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异想天开

    看李双喜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常清道长也落座到了门前楼梯,毛巾擦拭着湿潞的头发。

    “道长,你丫的能不能别把身上的跳蚤甩来我身上?”李双喜撇了常清道长一眼,不满道。

    常清道长哈哈一笑,回道:“双喜兄弟,你是吃了炸药吗?老道不过是擦一擦头发而已。”

    “擦完滚蛋。”李双喜爆粗口道。

    “长夜漫漫,不急不急。”常清道长笑道:“老道来陪你谈一谈人生。”

    李双喜用惊诧的眼光看着常清道长:“老东西,我可不搞基。”

    “双喜兄弟,我说你思想就不能健康一点么。”常清道长满脸无奈:“老道知道你担心梓珊的安危,这不是想要来安慰下你么。”

    李双喜听后没有说话,举起了啤酒瓶,大大的一口下肚。

    常清道长仰头看了看天空,道:“哎,这一晃眼,我们来米国已经快一个月了,真想快一些回华夏。”

    “不摧毁了暗黑教廷,我们回不去的。”李双喜接话道。

    “老道推测,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了,现在我们的目标只剩下两大王爵和教主了。而且我们的实力也都今非昔比。”常清道长自信道。

    李双喜轻轻摇头,道:“越是到了最后关头,越是困难,别忘了剩下的家伙可都是硬骨头,还真不好搞定。”

    常清道长回道:“双喜兄弟,也不能这么想。想当初,我们遇到吸血鬼伯爵,都和耗子见了猫似的,还有,那侯爵、公爵一大堆的,哪一个不是都能轻轻干掉我们的存在,现在回首一看,那又怎样,不也都被我们摆平了么。”

    “说不定呀,那什么两大王爵也就那样,还有神秘兮兮的教主,有什么好牛逼的。”

    被常清道长这么一说,李双喜回想一下,还真是,这一路走过来,简直是创造了无数奇迹,和开挂没什么区别,就连那什么亡灵之神,不也被融合的战神给拿下了。

    “我说道长,你膨胀了呀。”李双喜笑道。

    常清道长一本正经回道:“老道可没有膨胀,说的都是事实。”

    “好吧,借你吉言,希望那什么两大公爵和暗黑教廷的教主也都那吊样,我们复仇者联盟,大杀米国,将其彻底粉碎!”李双喜高声道。

    常清道长脑子快速一转,道:“双喜兄弟,你说到时候,国安局那杨剑龙会怎么看我们?会不会国家机器直接让我们接管国安局?”

    “哈哈哈哈!”李双喜笑道:“常清道长,你这也太能痴心妄想了吧。”

    “老道这怎么算痴心妄想。”常清道长还真就认真了起来,道:“你看,上一次我们日国之行,就拯救了华夏一次,什么勋章也都拿了。这次我们要是成功摧毁了暗黑教廷,扬了华夏的威风,总不能又给我们一个同样的勋章吧?国安局都没有什么可发的了。”

    “道长,分析的有道理。”李双喜皱眉道:“到时候说不定真的给我们一个什么牛叉的职位,你说到了那时,我们是接受呢还是不接受呢?”

    常清道长毫不客气道:“当然是接受了,师叔要是看到之后,肯定也会为我感到骄傲的。”

    “那你老人家自己去吧,我倒是不会接受。”李双喜道。

    “为什么?”

    “习惯了自由自在,真要是去了,一定会被约束。”李双喜解释道:“到时候要是因为屁大点事,和别人起了争执,那可不好办。”

    李双喜随即起身,道:“道长,还是先不要做梦了,大家能活着回华夏才是正事。”

    李双喜转身进了屋子,常清道长已经开始吹得无法无天了,这自己要是再不撤退,今晚就别想睡觉了。

    没了李双喜,常清道长也只好回屋睡觉。

    ……

    话说吸血鬼王爵辛迪将陈梓珊带离了黑暗城堡,去到了他所居住的古堡之中。

    幽暗的古堡中,陈梓珊双目无光,坐在一把王椅上。

    辛迪目光看着眼前的陈梓珊,静静的站立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久之后,一动不动的陈梓珊眼神出现了变化。

    那黯淡无光的瞳孔表层渐渐开始多了一丝丝明亮之色,陈梓珊的双眼也开始眨了起来。

    陈梓珊正在逐渐的恢复自己的意识。

    “这个华夏女人果真不一样,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摆脱黑暗力量的控制,实在不可思议。”辛迪暗道。

    王爵辛迪在黑暗城堡带走陈梓珊的时候,在她的眉宇之间注入了一道黑气,而此时,陈梓珊眉心已经开始将那黑气给逼出了体内。

    很快,陈梓珊清醒了过来,双眼也再次散发出了那耀眼的光彩。

    “这是什么地方!”陈梓珊看了看幽暗的四周,满脸惊讶道。

    当看到眼前站立着的辛迪之后,黑暗城堡中的记忆一下子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你想要干什么?”陈梓珊从王椅上站了起来,质问道。

    不过,陈梓珊的身体依旧很虚弱,刚站起身,眼前一黑,立即捂着脑袋又坐了下去。

    辛迪开口道:“我已经说了,我是带你来走上正确道路的。你的命运,远远不是一个平凡之人。”

    陈梓珊定了定神,怒道:“我的命运用不到你们这帮吸血鬼来指导,我自己知道……”

    辛迪听后打断道:“不!你不知道!”

    “你根本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也不知道,你的未来会怎么样,而这一切,我都可以告诉你。”辛迪大手一挥,陈梓珊的眼前投影出了一副巨大的画面。

    画面之中,首先出现的是婴儿的啼哭声,陈梓珊本不想理会,但是定睛一看,那画面上的场景显然是华夏的医院。

    再一看,婴儿身边站着的竟然是自己的父母。

    陈梓珊可不会忘记父母长什么样,不过投影之中,他们都是那么的年轻。

    陈梓珊知道,那婴儿应该就是刚出生的自己,于是目光就此被投影的画面吸引。

    每个人都很想看到那些不知道的过去,陈梓珊自然也不例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