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有价值的线索

    柴英很快就被押下了火车,整个人疯疯颠颠,就没有一点正常的模样。

    唯一的嫌疑人也疯了,刘唐的死亡很快成为了一个无法解开的迷,乘警试过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案件没有任何的进展。

    看着雨水将整个车窗拍打得模糊不清,整个火车上的人都是人心惶惶。

    常清道长低声道:“没想到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刘唐兄弟这死的也太突然了,唯一的柴英还成了疯子,真是够倒霉的。”

    常清道长说到倒霉两个字眼,身边的阿怡瘪着小嘴巴,用委屈的眼神看着他。

    常清道长看到了阿怡的模样,知道她很敏感,立即道:“阿怡,我可没有丝毫针对你的意思,你可别对号入座哦。”

    不过阿怡的眼神反而是提醒了常清道长,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她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倒霉,难怪她的母亲要卖了她。

    常清道长可没有李双喜那么特别喜欢阿怡,反而觉得她怪怪的,总觉得她有些不太对劲。

    李双喜这时候也摸了摸阿怡的小脑袋,道:“阿怡,别胡思乱想,只是情况发生的有些突然,而且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头绪,大家都比较焦躁。”

    警方的又一轮盘查过后,列车上的奇人异士都来到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的身边,开始相互讨论了起来。

    当然,李双喜之前一番展露身手之后,各路奇人异士都对他是刮目相看。

    “小兄弟,没有想到你的本领那么高强,真是后生可畏啊。”长相粗犷的男子竖着大拇指道:“之前要不是你,我们都要被柴英那家伙的火球给玩出大事来。”

    另一个汉子也是一脸心有余悸之色道:“小兄弟,你那一招简直充满了气定山河之势,就两个字来形容,牛逼!”

    李双喜笑了笑,摆摆手回道:“别这么说,那是情况危急,一下把潜在的能力给逼出来了。”

    李双喜很是低调和谦虚,一点架子都没有,众人听后更是忍不住称赞了一番。

    “小兄弟,你还真是够低调的,一直大气不出,我们起初还以为你是一个普通人,现在看来,你才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啊。”又一个汉子点评道。

    “现在警方全力侦破案件,要是刘唐的死不查个明白,我想我们肯定是没有办法去到那小池镇的。”李双喜摩挲着下巴分析道:“就算火车开到了小池镇,我们也将会等到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才能被放走。”

    常清道长接着李双喜的话题道:“要是被警方给留下来,那古城的事还指不定发生什么变数,所以现在还是别在说什么竞争对手了,先把眼前的迷案给解决了吧。”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这么一说,众人纷纷点头,确实是这么个道理没错,而且柴英发疯的事件之后,警方也将案件的程度上升了好几个层次。

    “那依你们看,他们到底是看到了什么,才会一个死,一个疯?”长相粗犷的男子问道。

    “除了阴邪之物,我想不出别的东西。”人群之中一个汉子开口道。

    李双喜觉得很有可能,刘唐和柴英都是修真者,能对他们造成如此巨大的影响,阴邪之物应该是首当其冲的。

    不过常清道长立即否决了这个观点,道:“我已经打开阴眼,对火车进行了扫视,火车上很干净,并没有所说的阴邪之物。”

    常清道长一句话又将众人打回了原点,既然没有阴邪的脏东西,那还真想不出其它的了。

    “嘿,还真是奇了怪了,我们这么多修真者聚集在一起,还有人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搞事情不成。”一个汉子怒气冲冲道。

    李双喜很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兄弟,如果就是我们中的某个人所为呢?”

    李双喜的意思很明显,面前的人群之中,迷案的制止者很有可能就在其中。

    眼前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一时间陷入短暂的沉静之中。

    “当然,我所说的也只是我的推测而已,现在还没有任何的证据。”李双喜能够想象得出众人的表情,又紧接着说了一句话安慰道。

    众人大眼看着小眼,整个车厢的气氛变得很是怪异。

    就在众人陷入沉静,没人敢率先开口的时候,小女孩阿怡上前一步,认真胆大道:“会不会刚才发疯的那个人就是整件事的制造者。”

    阿怡的一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话音落下,还有不少人觉得可笑,可是渐渐的发现,细思极恐,这个可能好像是真的存在。

    常清道长立即开始深思了起来,试图将一切合理的联系在一起。

    李双喜听到这话之后的第一反应依旧是动机,一切的动机是什么,常清道长最初的时候也问过自己,有可能是柴英吗,李双喜还记得当时的回答,柴英杀刘唐的动机是什么?

    现在这个问题依旧是没有答案,柴英为什么杀刘唐,两人都没有任何的恩怨与瓜葛。

    不过阿怡此时开口的一句话反而是提醒了李双喜,于是问道:“对了阿怡,你昨天晚上有没有看到什么?”

    阿怡的床铺就在刘唐对面,说不定她真的看到了什么。

    阿怡犹豫了片刻,开口道:“我隐隐约约好像看到中铺一个人影翻身而下,然后过了一会又爬上去了。”

    什么!阿怡此时所描述的情况让李双喜等众人都感到一片震惊。

    “阿怡,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李双喜立即问道。

    阿怡一脸无辜和委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李双喜摸着她的脑袋叹息道:“看来应该是刘唐的死亡把你给吓坏了。”

    “小妹妹,你还有没有看到其它什么?”长相粗犷的男子问道。

    阿怡摇着小脑袋,显然只看到了这么一点。

    “这么说来,难道是柴英翻身而下将刘唐给吓死的?”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

    众人沉默不语,显然这个说法未免有些太牵强,但是,人都是脆弱的,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并且,这个情况还是结合了阿怡所提供的信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