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夏侯老匹夫败倒

    常清道长和夏侯阳这边对决着,仿佛就是神仙打架,其余人根本无法靠近。

    “这老家伙还真不是盖的,有两把刷子。”常清道长一边进攻一边心中暗道。

    夏侯阳见常清道长就像臭皮糖,粘着自己不放,双手运气,猛地双掌推出一道真气,落在了地面。

    紧接着,地宫地面那漂亮理石铺成的地砖一块接着一块飞了起来,铺天盖地砸向了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眼神一凛,穿着的道袍脱了下来,向前一抛,道袍开路,自身跟随在后方,依旧没有停下进攻的脚步。

    常清道长那柔软的道袍,此刻变得无比坚硬,漂亮理石地砖和道袍撞击之后,纷纷碎裂掉落在地,整个周围碎石横飞,一片狼藉。

    常清道长的刚猛程度让夏侯阳大惊,被迫向后退闪。

    常清道长笑道:“老匹夫,在老道的面前,你很快就能体会什么叫毫无还手之力!”

    常清道长道袍当成了进攻的武器,旋转飞向了夏侯阳。

    夏侯阳躲闪开来之后,意识到了道袍的威力,怒道:“破!”

    夏侯阳强行硬冲而上,手掌成刀,正面和道袍战成了一块。

    常清道长利用手中的道袍,将夏侯阳包裹在了中央,试图将他彻底缠住。

    不过,常清道长显然有些低估了夏侯阳的实力,手掌成刀的他,落在道袍之后,道袍被切开了一道口子。

    夏侯阳手掌变幻速度很快,眨眼的工夫间,常清道长的道袍已经变成了碎布,撒落了一地。

    常清道长停下了脚步,定睛一看,道袍彻底被毁,想要穿上都不可能。

    “臭道士,一件破道袍也想拦住老夫,痴心妄想!”夏侯阳冷哼道。

    常清道长没有了道袍的加身,整个形象大跌,和糟老头差不多。

    “毁我道袍,你休要张狂!”常清道长将道袍砸在地上,脚底一蹬,冲向了夏侯阳。

    夏侯阳使用出了夏侯家独门的掌法,迎战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一时间的进攻变得十分乏力,根本无法进其身体,反而越发的陷入了被动之中。

    “胜负已分,臭道士,你还是乖乖的躺下吧!”夏侯阳步步逼近,嘲讽道。

    常清道长这时候不再话痨,而是静静的观察着夏侯阳的一招一式,寻找破绽。

    “不可能,一定有破解之法,这老匹夫的掌法就算再快,也会有致命之处。”常清道长心中暗道。

    十几回合之后,常清道长已经退到了漂亮石柱边缘。

    面对夏侯阳独门掌法的攻击,常清道长只能借助石柱,暂时撤到了后方。

    夏侯阳快速的几掌挥出,落到了眼前的石柱,粗壮的漂亮理石柱,顿时断裂倒塌,砸向了后面的常清道长。

    “你奶奶的熊,还真是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

    常清道长看了看倒塌而下的石柱,翻身一跃,将石柱踢向了夏侯阳。

    夏侯阳瞳孔之中倒映出了石柱的影子,正面一掌推出。

    “轰隆!”

    两人的力量通过石柱撞击到了一起,石柱炸裂开来,碎屑飞了一地。

    碎石横飞的瞬间,常清道长眼前一亮,突然发现了夏侯阳的死穴之处。

    “竟然是腋下!”常清道长内心惊讶道。

    夏侯阳丝毫不顾碎石,凌空持掌劈向了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等的就是这一刻,道:“来得好!”

    面对夏侯家独门的掌法,常清道长搏命而上,直奔夏侯阳的死穴而去。

    由于夏侯阳的掌法速度极其快,常清道长要想攻击到腋下的命门,不是件易事。

    夏侯阳一掌落到了常清道长的肩部,常清道长忍着疼痛,也攻击到了夏侯阳的腋下。

    两人同时后退了数步,好不容易才站定住了身板。

    常清道长捂着自己的一边肩膀,额头流淌下了豆大的汗珠。

    夏侯阳定了一秒之后,双膝落地,跪在了地上,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命门被破,夏侯阳想要再战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现在他完全就是一个废人,连真气都无法跳动。

    夏侯凤凰看到自己父亲跪倒在地,奋不顾身的奔跑了过去。

    “老匹夫,看在你女儿的份上,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常清道长咬牙道。

    常清道长盘腿席地而坐,开始利用真气调养肩膀所受到的痛楚。

    “我,我没事,你快去帮我把那无上太岁拿过来。”夏侯阳心中只有那无上太岁,就算现在不能运气了,还是放不下那宝贝。

    夏侯凤凰摇了摇头,开口劝阻道:“父亲,你难道还不明白吗,那宝贝和你没有缘分。”

    “狗屁!”夏侯阳用尽气力怒骂一句,狂咳不止道:“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它。”

    夏侯凤凰见父亲执念实在太深,继续道:“放弃吧,你现在的身体……”

    夏侯阳根本不听,用出全身的气力将夏侯凤凰推开,想要向无上太岁爬去。

    常清道长冷冷道:“老匹夫,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老道还是奉劝你,想要活命就乖乖待在原地,老道留你一命,那些奇人异士可不会。”

    夏侯阳听到身体一颤,事实确实如此,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和马麟等人争抢太岁。

    虽然不甘心,但是有些东西已经无法改变,夏侯阳只能静静的看着远处闪烁着金光的无上太岁,别无它法。

    李双喜一边,独自一人面对铁笛马麟、彭飞和阴柔的童威,也展开了一场殊死争斗。

    马麟三人见一边夏侯阳已经落败,于是决定联合,先解决了李双喜。

    李双喜看了看三人,道:“夏侯阳都已经败倒了,你觉得你们还有机会吗?我劝你们还是放弃吧,别为了太岁丢了性命。”

    “小兄弟,你别在这里装好人,你不过就是想要独享太岁而已。”马麟一脸不屑道。

    “我们三人要是联手,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你的能力我们心中有数。”彭飞也历声道。

    李双喜听后笑了笑,自己答应了万羽真人,要将无上太岁带上清羽山,也可以算是独享太岁,既然眼前三人不听劝阻,那也只能用实力压制住他们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