈!双喜兄弟,你说的就是废话,你也看到了,那微型炸弹就指甲盖大小,而且那什么狗屁王子也说了,米国最新高科技的产品,我们根本无法取出来的。”

    常清道长的态度和楚菲一样,同样觉得明天就是黑暗的,一点期待都没有。

    李双喜无话可说,毕竟事实摆在眼前,那炸弹要是能够轻易就搞定,哈瑞王子也不会放入自己一行三人的脑袋中。

    而且就牛叉的是,李双喜利用体内的天地灵气想要将其逼出,可直接找寻不到它的存在。

    思索了一阵,李双喜一点头绪都没有,还觉得头疼不已,也只好道:“喝酒喝酒,一醉方休。”

    “等老道重新换一瓶,这一瓶好像没有那么简单。”常清道长实在受不了手中那度数极高的洋酒。

    就这样,三人全然忘记了之前哈瑞王子所说的,调整好身体状态。

    酒过三巡,李双喜三人都喝大了,开始在别墅里发着各种牢骚,抱怨着各种不满,这一天,没有人去管李双喜三人,三人真的就要一醉方休。

    “道长,道长,你丫的怎么就趴下了,你他妈不是还要为清羽山给扬眉吐气么……”李双喜一脚踹到常清道长身上,呼喊道。

    常清道长早已经不胜酒力,昏睡在了一侧的沙发,此时哪里知道李双喜踢了他,睡得就和死猪没有什么差别。

    “靠!”李双喜见常清道长已经没有了动静,只能将目光看向了楚菲。

    “小楚菲,没想到你比道长那老头还能喝,厉害厉害!”李双喜看到楚菲还在饮酒,不得不称赞道。

    楚菲两边脸颊已经红成了猴子屁股一般,不过手中的酒瓶依旧没有放下,呵呵笑道:“双喜哥,道长倒了,我们两人喝,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