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静如止水

    李双喜坚信,自己凭借着刚刚双突的修为,一定能够创造出奇迹。

    当下最主要的,就是避开对手血红的双眼。

    杰克逊和拉斐尔身后的斗篷一挥而出,阳光瞬间被遮盖,猩红的血色瞬间将李双喜包裹。

    李双喜本可以吸收整个草原的灵气做为力量,可此时定睛一看,显然是行不通了。

    面对两块黑色的斗篷,李双喜再次使用出了刚才的招法,身形一跃,手指猛地戳出,想要破开口子。

    可杰克逊两人自然不会让李双喜逃出生天,两道黑影瞬间来到了身前,同时袭向李双喜。

    李双喜被迫闪躲开来,避其锋芒,斗篷落下瞬间,就好像一座大山强行压了下来。

    杰克逊出手极其毒辣,见李双喜向后一退,手中血气凝聚出一把血刃,直接挥砍向了李双喜。

    拉斐尔同样也是,周身那强大的血气快速凝聚,形成血红长刃,杀向李双喜。

    李双喜瞪大了双眼,骂道:“你妹的,不带这样搞的,二打一你们还用武器!”

    “哼,只要能杀了你,用武器又怎样!”

    “小子,你脑子有病吧,我们想怎么弄死你那是我们的事!”

    拉斐尔侯爵和杰克逊侯爵同时阴狠一笑,展开了攻势。

    爱德华和其余几个侯爵看到这一幕,眼神之中的阴狠之色全都抑制不住的闪露而出。

    到了侯爵级别的吸血鬼,都是能够操控体内血气的。

    常清道长见状怒骂了起来:“奶奶的熊,你们这帮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还玩起了血刃,真是够不要脸的哈!”

    西蒙斯和狼人听后同时用怪异的目光看向了常清道长,常清道长一脸不以为然,道:“西蒙斯,我有说错什么了吗?”

    西蒙斯自然只好一脸尴尬的摇了摇脑袋。

    陈梓珊和小楚菲两人没有说话,一颗心却是提到了嗓子眼。

    因为在两人的瞳孔倒映之中,李双喜已经开始连连后退,对比刚才,完全处于了下风。

    场中,面对使用出血刃咄咄紧逼的拉斐尔和杰克逊,李双喜只剩下躲闪的空间。

    那血刃将周围一片的空气彻底划开,李双喜甚至感觉到空气都成了那两个吸血鬼的帮手,自己一时间十分的无助。

    关键两个吸血鬼御气凝剑,那血刃根本就是呼之欲出,两者配合,简直是从各个刁钻、古怪的角落挥斩而出。

    此刻,李双喜将体内的天地灵气控制在自己周身左右,完全用作了防守,一点进攻的空间都没有。

    李双喜被两个侯爵逼得节节后退,后方达布拉看后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冷哼道:“终究不过是昙花一现。”

    达布拉刚才还对场中的对决报以了很多的期望,可现在已经觉得没有什么看点了,在他看来,华夏小子李双喜必败无疑。

    一次次看着两把血刃从自己身前一闪而过,退让之中的李双喜内心很是浮躁,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打破现在的局面。

    刚才对方用了念力操控,自己刚想出一点对策,可还没有来得及使用,这立马就被强行压制,这感觉简直……

    “李双喜,冷静下来,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能够永恒存在的,当然,也没有什么是无法击败的。”

    就在李双喜慌乱之下,内心深处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李双喜仔细一听,并不知道那声音的主人是谁,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这个状态下去,别说摧毁暗黑教廷了,很快就会被眼前两个侯爵斩杀。

    说冷静下来容易,可是做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李双喜这边才刚一走神,血刃贴着胸口而过,那锋利的气息瞬间将胸口的衣服撕了开来,一道血痕落在了胸口上。

    那刺心的疼痛让李双喜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侯爵拉斐尔抓住了机会,翻身一脚踢出。

    李双喜整个人如同断线的风筝,倒摔而出了数米开外。

    “噢!”李双喜疼得龇牙咧嘴,侯爵级别的吸血鬼可不比之前遇到的那些家伙,看似简单的一脚,恐怕有千斤重。

    “双喜兄弟!李双喜!”常清道长三人见李双喜倒下,立即就要冲上去。

    西蒙斯一只健硕的手臂挡下了三人,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冲动。

    “西蒙斯,你挡着老道干什么,告诉你,要是双喜兄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常清道长见那杰克逊和拉斐尔迈步走向了李双喜,神色紧张道。

    西蒙斯面不改色,凌厉的目光始终看着场中,镇静道:“这是他们的决战,在一切都还没有尘埃落定之前,我们不能插手。”

    “这也是米国的规矩,所以,你们最好老老实实的站在这里别动。”

    常清道长听后不爽道:“规矩个毛线,规矩都是人定的,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

    这一刻,常清道长脑子变得极其好使。

    西蒙斯将手臂放了下来,淡淡回道:“你们上去只会给小兄弟增加累赘,想死的话就去吧,我不在阻拦。”

    被西蒙斯这么一说,常清道长反而一下冷静了不少,西蒙斯的话语就好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常清道长的脑袋上。

    倒在草地上的李双喜咬着牙齿站了起来,心头暗骂道:“道长你个坑货,叽叽歪歪的吵死了,我就想安静的躺一下都不让。”

    李双喜刚一抬头,就看到了两大侯爵向自己迈步而来,那两把长长的血刃将地面碧绿的小草都给一株株斩断。

    “妈的,想要杀我,可没那么容易!”李双喜怒喝一声,将烦杂的情绪都给一挥而散,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

    听从内心深处的声音,李双喜一下子变得格外冷静,心中顿时如止水一般。

    “哈哈,华夏小子,你那三脚猫的功夫,根本就不配和我们一斗。”

    面对挑衅的话语,李双喜也并没有震怒,脸色越发的淡定了起来。

    西蒙斯看着李双喜神情的变化,暗暗点头,内心夸赞道:“这小子真是不简单,接连遭到重创,刚才的锋芒都被磨灭了,还能这样沉着冷静,不简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