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迷雾重重

    李双喜努力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和冷静。

    “不,这绝对不关阿怡的事,李双喜你是不是脑子抽了,死人了你往一个孩子身上推。”李双喜内心自己暗骂自己。

    “别怕,有双喜哥在。”李双喜一把将阿怡揽在了自己的怀中,安慰道。

    李双喜能清楚的感觉到,阿怡那瘦小的身体此时正在瑟瑟发抖。

    “道长,搞清楚是怎么死的?”李双喜扭头快速吩咐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没有任何的犹豫,俯下身子,开始仔细的观察起了刘唐的尸体。

    车厢内的奇人异士也都凑了过来,盯着刘唐的尸体开始琢磨了起来。

    常清触碰着刘唐的尸体,已经接近冰凉,初步推断出死亡时间在昨天夜晚三、四点之间。

    但是至于死因,常清道长还真是有些琢磨不透了,刘唐尸体肌肤没有任何的外伤,要想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了。

    “双喜兄弟,看他瞳孔的张开程度,好像是受到了过度的惊吓而死,但是也不排除中毒,具体的死因我一时间也没有办法确定。”常清道长研究了十分钟,站立起身道:“还有,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晚三四点之间。”

    惊吓而死?李双喜在脑海之中努力的回想着昨天夜间的情况,可是脑袋里只有火车行驶的声音和刘唐的呼噜声,其它什么都记不清楚了。

    “惊吓而死!道长,刘唐兄弟不会是见到鬼了吧?”

    “不对呀,我可了解到,刘唐兄弟根本就不惧怕那些脏东西。”

    “我看他应该是中毒,不然怎么会面目狰狞,七窍流血而亡。”

    周围的众人议论纷纷,开始猜测刘唐是如何死亡的。

    这时候,列车上的乘务员和乘警都赶了过来,看到刘唐的尸体后都吓得不轻,这列车上出现死人,他们都脱不了干系。

    “是谁先发现死者的?”一个中年乘警立即问道。

    常清道长举了举手,乘警目光上上下下扫视着常清道长,道:“你过来,将情况给我们汇报一遍,其余的人散开,别破坏案发现场。”

    “小张,立即汇报上级,争取到达下一个站之前得到上面的支援。”

    乘警和列车员立即着手开始处理刘唐的尸体,李双喜抱着阿怡,继续在脑海之中回想着昨天夜晚的情况。

    “不可能,要是刘唐是被吓死的,那一定会发生尖叫声,可昨天夜晚都很平静。”李双喜暗暗分析,道:“而且昨晚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同,要是有什么阴邪之物,我和道长都会察觉到的。”

    常清道长很快便将今早的情况简单的述说了一遍,乘警听后走了过来,数双眼睛看着整个床铺。

    突然,常清道长发现,刘唐上铺的柴英一点动静没有,立即惊出了一声冷汗。

    从发现刘唐的尸体到乘警赶来,将近二十分钟过去了,柴英就算睡的再死,也应该听到动静醒了过来,难不成他也死了?!

    “柴英兄弟!”常清道长呼喊向中铺的柴英。

    李双喜也一下回过神来,意识到他们这个隔间还有一个人,可是常清道长的呼喊之下,柴英一点动静都没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常清道长这一嗓子呼喊过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中铺的柴英,乘警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一把将柴英的被子掀了开来。

    被子掉落在地,柴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只见他蜷缩成了一团,双眼紧闭,整个人一动不动。

    乘警戳了戳柴英的身体,问道:“这位同志,醒醒!”

    柴英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面带惊恐的看向了乘警。

    看到柴英睁开眼睛,众人不禁都松了一口气,毕竟尸体的数量没有增加。

    “干什么?”柴英神色有些慌张道。

    常清道长神经一下紧绷了起来,柴英很反常,和昨天完全是判若两人。

    “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或者见到什么?”乘警问道。

    柴英一个劲的摇头,道:“我不知道,不知道。”

    柴英的一举一动让几个乘警纷纷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的反应实在有些奇怪。

    “你的下铺死人了你都不知道?”乘警皱眉问道。

    “我说了不知道。”柴英从中铺翻滚了下来,直接走向了车厢连接的厕所。

    “小张,盯着他!”乘警立即派出力量,紧盯举止反常的柴英。

    李双喜陷入了沉思,本能的直觉告诉着他,柴英有问题,他的行为实在反常。

    “双喜哥,怎么会这样?我好害怕呀。”李双喜怀抱之中的阿怡被周围越来越复杂的情况吓到,胆颤心惊道。

    李双喜摸着阿怡的小脑袋,安慰道:“没事的,很快就会过去的。”

    李双喜抱着阿怡走出了床铺,来到走廊间,尽量让她远离刚才的环境。

    “警察叔叔很快就会把杀人凶手给抓住的,别怕。”李双喜尽力安抚着阿怡。

    刘唐的死很快传遍了整辆火车,众人议论不休,都在猜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常清道长这时候也走了过来,低声道:“双喜兄弟,你觉得是不是柴英?”

    “不知道,首先动机是什么,柴英和刘唐两人没有发生过争执,柴英为什么要杀他?”李双喜简单直白的说出了问题的关键。

    确实,柴英的确反常,可是反常并不能说清他就是凶手,凡事是要讲究证据的。

    常清道长摩挲着下巴短短的胡须,道:“没错,动机是什么,杀人都是讲究动机的。而且我刚才仔细的观察了柴英的床铺,很整洁,似乎他昨夜上去之后就没有下来过。”

    “要是他杀了人或者看到凶手,那床单起码都是褶皱凌乱的。”

    李双喜点了点头,道:“确实,细节决定着一切,还是先等警方确定死因再说吧。”

    李双喜现在实在不敢妄想定论,毕竟自己什么都看不到,而且一点思绪都没有。

    火车很快到达了下一个小站,不得不说乘警的速度很快,火车停下之后,法医等各类人员全都上了火车,并且绿皮火车被封锁,任何人不得离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