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他一定知道什么

    很多无辜的乘客开始抱怨,可抱怨也没有用,一切不查清楚,任何人都不能下火车。

    奇异人士聚集在了一堆,分析讨论着各种情况,大家伙都在等待法医给出最终定论,到底刘唐的死亡原因是什么。

    柴英去了厕所出来之后,乘警就将他彻底控制,开始各种盘问。

    可柴英始终只有四个字:“我不知道!”

    乘警也无可奈何,李双喜低声道:“道长,你去和柴英沟通沟通,看看能不能得到有用的线索。”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和乘警的头头说明情况之后,常清道长单独来到了柴英的身边,几个控制着柴英的乘警也退了开来。

    “柴英兄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常清道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柴英看了看常清道长,那一双漆黑的双眼之中依旧带着恐惧之色,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常清道长纳闷不已,这柴英不会真是昨晚被自己一句话给吓成这样吧?对于一个修炼者,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呀。

    “柴英兄弟,现在人心惶惶,要是你知道什么的话,还请你告诉我。”常清道长再次试探性的和柴英沟通道。

    “我不知道,昨晚我什么都没有看到。”柴英声音发颤道。

    什么都没有看到?对于柴英突然冒出的这句话,常清道长觉得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应该是柴英看到了什么。

    “你说谎!”见柴英软的不吃,常清道长脸色一变,决定还是采取强硬姿态。

    柴英被常清道长突然提起的声音给吓得身子一颤,常清道长将柴英的举止神情尽收眼底。

    常清道长继续道:“你的反常之举出卖了你,你昨晚一定是看到了什么。”

    “没,没有。”柴英连连摆手道。

    常清道长手掌一拧,道:“你不说,我可有办法让你说出来。我修道数十年,练就了一门独门功夫,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了。”

    常清道长正打算对柴英动手,李双喜带着阿怡走了过来,道:“尸检结果出来了,快来看看吧。”

    常清道长只能被迫将手掌之中的真气收起,道:“等会我再来给你点颜色看看。”

    柴英本是一动不动的站立着,可突然间连续后退了两步,面部的惊恐之色越发的加重。

    常清道长眉头紧锁,暗道:“什么情况?”

    常清道长晃眼之间发现柴英的目光似乎再看向阿怡,于是立即扭头看向了阿怡,可阿怡却是双眼看着地板,并没有看向柴英。

    “奇怪?”一瞬间,常清道长有些懵,什么个情况。

    “走吧,这里的事等会再说。”李双喜见常清道长没有迈开脚步的意思,催促道。

    常清道长摇了摇头,道:“好。”

    李双喜抱着阿怡,三人走向了人潮拥挤的车厢,走近的一瞬间,常清道长用余光发现阿怡抬头看了后方的柴英一眼。

    “难道柴英是被阿怡给吓到了?不可能,这根本就说不通啊。”常清道长内心很是纠结。

    来到了车厢之中,法医将初步尸检的情况告诉了乘警。

    “死者刘唐是因为受到过度的惊吓而死,并没有中毒等迹象。”法医道。

    众人得知了死因之后议论纷纷,一个大男人被吓死,对方到底是要有多恐怖才能做到。

    “被吓死的。”李双喜对于这个结果也是很意外。

    “警察同志,你们确定没有搞错?”不知谁开口问了一句。

    负责尸检的法医立即回道:“没有搞错。”

    乘警很快向常清道长询问柴英的情况,常清道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从他的身上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既然死因也确定了,乘警开始对所有人进行了一个盘查,询问昨天夜间的情况。

    乘警工作有条有序的进行着,常清道长突然想到了柴英的那句‘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现在回想起来,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双喜兄弟,我敢肯定柴英知道什么。”常清道长将自己细微的发现告诉了李双喜。

    李双喜听后也觉得柴英有问题,他的反常和刘唐的死因绝对能够形成正比,这一点绝对不是巧合。

    “走,一起去看看柴英。”李双喜立即做出了决定。

    李双喜抱着阿怡,和常清道长一起走向了车厢连接出。

    柴英见几人再次过来,一个劲的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别来逼我了。”

    “我们只是想要知道事实的真相,昨天晚上车厢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李双喜质问道。

    柴英依旧不肯说,此时的他要比几分钟前还要惊慌不少,常清道长皱着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过,一切都是那么的怪异。

    “让我来,他不肯说,我有办法让他说。”常清道长冷冷道。

    常清道长手中凝聚真气,身形一晃,一巴掌落在了柴英的肩膀上,柴英整个人颤抖了一下,紧接着感觉到无数的蚂蚁爬进了身体之中,奇痒无比。

    柴英下一秒直接双膝落地,跪在了地面,面目显得很是狰狞。

    “把你知道的通通说出来。”常清道长施加道法。

    柴英嘴巴突然一下张了开来,支支吾吾道:“昨,昨天晚上……”

    李双喜听到声音后一喜,显然没想到常清道长还有这样的功夫。

    就在柴英即将开口之际,李双喜抱着的阿怡突然眉头一皱,一股无形的念力释放而出,瞬间落在了柴英的身体上。

    柴英刚吐出了几个字,只觉得奇痒无比的感觉变化成了酥麻,紧接着眼前一黑,直接倒在了地上。

    常清道长瞪大了眼睛,自己从来还没有失手过,眼前的情况完全超乎了之前的预料。

    “道长,什么情况?”李双喜感知到了柴英的昏迷倒地,连忙问道。

    常清道长一脸惊诧,回道:“不知道呀,他突然就倒下了。”

    常清道长看了看李双喜抱着的阿怡,阿怡小脑袋埋在李双喜的胸膛,看都没有看这边,常清道长彻底无语了,柴英怎么就昏倒了。

    “哎,看来只能等他醒过来了。”李双喜长叹了一口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