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草原部落

    两人手中的玉符同时弹射而出,一具吸血鬼大张血口,尖锐的獠牙眼看就要落在李双喜的脖颈间,可一枚玉符却是直接抢先一步落到了他的口中。

    玉符被吸血鬼牙齿咬碎,随之而来的就是无情的火焰。

    火焰在吸血鬼的口中燃烧了起来,吸血鬼顿时慌乱了神,眨眼的工夫间,整个躯体都燃烧起了火焰。

    李双喜成功的搞定了一具吸血鬼,可常清道长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犹豫弹射的力道不足,玉符只是轻飘飘的射了出去。

    “糟糕!”常清道长意识到了不妙,脸色大变。

    果然,另一具吸血鬼一巴掌直接将玉符拍飞,随后直接按住了常清道长,双手掐着常清道长的脖子。

    李双喜打算翻身帮助长常清道长,可被玉符火烤的吸血鬼却并没有放弃,一个身板的倒了下来,想让李双喜也变成火人一个。

    “我靠!”

    李双喜用出全身的气力,打出了一拳,拳头和吸血鬼的躯体撞击到,硬生生的将他整个躯体撑着。

    可是玉符的火焰也在无情的烧烤着李双喜的拳面,这样下去李双喜是撑不了多久的。

    常清道长这时候显然只能靠自己了,可身受重伤,这时候哪里会是吸血鬼伯爵的对手,很快呼吸变得困难了起来,脸色也是大变,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

    “道,道长!”李双喜咬着牙齿呼喊道。

    后方狼人追击而至,吸血鬼拽着手掌中的常清道长,用力一甩,砸向了李双喜。

    他的意图很明显,想要让两人都被火焰给活生生的烧死。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撞击到一起,支撑的拳头一下子被打开,正在被火烤的吸血鬼落在了两人的身上,火焰同时将两人都点燃了。

    “哈哈哈哈!”身边的吸血鬼见状笑了起来。

    下一秒,狼人扑将而来,直接将吸血鬼的脑袋活生生的咬了下来。

    “没想到,还是逃不过。”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同时失去了意识。

    不多时,银狼西蒙斯解决了身边的数具吸血鬼,来到了李双喜两人的身前。

    看着已经烧成一堆灰烬的吸血鬼,西蒙斯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钦佩,在那样的情况下,两个华夏人还能解决了一具吸血鬼,当真不简单。

    “他们怎么样?”西蒙斯面色不改问道。

    这时候两人身上的火焰早已经被狼人扑灭,回道:“生命垂危。”

    西蒙斯又看了看两人不远处的陈梓珊和小楚菲,问道:“那两个女人呢?”

    “她们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晕了过了。”西蒙斯手下快速回道。

    “带回部落。”银狼西蒙斯直接下了命令。

    ……

    生命垂危的李双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境之中,李双喜置身在浩瀚的宇宙星辰之中,随风一般飘荡着,不知何去何从。

    李双喜睁着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经暗道:“这么美的画面,我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没有任何人告诉李双喜答案,李双喜感觉将要成为宇宙间的尘埃,不然怎么会出现在这浩瀚的宇宙之中。

    李双喜开始在茫茫一片中寻找地球的影子,他很想要看一看,美丽的地球。

    飘啊飘,李双喜怎么也找寻不到,渐渐地,周围的星辰开始失去光芒,变得暗淡下来。

    “怎么回事?”

    李双喜很奇怪,耀眼夺目的星辰为什么会突然就黯淡无光了?

    紧接着,李双喜目睹了星辰的消失、陨落,最终彻底不见。

    这一刻,李双喜明白了,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就算是璀璨的星辰,也终究会陨落消逝,更何况渺小的生命……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双喜缓缓睁开了双眼,看着周围的景象一点一点从模糊到清晰,李双喜半坐起了身子。

    身体虽然会有疼痛,但这个时候已经明显没有那么的要命,李双喜顿时明白了过来,自己应该是捡回了一条命。

    李双喜看了看周围的房屋,全都是木质材料搭建,很简单。

    “道长,道长。”李双喜看到常清道长躺在身边的床上,立即呼喊道。

    常清道长听闻声音后,身体动了两下,随后也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老,老道这是在什么地方?”常清道长捂着胸口,皱着眉头,道:“地府怎么还有这么高档的房间?”

    李双喜翻了一个白眼,回道:“你大爷的,我们都还没有死。”

    没死!一听到这两个字眼,常清道长精气神一下气恢复了大半,跟着半坐起了身子,拍打了一下脸颊,道:“双喜兄弟,我们还活着,还活着!”

    “道长,你丫的能安静一点不,现在什么个情况都还不清楚……”李双喜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焦急之色跃上了眉头。

    常清道长扭头一看,问道:“双喜兄弟,怎么了?”

    “梓珊和楚菲!”李双喜迅速从床上下了来,目光在整个木屋内扫了一遍。

    常清道长也反应了过来,对呀,陈梓珊和小楚菲两人都没有见踪影!

    常清道长跟着下了床,道:“老道记得当时她们两人都晕了过去……”

    李双喜无比焦躁,打断道:“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我们这到底身在什么地方都还不知道,快出去找找!”

    李双喜体内气血涌动,这才刚迈出几步,肌肉就传来了撕裂的疼痛。

    常清道长连忙道:“双喜兄弟,别着急,我想我们应该都被救了下来。”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推开了木屋的房门,结果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碧绿的草原,放眼看去,一望无际。

    两人都不由得被眼前场景吸引住了眼球,常清道长甚至以为回到了华夏,目光呆滞道:“这,这不会是华夏的呼什么伦草原吧?”

    被常清道长这么一说,李双喜在刹那间也有了那么一丝的感觉,不过李双喜很快回道:“别妄想了,我们还在米国。”

    常清道长回过神来,抓了抓脑袋,道:“你怎么知道?”

    李双喜摇了摇头,指着侧面随风飘扬的米字旗,道:“道长,你瞎啊!华夏怎么可能会有红蓝相间的米字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