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老菜鸟

    西蒙斯实话实说,他的离开有一部分是因为李双喜,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因为不想狼人内乱。

    李双喜听后脸色平静,道:“西蒙斯,你以德报怨,恐怕也不会换来狼人的安定。”

    “什么意思?”西蒙斯不明白李双喜的话语,问道。

    李双喜沉吟一瞬,道:“我始终觉得这一切都是达布拉给我们准备好的圈套,一切看似顺其自然,但其实更感觉像是一场阴谋。”

    “就怕我们离开之后,狼人部落不会安定,反而会沦陷。你别忘了,吸血鬼的存在,之前的草原一战他们吃了亏,绝对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李双喜的话语提醒了西蒙斯,西蒙斯有些犹豫,道:“可是,如果真的是达布拉的圈套,他不应该放我们离开,那不是他的风格,以我多年对他的了解,他一定会将我们赶尽杀绝。”

    “没错,起初我也是这么认为,可是一连三天都没有动静,这让我感到很奇怪,这一点都不像达布拉。”李双喜道:“可今天他将我们驱逐出部落,我心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是一个预谋已久的圈套。”

    “你是说,老狼王是他杀的?”西蒙斯脑子转得很快,直言道。

    “没有证据,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测。”李双喜平静道:“到底是不是,或许,我们永远都不知道答案。”

    “对了,要是吸血鬼报复狼人的话,你打算怎么办?”李双喜反问道。

    西蒙斯耸了耸肩,道:“现在我已经离开了部落,我想,我没有办法插手,更何况达布拉会做处理。”

    李双喜用惊诧的眼神看着西蒙斯,道:“你这么快就跳了出来,还真是让我意外。”

    西蒙斯接着道:“不过消灭吸血鬼仍然是我人生的目标,这一点是什么都无法改变的。”

    李双喜点点头,道:“那这次,我们复仇者联盟就要再加你一个了,没意见吧?”

    “就看你们欢不欢迎了?”西蒙斯展现出了幽默的一面,微笑道。

    “当然欢迎,老道本来是复仇者联盟的二把手,西蒙斯你要加入的话,这个二把手就让给你了。”常清道长一挥道袍,表情夸张道。

    陈梓珊一听,一拳头落在常清道长的胸口,不爽道:“道长,谁说你是二把手,二把手分明是我和小楚菲,你就是复仇者联盟里的菜鸟。”

    “还是老菜鸟。”小楚菲笑道。

    常清道长没想到陈梓珊两人这个时候拆自己的台,老脸都有些挂不住了,开口道:“你们可别瞎说,老道的实力是摆在这里的,二把手也是名正言顺的。”

    陈梓珊立即不服气道:“那是以前,现在可说不一定,要不我们来比试比试。”

    陈梓珊的修为已经突破,可常清道长还是在原地踏步,这让她信心增加了不少。

    看着眼前三人无休止的争吵,李双喜笑道:“西蒙斯,欢迎加入我们这个伐木栗。”

    西蒙斯和李双喜握了握手,道:“非常棒!能和这么有魅力的华夏女士共同相处,我相信一定会很愉快的!”

    常清道长一听,皱眉道:“西蒙斯,你怎么不夸夸老道?”

    陈梓珊立即接过话题,道:“你一个糟老头有什么好夸得,要颜值没有颜值,要实力没有实力,你这不是摆明让西蒙斯为难么。”

    “梓珊,你……”常清道长被怼得无话可说。

    西蒙斯哈哈一笑,实在是被常清道长和陈梓珊给逗乐。

    “双喜兄弟,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短暂的小插曲之后,西蒙斯收起了笑容,问向李双喜。

    李双喜双手一摊,回道:“当然没有,我都没有想到今天会是这样的一个局面。”

    “好吧,我们还是先离开眼前的森林,边走边做打算吧。”西蒙斯道:“很快就要天黑了,这片森林里可没有给我们住宿的地方。”

    “好。”李双喜回道。

    于是,李双喜四人和西蒙斯迈步走向了森林,夜幕也开始一点一点降下。

    新的复仇者联盟五人都不知道,暗黑教廷四大公爵,已经潜伏在了森林之中,就等着他们的到来。

    李双喜沉思了好一会,主动道:“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是不够,需要做的就是提升修为,所以,我建议先行避开吸血鬼,有了实力之后再和他们拼。”

    西蒙斯点点头,道:“没错,吸血鬼公爵和王爵一个比一个变态,就算是我,同样没有把握,所以,当下提升实力是最重要的。”

    实力最差的常清道长、陈梓珊和楚菲自然没有异议,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那好,我们就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加强修为。”李双喜当下决定道。

    李双喜话音这才刚刚落下,西蒙斯眼神一凛,皱起了眉头,快速道:“不对劲。”

    “怎么了?”李双喜四人立即提下了脚步,开口问道。

    西蒙斯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闭目思索了一阵,随后睁眼道:“这片森林不太对劲。”

    西蒙斯突然警觉了起来,李双喜也跟着皱起了眉头,常清道长看了看平静如水的四周,开口道:“没有不对劲啊,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臭老道,闭嘴!”陈梓珊当然选择西蒙斯,此时也开口道:“西蒙斯说不对劲,自然也他的道理。”

    常清道长无奈的摇了摇头,扶着一棵巨树,闭上了嘴巴。

    西蒙斯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断木上,随后迈步走了过去,李双喜四人也同时跟了过去。

    森林之中杂草很多,西蒙斯扒开了一堆草丛,道:“这里的树木可都是生长了几十上百年,这样的断木,从来都没有过,而且看这截面,很明显,是最近几天才造成的。”

    李双喜听后定睛一看,别说还真是,那断木的截面上虽然有着青苔,但都是微微的一层,是刚刚生长上去的。

    常清道长抓了抓脑袋,一脸疑惑道:“那这断木意味着什么?”

    李双喜真是为常清道长的智商感到悲哀,解释道:“意味着这片森林前几天发生过一场斗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