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3章动机是什么?

    不管怎样,众人都觉得此时应该把情况告诉给列车上的乘警。

    常清道长想了好一阵子,始终还是败给了动机,实在想象不出柴英是怎么杀了刘唐。

    难不成,还要妄加想象,柴英受不了刘唐的呼噜声,下去直接把他吓死。

    众人很快散了开去,常清道长冷不丁的看了阿怡一眼,在她的身上,常清道长越来越感觉到奇怪,总觉得这个小女孩很不简单。

    可是李双喜,对她却是十分的宠爱,丝毫怀疑的心思都没有。

    “道长,有什么头绪吗?”李双喜问向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摇了摇头,回道:“没有,我可不是侦探。”

    过了没一会,乘警走了过来,打算询问阿怡一些关于案件的细节。

    “去吧阿怡,别怕,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他们,我和道长就在这里等你。”李双喜交代道。

    阿怡很听话,跟着乘警去到了安静的角落。

    常清道长戳了戳李双喜,低声道:“双喜兄弟,你过来,我有些话对你说。”

    “恩?”李双喜有些纳闷,不过还是跟常清道长来到了另一边的角落。

    “道长,干什么呢?搞得神秘兮兮的?”李双喜问道。

    常清道长毫不掩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感觉那小女孩有问题。”

    “阿怡?”李双喜先确定了一下,然后回道:“她确实有问题,整个人都是冰凉的,到现在我都看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双喜还是纠结于阿怡的病情之中,那天生性的全身冰凉是个未解开的难题。

    “我说的不是这个。”常清道长有些汗颜道。

    “那说的是?”李双喜问道。

    “双喜兄弟,你难道没有觉得那个小女孩很奇怪么。”常清道长看了一眼阿怡所在的方向,低声道:“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有时却又装做十分的柔弱,还有她好像对古城和宝贝也很感兴趣,总之,我觉得她似乎在隐藏着什么。”

    李双喜听着常清道长的话语,思索了一会,回道:“我还真没有觉得她有问题,对于你说的两点,首先我得说每个人都有柔软的一面,就像我,现在失去双眼,不得不变得柔软很多,如果我眼睛看得见,你知道,我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低调的样子;其次,我也没觉得她对宝贝感兴趣,毕竟那是抛硬币决定的事。”

    李双喜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告诉了常清道长,反问道:“道长,会不会是你太敏感了?”

    “虽然一切从表面看上去是没有什么问题,但就是充满了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就没有消失过。”常清道长坚持着自己的观点道。

    李双喜由于失去了双眼,无法看清楚表面,一切都只能凭借着自己的感知,于是道:“道长,那你有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吗?”

    “没有。”常清道长撇嘴道。

    “那就找到实质性的证据。”李双喜提醒道:“道长,但是我必须提醒你,最近你的神经绷的太紧了,从在海宁那强烈预感,再到现在的阿怡,你都有些过度紧张了,你得把之前的状态找寻回来。”

    常清道长暗暗点头,回道:“希望是我太敏感了,但是,双喜兄弟,我也必须要提醒你,恢复你那敏锐的观察力,总之,那个女孩有一种让我说不清的奇怪感。”

    常清道长很清楚,现在的李双喜,已经彻彻底底被阿怡表面给蒙蔽。

    “好吧,共勉。”常清道长如此坚持,李双喜也只好点头同意。

    没有过多久,阿怡就接受完了乘警的问话,飞一般的来到了李双喜的身边。

    李双喜一把将阿怡抱起,关切的问道:“怎么样?”

    “我把知道的都告诉了他们,就回来了。”阿怡笑着回道。

    常清道长斜眼看了看阿怡,并没有说话,心中暗暗道:“我相信直觉,迟早会拿到实质性的证据。”

    乘警根据阿怡提供的线索,来到了卧铺车厢还原现场,确实,很快就有了结论,柴英从中铺滚落下来过。

    而且也可以模拟出柴英吓死刘唐的现场,众人得知后都惊呆了眼球。

    “这么说来,真是柴英那家伙干的?”

    “这一切也太匪夷所思了,那柴英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围观的众人各抒己见,分析着情况。

    乘警听后也思考了好一阵子,觉得柴英很有可能是无意间吓死刘唐的。

    常清道长冷冷道:“能把一个人吓到七窍流血而亡,是不是太夸张?”

    乘警听后回道:“是有些牵强,可我们根据小女孩提供的线索,确确实实能够模拟出案发现场。”

    “当然,我们还会进一步调查,如果最后实在没有更充分的证据,我们也只能够如此结案。”

    “因为列车终究会到达终点,我们不能将所有乘客都扣留下来,那样造成的损失是我们承担不起的。”

    乘警一番话语之后,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当然是奇人异士,这意味着他们能够在列车到达小池镇之后便离开了,忧愁的是常清道长和李双喜两人,警方草草结案,似乎真的很牵强。

    列车不断前行,警方加大力度侦破迷案,常清道长、李双喜、阿怡坐在硬座车厢,都在想着整件事。

    “双喜兄弟,你说那警方的高科技真有那么牛么,得知柴英翻身而下之后,竟然就能模拟出案发的情况?”常清道长很是疑惑不解。

    李双喜回道:“这有什么牛的,还记得我和你第一次见面么,你戴着那高科技的抓鬼眼镜,不也差不多一个道理。”

    “也是,可老道就是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常清道长纠结道:“也不是蹊跷,还是你的那句话,动机是什么?”

    “警方都说是无意了,还动机是什么。”李双喜汗颜,道:“或许,真的是那样,人的生命是很脆弱的,就算是修真者又如何,不经意的一瞬间,也同样会被夺走生命。”

    “好吧,列车到达小池镇也只有十个小时的时间了,真要下了结论,我们也无法改变。”常清道长最终也妥协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