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另辟蹊径

    面对眼前的场景,李双喜实在无法克制自己,心中和西蒙斯一样,只想将暗黑教廷的吸血鬼全都宰了。

    西蒙斯从地上一跃而起,转身就要去找暗黑教廷的吸血鬼算账。

    平日里就会吹牛逼的常清道长这时候却是一脸严肃,制止道:“等等!切莫冲动!”

    李双喜和西蒙斯本能的同时一愣,都没有想到这话会是从常清道长嘴里说出来。

    常清道长双手后背,走到了两人的身前,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我们就得认真的来处理,你们现在的冲动只会换来无谓的牺牲。”

    “那四大公爵早就计划好了一切,这时候巴不得你们无脑的去送死,年轻人,冲动是魔鬼,淡定。”

    不知道为何,常清道长说完这一番话之后,李双喜实在很想笑,但是眼前的惨景让他只能强行憋住。

    西蒙斯看了看常清道长,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很多。

    西蒙斯知道,常清道长所言没错,冲动就是魔鬼,这个时候要是盲目去找那四大公爵,搞不好就是正中了下怀,一切就麻烦了。

    常清道长拍了拍西蒙斯的肩膀,宽慰道:“华夏有句古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冷静。”

    西蒙斯点了点头,不过此时内心的怒火依旧无法平息。

    西蒙斯转身,看着被毁的草原,走了过去。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一眼,也都跟了上去。

    西蒙斯看着荒芜的一片,眼眶不经变得红润了起来,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有这样的行为举止。

    “这帮狡猾的畜生,竟然什么都没有留下!”看着部落的木屋、各种设施一样不剩,西蒙斯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刚平静了些许的内心也暴躁了起来。

    “道长,有没有办法,看到昨晚这里发生了什么?”李双喜问道。

    常清道长犹豫了片刻,回道:“有是有,不过那是我道门的禁术,老道不能用啊。”

    李双喜白了常清道长一眼,道:“道长,你能不能靠谱一点,都这个时候了,还管什么禁术不禁术的,快想办法让我们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说不定能够找到对我们有价值的东西。”

    “可,可是……”常清道长犹豫不决,毕竟看到过去发生的事,有洞察天机的嫌疑,要是老天怪罪下来,那可就麻烦了。

    西蒙斯听了两人的对话,此时也开口道:“道长,你就让我看看吧,说不定,有部落的狼人逃了出去,那样的话,我们还可以去寻找他们。”

    西蒙斯能够想象,昨天夜晚的部落一定十分血腥,但是,凡事都要抱着希望,说不定达布拉没有死呢。

    常清道长面对西蒙斯和李双喜的请求,也只好点头道:“好吧,老道就破例一次,不过先说明了,老道从来没有用过那禁术,成不成功可不确定。”

    “磨磨唧唧的,快弄!”李双喜最讨厌的就是常清道长扭扭捏捏,快速道。

    常清道长随即从宽松的道袍之中摸出了几道黄纸符,口中默念起了法咒。

    李双喜和西蒙斯都退开了一定的距离,给常清道长足够的表演空间。

    常清道长紧接着向前一个空翻,手中的黄符已经不知不觉的燃烧了起来。

    黄符被常清道长抛向了半空,就在黄符将要化为灰烬的瞬间,常清道长手中一道真气挥出,只见,半空之中,出现了像投影般的影像。

    “道长,成功了?”李双喜问道。

    常清道长满头细汗,长出了一口气,回道:“成了。”

    三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半空出现的影像。

    昨天夜晚,狼人部落发生了什么,此时全都在影像之中一点一点的放映了出来。

    血红的天空,血流成河的草原,吸血鬼四大公爵屠杀部落的场面,一幕接着一幕,看得三人无不咬牙切齿。

    还有那达布拉人头落地的画面,也都全都呈现而出。

    影像对西蒙斯的伤害实在太大,西蒙斯的身体数次颤抖。

    许久之后,昨夜发生的一切已经重映结束,李双喜并没有找到对自己一方有价值的线索,西蒙斯也没有看到有狼人逃离而出,所有的一切都是悲惨的。

    清风吹袭而过,三人的心情都无比沉重。

    “走吧,我们不能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了。”又过了一会,常清道长见西蒙斯和李双喜都没有动静,开口道。

    李双喜拍了拍西蒙斯的肩膀,道:“西蒙斯,我们走,接下来的复仇,我们与你同在。”

    西蒙斯转过头,看着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内心感到了一丝温暖。

    “总有一天,我会将这里,变成之前的模样!”西蒙斯眼神坚定道。

    三人离开了曾经的狼人部落,回了农场。

    回到农场已经是下午,经历了刚才的一番事之后,三人都没有胃口,李双喜定了定神,道:“计划不变,我们还是今晚行动,下午的时间,都好好调整一下心态。”

    西蒙斯和常清道长都没有意见,于是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又到了熟悉的仓库,盘腿而坐巩固修为。

    “道长,你那独门的秘术,为什么之前不用出来?”来到仓库,李双喜质问向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转头看了看李双喜,自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那晚老狼王被杀,要是用出禁术,说不定就能早知道凶手是达布拉,也说不定,就能阻止狼人部落的灾难发生。

    常清道长解释道:“双喜兄弟,世间的万事万物都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一切都是天道,老道可以肯定,那晚用禁术,一定会失败,什么都看不到。”

    “恩?”李双喜皱起了眉头,直勾勾的看着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笑了笑,道:“其实,那晚老道就已经试过了,什么都看不到。”

    “好吧,事已至此,多说也没用,还是好好准备,今晚,我们一定要救出梓珊和楚菲,不能让悲剧重演。”听了常清道长的解释,李双喜也不在纠结之前发生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