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1章精神崩溃

    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原本常清道长打算用独门的功法把柴英所知道的给逼问出来,可谁知柴英突然间晕倒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乘警对火车上所有人的盘查也都结束,结果得出一个结论,嫌疑最大的就是柴英。

    乘警不想浪费更多乘客的时间,只能决定采用特殊手段,一盆冷水浇在了柴英的脑袋上。

    柴英被冰凉的水给激醒,睁开眼睛不停的咳嗽了起来。

    柴英渐渐看清楚了眼前的众人,密密麻麻目光都在看见他。

    “哈哈哈哈!”柴英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

    常清道长和周围的众人对视一眼,这柴英的反常程度不断在递增呀,此时就好像是神经病似的。

    “柴英同志,请把你昨晚看到的、听到的通通告诉我们,请接受配合。”乘警厉声道。

    柴英嘴角露出了一个阴邪的笑容,完全没有把乘警所说的话听进去,而后双掌一番,一火一水两个球状的东西出现在了手掌之中。

    乘警和列车员看到这一幕都吓了一跳,都在脑海之中猜测他是怎么做到的?

    李双喜突然心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个柴英好像是要反抗。

    果然,柴英一脸阴邪,将手中的火球和水球融为了一体,阴狠道:“说了我不知道,你们还要逼我,都给我去死吧!”

    话音未落,柴英手中的结合体猛地砸向了刚才说话的乘警。

    乘警吓得浑身直哆嗦,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根本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周围的奇人异士看着那水火交融的结合体,都瞪大了眼球,尼玛,这家伙摆明了是袭击乘警,不是找死么。

    常清道长眼神一凛,快速出手了,身形一晃直接挡在了乘警的身前,手掌凝聚而成的刚猛气息猛地推出。

    只见常清道长的真气和柴英爆发出的结合体撞击在了一起,两者相互消散,荡漾出了一层涟漪。

    变了样的柴英不肯就此作罢,一脚向常清道长猛地踹出。

    李双喜放下了阿怡,这时候也出手了。

    李双喜的速度极其快,根本没有人看清楚他的移动,他的一只大手已经牢牢的抓住了柴英的小腿。

    柴英暴怒,体内修炼者的气息爆发而出,试图要将周围的一切都给摧毁。

    数枚火球和数枚水球凭空凝聚而出,砸向了周围的奇人异士和列车员。

    “啊!”整个车厢之中传来了普通人的尖叫声,她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太科幻了。

    “糟糕!”常清道长看着那些个落下的火球和水球,能够想象到它们要是击中普通人,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危机关头,李双喜双臂一阵,挥出一道巨大的气浪,横扫向了那些火球和水球。

    “想要搞事情,也不先问问我!”李双喜怒道。

    气浪横扫而出,触碰到水球和火球的瞬间,它们瞬间灰飞烟灭,被李双喜强大的力量给直接横扫。

    看到这一幕,常清道长才松了口气,道:“双喜兄弟,还好有你,真是太险了。”

    车厢内的奇人异士看着李双喜,下巴都要落到了地上,他们本以为常清道长实力很强了,可万万没有想到,瞎眼的李双喜更是强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一招轻松摆平了危机,换做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恐怕也做不到。

    列车员像看救世主一样看着李双喜,此刻李双喜那刚毅的面容让她们都有一种想扑上去的心情。

    柴英眼神阴狠到了极致,冲向了李双喜,拳头落向李双喜的心脏。

    “双喜哥,小心!”阿怡看到之后,立即高声提醒道。

    “和我斗,也不撒泡尿看看你的德行!”李双喜丝毫没有畏惧,感知着柴英的拳头,正面陡然轰出了一拳。

    双方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结果不言而喻,李双喜完全压制柴英,柴英整个人发出了痛苦的嘶吼声,倒飞而出,砸倒在了床铺上。

    乘警看着身前的李双喜,久久不能平静下来,怀疑自己处在了一个武侠的世界之中。

    常清道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没事了。”

    乘警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制服,道:“给我把嫌疑人扣起来!公然袭警,找死!”

    旁边的数个乘警一拥而上,抓向了柴英。

    不过显然众人都低估了柴英的力量,倒在床铺的柴英怒吼着几脚踹出,将乘警踢倒在地,然后一只大手抓向了小女孩阿怡。

    常清道长眼疾手快,高高扬起了一条腿,狠狠的劈腿而下,直接落在了柴英的手掌上。

    “咔嚓!”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柴英的手臂的骨头断裂,想要抓到阿怡已经是痴人说梦。

    几个乘警连忙按了上去,将柴英死死的压制住,冰冷的手铐将他双臂死死铐住。

    李双喜将阿怡重新抱起,轻声问道:“没事吧?”

    “有你和道长在,没事。”阿怡没有一点胆怯,开口回道。

    李双喜听后这才放心了下来,常清道长也长长松了口气。

    一场反抗的风波终于平息了下来,不过,柴英的精神彻底崩溃,此时他不停的发出了让人抓心的笑声。

    常清看着柴英,双目无神,整个人处于痴痴颠颠的状态,于是道:“他疯了。”

    疯了?!乘警和众人全都懵逼了,没想到嫌弃人疯了。

    果然,乘警一番询问之后,发现根本就是对牛弹琴,李双喜也顿时无语了,这好好的一个人,变化如此之大,到底他是看到了什么?

    长相粗犷的男子开口道:“完了,这家伙变成了疯子,这下可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找医生来,我要最权威的结论。”乘警很是气愤,让早已准备好的医生立即过来诊断。

    数名医生火速赶来,立即给铐着的柴英确诊,结果很快出来,确实疯了。

    面对这样的结局,乘警迅速聚集在一起讨论,最终,决定将柴英送回精神病院。

    当然,刘唐的死还没有侦破,乘警继续留下侦破,盘查的力度再次加大,誓要告破这离奇的案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