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自杀式攻击

    见识到了地狱恶犬的凶悍,李双喜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对方完全就是搏命,稍有不慎,真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就连西蒙斯那边,这时候也都陷入了困战。

    西蒙斯依靠着手中的钢爪,快速的刺入了其中一只地狱恶犬的身体之中,本来以为对方被自己干掉,可怎么都没有想到,地狱恶犬却是无比愤怒,疯狂的撕咬而来,全然不顾身体的疼痛。

    西蒙斯反而因为钢爪刺入的太深,一时无法将其摆脱,身前的衣衫已经被地狱恶犬的爪子给撕破了开来。

    “西蒙斯!”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见状,想要前往帮助西蒙斯,可几条地狱恶犬围了过来,不给两人离开的机会。

    西蒙斯死死咬牙,回道:“要是连这样的恶犬都对付不了,我也不配银狼的称号!”

    地狱恶犬将西蒙斯惹怒,此时的西蒙斯,另一只手掌的钢爪也猛刺而出。

    “嘶!”

    一道鲜血溅射在地,定睛一看,西蒙斯手中的两只钢爪都刺到了同一只地狱恶犬的体内。

    西蒙斯的举动让其余地狱恶犬看到了机会,一股脑的扑向西蒙斯。

    西蒙斯一脚踹出,将最近的一条地狱恶犬踹出了数米开外,紧接着钢爪发力,活生生的将手中的地狱恶犬给撕了开来。

    只见那地狱恶犬的鲜血、内脏全都从体内流出,场面十分血腥。

    西蒙斯这才得到了解脱,将其扔到地上,冷冷道:“不过是恶犬而起,别忘了,我可是狼人。”

    就在西蒙斯转身想要攻向其余地狱恶犬的时候,地上那整个身体都被剖开的家伙,奋力一跃,凶猛的大口直接咬向了西蒙斯的脑袋。

    西蒙斯骇然大惊,本以为那家伙已经被自己干掉,可谁知道,它竟然还有气力最后一搏。

    西蒙斯只能在有限的角度做出反应,身体向后一倒,右臂一挥而出。

    “砰!”西蒙斯和双双倒地,李双喜两人看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能把银狼西蒙斯逼到这样的境地,可以想象地狱恶犬是有多么的生猛。

    定睛一看,西蒙斯右臂上的钢爪,直接刺进了地狱恶犬的脑袋,鲜血如柱的流淌在西蒙斯的胸前。

    可那地狱恶犬依旧没有断气,疯狂的想要撕咬。

    西蒙斯兽性大发,这一次,他直接将眼前地狱恶犬的脑袋给撕了开来。

    地狱恶犬整个身体一分为二,至此,终于才安静了下来,彻底的没了气息。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看得触目惊心,眼前的地狱恶犬,绝对是残暴嗜血的代表。

    常清道长握紧了手中的乾元金光剑,见几只地狱恶犬同时转攻向倒地的西蒙斯,迅速支援了过去。

    金色的光芒扫过,几只地狱恶犬只能避闪开来。

    李双喜身形一晃,拉起了西蒙斯,问道:“没事吧?”

    “没事!”西蒙斯咬牙切齿,心中那股恨意完全被激发而出。

    剩余的地狱恶犬,也看出了李双喜三人的棘手,此时放慢了脚步,再次寻找起了突破口。

    李双喜提醒道:“这些家伙都是不死不休,要想对付它们,最好一击致命。”

    “道长,还有七条恶犬,我和西蒙斯一人对付两,你对付三。”李双喜目光凌厉的扫视了一圈,快速分配道。

    “啊!”常清道长问道:“为什么老道是三?”

    “没有为什么,就这么定了。”李双喜懒得解释那么多,道:“我们不能在这些家伙上浪费太多的精力,后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迅速结束战斗。”

    李双喜都这么说了,常清道长哪里还有拒绝的理由,点头同意。

    很快,三人各自选定了目标,主动分散开来,拉开足够自己施展的空间。

    常清道长看着自己挑中的三条地狱恶犬,怒道:“老道今天要是连你们三只畜生都搞不定,那还有什么脸救回梓珊、楚菲。”

    常清道长这次不等地狱恶犬扑击而来,主动一闪而出,发起了攻击。

    在血兰花的作用之下,常清道长的修为已经得到提升,既然四大公爵还没有出来,那就只能先拿眼前的地狱恶犬练手了。

    三只地狱恶犬同时闪身而动,呈包围之势,对常清道长进攻。

    常清道长底气十足,神兵在手,更是没有顾虑。

    见自己已经被包围,不紧不慢,身体一震,体内浑厚的真气释放而出。

    强大的气场顿时让三只地狱恶犬无法近身,常清道长眼神一凛,手中神兵挥舞而出,直取地狱恶犬的脑袋。

    地狱恶犬后退了数步,躲闪开常清道长攻击的同时,也为下次攻击做了充足准备。

    常清道长刚打算追击,没想到的是,三条地狱恶犬同时发起了最凶猛的反击。

    它们的速度比之前要快了很多,而且,竟然排起了阵型。

    常清道长看出了阵型,却是没有明白用意。

    最前方的一只地狱恶犬,刚靠近常清道长,脑袋就直接被常清道长手中的神兵给切了开来,红的白的溅了道长一身,恶臭不已。

    常清道长哪里顾得上道袍的脏湿,身形快速晃动,继续斩杀地狱恶犬。

    一剑劈空的同时,常清道长左手凌空劈出一掌,直接落在了一条地狱恶犬的脑门。

    “咔!”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又是一条地狱恶犬倒地。

    “老道就不信,你们的脑袋都落地了,还能在起身咬人。”常清道长冷哼道。

    不过常清道长此时还是搞不懂,为何摆出了阵型的地狱恶犬却是更弱了,接连就死了俩,而且它们就好像自杀一样,明知冲上来是死,还奋不顾身。

    下一秒,常清道长突然意识到了不妙,瞬间明白了刚刚斩杀的两条恶犬,都是嫁衣,它们的自杀性攻击,全都是为了最后一条恶犬的进攻做埋伏。

    第三只地狱恶犬此时从后方对常清道长扑了上来,锋利的爪牙以闪电般的速度落在了常清道长的后背。

    “唰!”常清道长的道袍被撕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同时,后背也出现了几道伤口,鲜血迅速流淌而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