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徒有虚名

    范海辛看着索罗剑恢复到最初的模样,一下子就懵逼了,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

    就算用手摸一摸,那也不至于就把光芒给弄消失了呀。

    李双喜瞪了范海辛一眼,眼前这个老家伙还真的是一个霉星。

    “我,我……”范海辛此刻真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邦妮和楚菲两人的脸色也都不太好看,用埋怨的眼神看着范海辛。

    “小邦妮,你,你们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真没有想到它怎么一下就灭了。”范海辛极力解释道。

    埋怨过后,李双喜内心之中暗道:“这索罗剑一定有古怪,那光芒的突然出现一定是代表着什么才对。邦妮,女巫……对呀,威廉族长让我们来这里,说不定就是因为邦妮的独特性。”

    李双喜忽然明白了一点什么,但是也都无法确定,还需要实践,于是道:“邦妮,你再拿索罗剑试试,说不定那光芒会再次出现。”

    邦妮看向李双喜,一脸疑惑道:“真的吗?”

    “试一试,说不定可以。”李双喜道。

    吸血鬼猎人范海辛看了看李双喜,开口道:“小子,你以为那光芒是你想让它出现它就会出现的?而且我刚才上手的时候也明显的感觉了一番,索罗剑似乎并没有任何改变。”

    虽然时间短暂,但是范海辛也是一个绝对的强者,要判定一个东西的强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有一个初步的定论。

    所以范海辛此时就觉得,消失的光芒不可能再次重现。

    李双喜并没有理会范海辛,而是给了邦妮一个试一试的眼神。

    邦妮心中自然也想再次感受那种感觉,于是道:“范海辛先生,让我再试试。”

    范海辛看了看邦妮,她的眼神很坚定,变得和华夏小子几人一样。

    一番思想斗争之后,范海辛决定,既然事情都已经到了现在的这个境地,那就再让邦妮试一试。

    范海辛将手中还没有捂热的索罗剑,递给了邦妮。

    邦妮一脸谨慎的接过了索罗剑,众人的目光也再次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传说之中唯一能够对付暗黑教廷教主的圣剑,究竟何去何从,无疑牵挂着众人的内心。

    邦妮再次紧握着残缺的索罗剑,有了刚才突然变化的经验,这时邦妮每一个动作都显得小心翼翼,所有的精力也都集中在了索罗剑上。

    不一会,李双喜的猜想被印证,那索罗剑的剑身中央处出现了一抹零星的白光。

    “出现了,出现了!”楚菲看到零星的白光之后惊讶道。

    范海辛一下子瞪大了双眼,眼前的情况实在奇妙,奇妙得让他一时间都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

    就连邦妮也是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没想到那光芒真的再次出现了。

    邦妮的瞳孔之中,剑身上那一抹光芒已经完全的扩散开来,乳白色的光芒再次覆盖了索罗剑。

    常清道长张大了嘴巴,道:“双喜兄弟,这什么情况,太神奇了吧!”

    李双喜走近了邦妮,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回道:“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可以肯定,邦妮小姐拥有能够操控索罗剑的力量。”

    邦妮一听,不解道:“可是我并没有什么灵石。”

    邦妮看了看剑柄上那五边形的凹槽,依旧没有任何改变,确实缺少着灵石的镶嵌。

    李双喜摩挲着下巴,道:“说不定,真的有其它的办法可以激活这圣剑。”

    李双喜这时候说出这话,一旁的范海辛也没有向之前一样激烈反驳了,甚至都没有开口,毕竟眼前的光芒已经证明了很多东西。

    常清道长一拍巴掌:“太好了,果然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呐。”

    楚菲也是会心一笑,总算是有了一点盼头。

    “邦妮小姐,你尝试着挥舞一下索罗剑,试试它的威力如何。”李双喜提议道。

    邦妮听后点了点头,自然照做。

    眼前索罗剑散发而出的乳白色光芒,让几人都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随后,李双喜几人向一侧退了开来,给邦妮留出了足够的空间。

    邦妮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磨叽,挥舞起了索罗剑。

    邦妮从来都没有使用过刀剑之类的冷兵器,一时间十分的陌生,显得踉跄不已。

    当然了,李双喜几人关注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索罗剑。

    西方的圣剑,李双喜内心也充满了期待,到底它会有怎样的独特之处。

    不过,很快众人迎来了失望,因为邦妮手中的索罗剑并没有展示出强大的爆发力,而是显得十分疲软,劈向地面之后,地面没有出现一丝的裂缝。

    邦妮一愣,发现了手中索罗剑的古怪之处,心中暗道:“怎么回事,这圣剑竟然还不如一把普通的刀刃,散发出的光芒一点作用都没有。”

    邦妮又尝试了几次,效果依旧不变。

    李双喜几人也都是大跌眼镜,常清道长十分无语道:“这,这什么情况,那圣剑不会是徒有虚名吧?”

    范海辛听后立即回道:“不懂就别乱说,索罗剑可是拥有开天辟地的威力,问题的关键还是出在了圣剑本身上,它并没有被激活,灵石和剑魂依旧不存在。”

    范海辛冷静了下来,看着邦妮的举动,分析出了实情。

    李双喜皱起了眉头,范海辛说的很有道理,可那白色的光芒又代表着什么呢?难道自己的推测不对?

    片刻之后,邦妮停了下来,一脸失望的走向了几人,道:“不行,这圣剑很奇怪,它好像根本就不具备一丁点力量。说不定,你们现在用树枝和它对抗,都能将其摧毁。”

    邦妮并没有夸大其词,一切都是她刚才实践得出的。

    范海辛双手后背,道:“这是因为没有剑魂和灵石,此时的索罗剑不过就是一个空壳。哎,本以为出现了奇迹,现在看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唯一的激活办法,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说你这老家伙,能不能别说风凉话,刚才兴奋的是你,现在扯淡的还是你,老道看你也就只有耍耍嘴皮子的能耐了。”常清道长怒怼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