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吸血鬼猎人

    楚菲对这个决定没有什么异议,不过常清道长却是脸色一变。

    常清道长有些摸不着头脑,道:“不是,老族长都说那解决的办法行不通了,我们去找那吸血鬼猎人干什么?再者说了,老族长说那什么索罗剑需要三方的力量,可现在女巫……三方的力量已经缺失了两方,况且我们都不清楚女巫对索罗剑的构造提供了什么。”

    常清道长一针见血的指出了问题的所在,李双喜也是一愣,对呀,刚才情况危急,只从那威廉族长的口中得到了只言片语,就连女巫对索罗剑的构造有什么作用也都是一个未知数。

    李双喜看向了邦妮,邦妮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之前并不知道那索罗剑的事。”

    “……”

    李双喜三人顿时无语,这么一说,现在的局面岂不是一个死局。

    “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办法阻止黑暗了吗?”李双喜自言自语的问道。

    常清道长和楚菲都沉默了,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并不知道。

    就在李双喜三人情绪低落之际,邦妮开口道:“不过,我们并不能就此放弃,我们的命都是威廉族长以及女巫们救回来的,不管怎样,也得去找最后的吸血鬼猎人。”

    邦妮的眼神依旧坚定如初,李双喜想了想,没错,死马还要当活马来医,现在怎么说也不能放弃。

    “对,就算明知是死路一条,我们这次也得去闯一闯,一切都还没有结束呢。”李双喜也跟着道。

    常清道长和楚菲对视一眼,李双喜已经做出了决定,那就干吧,总不能现在灰头土脸的回去。

    那样的话,被国安局看不起是小,置陈梓珊于不顾可就是不仁不义了。

    四人相互对视着,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邦妮擦拭了一下眼角,带着李双喜三人踏上了寻找吸血鬼猎人范海辛的道路。

    “邦妮小姐,能不能和我们说一说范海辛和吸血鬼猎人的故事?”李双喜一边前行,一边问道。

    吸血鬼猎人,一听名字,想必就是专门为了对付吸血鬼的存在。

    可如今却只剩下了最后一位,李双喜特别想要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常清道长和楚菲同样对此很感兴趣,一脸期待的看向了邦妮。

    邦妮思考了片刻,开口回道:“正如你们所想的,吸血鬼猎人存在于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消灭吸血鬼,那是他们的宿命。”

    “吸血鬼猎人拥有很强的能力,他们都是天生的猎手,普通的吸血鬼遇到了他们,那就等于死亡。但是暗黑教廷不一样,暗黑教廷的吸血鬼利用和米国王室的关系,早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开始对吸血鬼猎人进行秘密的抓捕和杀戮。”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不惜一切代价的将天敌给铲除。而且当时吸血鬼的行动是隐秘的,狼人和我们巫师都不知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吸血鬼猎人如今也只剩下了元老级的范海辛,其余的,都已经不再存在。”

    李双喜点了点头,完全可以想象那吸血鬼猎人的下场,同时一听那范海辛还是元老级别的吸血鬼猎人,更是来了兴趣。

    元老级别的吸血鬼猎人,不知道他的力量会强大到什么样的一个境地。

    其次,就范海辛活了下来,这可绝对不是偶然,一定是那范海辛有着独特之处。

    常清道长则是开口问道:“吸血鬼猎人,他们怎么会有克制吸血鬼的力量?难道说真的是因为万事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

    常清道长的思想比较古板,始终觉得吸血鬼猎人和吸血鬼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联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的简单。

    “道长,既然这个世界上有吸血鬼,那有吸血鬼猎人有什么值得好奇怪的。”楚菲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句。

    邦妮却将目光看向了常清道长,回道:“因为吸血鬼猎人,严格来说,是吸血鬼演化而来,也可以说是吸血鬼中的失败品。”

    恩?李双喜三人听到这里,同时眉头一皱。

    邦妮继续道:“吸血鬼猎人拥有两种不同的血统,一半是吸血鬼,一半是人类。正是因为两种血统同时存在并存于身体之中,才使得他们拥有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但是他们的性格也因为两种血统的影响,变得喜怒无常,更有甚者直接无法控制。”

    “曾经的米国,不少吸血鬼猎人白天做着普通人的工作,一到了晚上,就变得凶残无比,不仅杀吸血鬼,还会杀害普通人。”

    李双喜苦涩一笑,道:“难怪吸血鬼猎人如今只剩下了仅存的一个,想必就是因为他们始终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行为。”

    “恩。”邦妮认同道:“就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当吸血鬼连同米国王室秘密出手的时候,他们便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常清道长深吸了一口气,感慨不已,果然一切都是有运数的,上帝给了吸血鬼猎人超凡的力量,但却没有给他们更多的时间存活于世。

    “这么说来,那最后剩下的范海辛,一定不简单,不然的话,他也早就应该被吸血鬼铲除了。”楚菲分析道。

    “那是自然,威廉族长对他十分的赞赏。”邦妮道:“好了,说了这么多,还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找到范海辛。”

    邦妮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于是主动终止了话题。

    李双喜也不在多问,一切都要找得到范海辛才行。

    “那我们现在要去什么地方?”常清道长好奇问道。

    邦妮回了一句:“走吧,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邦妮卖了一个关子,随后继续在前方带路。

    “道长,别叽歪了,跟上就好。”李双喜拍了拍常清道长的肩膀道。

    随后李双喜一行四人,在黑夜之中穿梭着,向着未名的远方而行。

    太阳东升西落,米国也不例外,黑夜被黎明的光芒取代,崭新的一天开始了。

    李双喜四人一夜未眠,并且都在赶路的途中,他们都不敢停下,眼前的局面已经超乎了之前的想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