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差点成炮灰

    常清道长这边负责吸引火力,李双喜自然不会放过大好的机会,开始从一侧突袭向了奥利弗。

    奥利弗明白了过来,原来眼前的老道士是负责来吸引火力的。

    奥利弗冷哼道:“既然你这老家伙想当炮灰,那我就成全你。”

    常清道长这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道法一点用都没有,见奥利弗猛冲而来,顿时慌了神。

    对于李双喜的突袭,奥利弗利用吸血鬼的移动速度,轻松躲闪开来。

    常清道长手中银剑挥砍而出,可才到了半空,就被奥利弗给牢牢的控制抓在了手掌之中。

    常清道长瞪大了双眼,怒道:“想让老道成炮灰,别做梦了!”

    常清道长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说出这话是多么的愚蠢,话音都还没有落下,奥利弗手掌轻轻发力,那一把银剑瞬间折断,成为了没用的玩意。

    陈梓珊和小楚菲见状,也从两侧来帮助常清道长,可两人的实力在奥利弗的面前,差距一下就体现了出来。

    紧接着,奥利弗周围的血气猛地荡漾而开,陈梓珊和小楚菲两人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倒摔而出。

    而常清道长,强行运气定住了自己的身板,不过,奥利弗接着来到了他的身前,发起了凌厉的反击。

    常清道长失去了银剑,一时间措手不及,连连后退。

    奥利弗速度更快一些,血红的气息瞬间包裹住了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双臂一震,想要挣脱束缚,可面对实力强悍的奥利弗,常清道长这时候显得很是弱小,反抗也显得微不足道。

    奥利弗来到了常清道长的眼前,一脚狠狠的踹出。

    那厚重的马丁靴落在了常清道长的胸口,光是带起的气息,就将常清道长紧身衣给撕裂开来。

    剧烈的疼痛快速蔓延在了常清道长的全身,常清道长感觉自己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冲击,随时都有碎裂的可能。

    常清道长重重的摔出了十几米开外,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道长!”李双喜愤怒至极,常清道长这边已经尽到了自己最大的职责,可还是没能够将奥利弗给困住,这无疑是失败的。

    “哎呦喂,老道还真他妈要成炮灰了。”常清道长捂着胸口,埋怨道。

    李双喜怒火燃烧,对奥利弗发起了疯狂的进攻,拳头如雨点一般落下。

    可奥利弗的速度实在很快,地面留下几道虚影之后,全将李双喜的拳头躲了开来。

    常清道长运气调息了一番,很快从地上站了起来,暗道:“老道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击倒的。”

    常清道长将黑色的紧身衣直接撕扯褪去,道:“奶奶的熊,都是这玩意限制了老道的发挥,等着,这次老道要让你好看。”

    常清道长脚底一蹬,以全新的姿态对奥利弗发起了攻击。

    奥利弗看后冷冷一哼,那轻蔑的眼神显然没有将常清道长当一盘菜。

    陈梓珊和小楚菲两人也不甘示弱,齐刷刷从两侧攻了过来。

    李双喜四人分别占据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对奥利弗进行围攻。

    奥利弗没有丝毫退闪,原地一记扫堂腿划出,周围的血气立即凝聚成圆柱状,将其完全笼罩在中央。

    四人的攻击根本无法触碰到奥利弗的身体,只在距离身体半米处就停了下来。

    李双喜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邪门的吸血鬼,此时紧紧咬牙,坚持着。

    常清道长将浑身的真气都凝聚在了手掌之中,紧接着手掌翻转一拧,随即猛推而出。

    “轰!”

    双方的力量撞击在一起,一声巨大的炸响发出,整个古堡都震颤了两下。

    奥利弗伯爵血红双眼一瞪,盯着常清道长开口道:“死老道,看来刚才是对你下手太轻了。”

    奥利弗话音刚落,整个身体瞬间来到了唱你去管那道长的身后,一肘击落向了常清道长的脑袋。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陈梓珊、楚菲两人甚至都没有看到奥利弗的移动,李双喜反应了过来,对着奥利弗冲了过去。

    不过李双喜的反应速度还是稍微慢了一秒,想要见常清道长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是生是死,现在全靠常清道长的造化了。

    常清道长后背一阵拔凉,这一刻,常清道上感觉到了死神就在自己的背后,并且接下来的一秒内,就会将自己的性命直接取走。

    常清道长在一瞬间看到自己师叔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万羽真人面带微笑看着他。

    常清道长意识到自己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这米国。

    生死一瞬之间,常清道长没有反手的余地,只能拼命全力闪躲。

    “道长!”李双喜也为常清道长紧捏了一把汗。

    奥利弗的肘击还是落了下去,只不过,在常清道长拼死的躲闪之下,并没有击中他的脑袋,而是落在了后背。

    纵使如此,常清道长身体受到剧烈的冲击,面部落地,古堡的地面立即形成了一个坑。

    奥利弗很是诧异,本以为自己这一击之后,常清道长的脑袋会被爆开,但没有想到,居然被他鬼使神差的躲过了。

    李双喜的拳头迎面而来,奥利弗被迫退后闪躲。

    此时常清道长和面部地砖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鲜血迸发而出,一片模糊。

    感受着刺心的疼痛,常清道长知道自己还活着,刚才的那一瞬,俨然是和死神来了一个擦肩而过。

    陈梓珊和小楚菲两人立即上前照看,呼喊道:“道长,道长,你没事吧?”

    常清道长倒下的一片,地砖彻底碎裂,而且周围形成了半米左右的坑,可以想象奥利弗伯爵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

    “没,没事才怪……”常清道长咬着牙齿回道。

    陈梓珊和小楚菲两人用尽了气力,好不容易才将常清道长给搀扶了起来,定睛一看,两人却是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不为别的,常清道长此时的模样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猪头。

    鼻青脸肿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常清道长,常清道长一听笑声,完全懵逼道:“我,我说……你们干嘛?老道这都快挂了,你们还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