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从长计议

    常清道长愣了愣,什么个情况,双喜兄弟这该不会还要将那无上太岁给抢回来吧?

    不过常清道长也知道李双喜的脾性,这时候也没多说什么,两人迈步回往了清羽山。

    再次踏上清羽山,两人的心情都和之前截然不同,一路无话。

    来到了绝顶之上的道观,常清道长寻找了一圈,没有见到自己师叔的身影,一切都和两人之前下山的时候一样,看来万羽真人这些天都没有回来过。

    李双喜静静的站立在绝顶边缘处,看着那美不胜收的风景,许久之后淡淡道:“这里还真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常清道长有些摸不着头脑,试探性的问道:“双喜兄弟,你不会也和老道一样后知后觉吧,我们就这么看着风景发呆?”

    “当然不是,要想解决问题,首先要有一颗平静的内心,再加上灵活的脑袋。”李双喜道:“现在你我都是心情烦躁,必须要沉静下来。”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道:“要是师叔在就好了,他一定能给我们指出方向。”

    “凡事依靠自己,这次的意外和我们都脱不了干系,解铃还须系铃人。”李双喜郑重道。

    常清道长看了看李双喜,挠头道:“奇怪,这些话不应该是我来说的么……”

    两人在绝顶之上站立了好一阵子,才移步到了道观之中。

    “道长,精灵族,你之前有听说过吗?”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盘腿而坐,李双喜率先开口问道。

    常清道长摇了摇头,回道:“老道自然没有听说过,当时听到阿怡说自己是精灵族的公主,那一刹那,老道彻底惊呆了。”

    李双喜深吸了一口气,道:“看来,这是我们之前都没有接触过的事物,不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它们的习性如何,还真是如同到了一个死胡同。”

    “双喜兄弟,难道你打算去找那精灵族的公主?”常清道长皱眉问道。

    李双喜沉吟一瞬,回道:“我只是想要将一切给弄明白,现在心中就好像是打了一个结,我想要将它解开。”

    “我记得它说过,精灵族有难,它才不得已将无上太岁带走,这更是让我充满了好奇。就算不拿回无上太岁,我现在也很想知道这精灵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好吧。”常清道长能够体会李双喜的心情,于是道:“那我们就找它一个底朝天,不信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

    李双喜会心一笑,有常清道长帮忙,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一件事。

    李双喜立即进入了正题,道:“现在回想,我想我们应该都明白了阿怡全身冰凉的原因了,或许那就不是怪病,而是精灵族特有的体质。”

    常清道长听后连连点头,道:“对对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全身冰凉,肌肤雪白。”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开始仔细回忆和阿怡相处的日子,打算将一切反常的东西全都寻找出来,拼凑出关于精灵族的信息。

    “双喜兄弟,还有那塑料战衣,你还记得么?”常清道长脑洞大开,提醒道。

    李双喜打了一个响指:“没错,那玩意,当时对付肉球怪,可是救了我的命。还有,最后的保护罩,也是不能放过的细节。”

    一想到这些,李双喜也想到了常清道长之前的话语,道:“道长,你他娘的真是毒舌,从之前的预感到现在,每一样都中了,服气。”

    “双喜兄弟,你这是在夸奖老道呢还是咒骂老道?”常清道长抓了抓脑袋,道:“老道也不知道是怎么个一回事,从火车上就开始感觉阿怡那个小女孩不简单,只可惜,没人相信罢了。”

    常清道长埋怨的看了李双喜一眼,李双喜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如果真的一开始就防备阿怡的话,地宫最后的结局一定不会是现在这样。

    事已至此,说太多的也没用,李双喜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绿皮火车,开口道:“道长,还记得火车上的离奇案件吗?”

    常清道长愕然失色,明白了李双喜的意思,道:“对呀,现在看来,杀了刘唐的人,不一定是柴进,搞不好是……”

    常清道长并没有将后半句话给说出来,毕竟这都是他的大胆猜测。

    李双喜反复斟酌了起来:“离奇案件当时一点进展都没有,是阿怡主动说出了重要的线索才……现在回想起来,事情还真是不简单。”

    “当初最困扰我的是杀人动机,现在我好像找到了。”李双喜摩挲着下巴,道:“如果我们大胆假设阿怡是凶手,那么他杀了刘唐,又嫁祸给柴进,那是一个一箭双雕的计策。”

    细思极恐,常清道长这时候也是一背的冷汗,道:“对啊,我还记得柴进被我瞪了一眼之后,就去了厕所,回来之后就变得胆小了很多,整个人的状态和之前完全不对。现在我也明白了,不是老道的眼神犀利,而是你我之间的阿怡。”

    “对,柴进出言不逊,阿怡听不下去,就给了他教训,还有刘唐,之前也对我们出言不逊过,本来两人罪不至死,但是我们却又挤到了一个卧铺车厢之中……看来一切,都是阿怡的报复,这就是她的杀人动机。”李双喜脑海之中想明白了整件事。

    “这个小女孩,还真是不简单。”常清道长额头流着冷汗,震惊道。

    李双喜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们还真是大意了,这一路,都被阿怡牵着鼻子给瞒天过海了。”

    “不过有一点现在可以肯定,火车上,她都在保护着我们两人,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杀人。”

    “可就算是保护我们,也用不着杀人吧。”常清道长感慨道。

    李双喜摇了摇头,道:“或许,这是精灵族特有的处事手段吧。”

    常清道长看了看李双喜,直言道:“双喜兄弟,现在你都还替它说话?别忘了,无上太岁可是被它亲手夺走的。”

    李双喜内心一颤,好歹和阿怡相处了一段时间,突然要让自己对她彻底改变,还是有些困难。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