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软禁

    李双喜知道凶手一定不会闲着,肯定也在暗中行动,如果能够推测出他的下一步计划,说不定可以阻止事态的恶化。

    李双喜没有再废话,落座到了地面,开始仔细联想。

    常清道长三人也都放弃了修炼,这时候眼前的局面要比修炼重要。

    此时达布拉,穿过了草原,再次来到了森林之中,将自己的计划和进展告诉了吸血鬼的四大公爵。

    刘易斯听后竖着大拇指夸赞道:“达布拉,不错,按照你的计划,三天之后,我们就能帮你除了西蒙斯和那四个华夏人。”

    “不愧是新任的狼王,你的计划还真是不赖。”维克托也跟着夸赞道:“这样一来,根本没有人会怀疑到你,你干净得就和白纸一样。”

    “我就说嘛,达布拉是能干成大事的狼人,选他一定没错。”史密斯也阴笑道。

    达布拉叹了口气,道:“事情就是这个样子,三天之后,你们就准备出手吧,到时候,一定要干掉他们。”

    “放心,我们四个办事,不会有任何的差错。”刘易斯笑道。

    达布拉随后离开了森林,返回狼人部落。

    待到达布拉离去之后,公爵索菲娅语气冰冷道:“亲手将自己父亲给杀了,我们还真是把他逼上了一条绝路。”

    “可怜的达布拉,狼人的悲哀啊,哈哈!”刘易斯笑道。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这一夜,李双喜四人都是无心睡眠。

    在木屋想了整整一个晚上,李双喜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哎,老道实在撑不住了,先睡一会。”常清道长身体一晃,直接霸占着一张床睡了起来。

    陈梓珊一脚踹出,道:“臭老道,给我起来,这两张床是我和小楚菲的,没你的份。”

    常清道长趴在床上,回道:“两位姑奶奶,你们可真是搞错了,这间木屋,是我和双喜兄弟,你们的床,在隔壁呢。”

    陈梓珊可不管那么多,道:“我可不管,我们现在回不去了,这里的两张床就是我们的,你给我起来。”

    常清道长干脆枕头捂着脑袋,被子一拉,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睡再说。

    陈梓珊很是气恼,可也不能把常清道长踹起来,只能道:“睡死你个臭老道。”

    李双喜可没工夫理会他们的争吵,而是在想,此时的西蒙斯在哪里,他有没有什么进展?

    李双喜这边才念到西蒙斯,西蒙斯很快就来到了木屋。

    “双喜兄弟,一点有用的东西都没有找到,凶手手法实在熟练,想必是精心策划很久了。”西蒙斯摇着脑袋,很是无奈道。

    李双喜一听,这个结果自然是在情理之中,道:“多谢了西蒙斯,谢谢你还肯相信我。”

    陈梓珊和小楚菲一听没有什么线索,也都是一脸的颓丧。

    “双喜兄弟,你是天命者,我当然相信你。”西蒙斯道:“我不会放弃的,凶手如果真在狼人部落里,我一定要将他给揪出来!”

    李双喜面色不惊,道:“就怕,凶手不是狼人,而是吸血鬼。”

    其实这也只是李双喜大胆的假设而已,并没有任何的依据。

    西蒙斯听后一愣,道:“对呀,会不会是吸血鬼?可是据我所知,能够对付狼王的吸血鬼,那是屈指可数的。”

    “不对,应该不会是吸血鬼,从木屋的现场来看,没有吸血鬼的痕迹。”

    西蒙斯累了一夜,头都快要炸了,此时脑中也很是凌乱。

    李双喜看出了西蒙斯的焦虑,道:“西蒙斯,快去休息会吧,放心,我们四个就在这木屋,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西蒙斯点了点头,随后告别了李双喜。

    一天的时间过去,事情还是没有任何进展,除了西蒙斯来过木屋,没有其余狼人再来过。

    常清道长睡了一天一夜,应该是这段时间太累了。

    清晨,常清道长伸着懒腰下了床,转眼一看,发现陈梓珊和小楚菲两女挤到了另一张床,还在熟睡。

    于是道:“哼,你们这两个混世魔王,也有安静的时候,还真是难得。”

    常清道长转眼一看,李双喜却还是盘腿坐在地面。

    看向窗外,常清道长这才意识过来,自己睡了整整二十多个小时。

    “双喜兄弟,你不会是一直都坐在这里吧?快去休息会吧?有没有什么最新进展?老道没有错过什么吧?”常清道长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

    李双喜一脸平静,道:“没事,你们保持好状态,现在一切都还是老样子。”

    李双喜其实内心更加的多了几分担忧,一切看似平静,但谁都知道,这平静的背后一定还有阴谋正在酝酿。

    常清道长见李双喜有些低落,也没有再开玩笑,一边打坐修炼,一边想着老狼王被杀的事。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很快来到了三天之后。

    “李双喜,我说这帮狼人不会就一直把我们这样关着吧,这要是一年半载都查不明白,那我们四人岂不是要一直困在这里。”陈梓珊愁眉苦脸抱怨道。

    常清道长也是无比恼火,接着道:“就是,这都整整三天了!除了西蒙斯来看过我们一次,都没有人管我们,这样下去可不行。”

    “老道的抑郁症都快被憋出来了。”

    小楚菲嘟囔道:“哎,本以为找到了一所避风港,谁知却也没能一帆风顺。”

    李双喜没有说话,但是内心同样也很是不爽,在木屋被关了三天三夜,真是够憋屈的。

    李双喜站立起身,活动着筋骨,看向了窗外的草原,一切还是和当初醒来的时候一样,没有什么改变。

    这三天的时间里,李双喜联想到了很多很多,可是面对事实,都被无情的推翻了。

    这一次,李双喜还真是看不懂,凶手到底要搞什么花样。

    “好了,老道只是抑郁症,双喜兄弟直接变哑巴了。”常清道长见李双喜一言不发,撇嘴道。

    陈梓珊趁机一拳头落在了常清道长的胸口,道:“臭老道,别口无遮拦的,就知道没事哔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