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8章离奇的命案

    通过抛硬币已经决定下来的事,常清道长自然会遵守,面对坦然告知古城的奇人异士,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刘唐听后也没有太多的惊讶,乐观道:“虽然有多了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但是最后花落谁家还不一定呢。”

    “哈哈,刘唐兄弟还真是够乐观的。”常清笑道。

    “乐观来源于实力。”刘唐指了指眼前的床铺,问道:“道长,小兄弟,我能睡这里吗?”

    “当然可以,没问题。”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回道。

    刘唐选了最下铺,由于犯困,倒下便呼呼大睡了起来。

    常清道长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道:“好了,我们各自认领位置吧,大家伙都过来了。”

    阿怡自然睡在了最下铺,常清道长睡中铺,李双喜选择了最接近火车顶的上铺。

    来自五湖四海的奇人异士涌入了卧铺车厢,开始寻找各自的床位,柴英由于在厕所呆了很长时间的关系,来到卧铺车厢已经没有了别的位置,只有李双喜三人这一个隔间还有床铺。

    常清道长刚爬上了中铺,见柴英来到,问道:“柴英兄弟,这么巧?”

    柴英一脸尴尬之色,回道:“巧,真巧。”

    “这里还有两个床铺,随便挑。”常清道长也不是记仇之人,指了指床铺道。

    “多谢。”柴英点头表示感谢。

    可柴英这才刚一低头,刚才那个小女孩就在自己面前,身体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快速爬到了上铺。

    可扭头一看,李双喜又在对面,连忙又下了一个床位,选择了中铺。

    柴英躺在中铺,瑟瑟发抖,连忙将被子拉了盖住,闭眼睡觉。

    常清道长看着柴英的一连串动作,纳闷道:“我有那么可怕么?一句话就把他给吓成了这样?”

    常清道长摇了摇头,也躺在了床上,闭目休息。

    大家伙都选择了自己的床铺,周围渐渐安静了下来,只听得到火车行驶的声音。

    在稍显颠簸的长途火车上,黑夜有些漫长,不过在摇摇晃晃、半睡半醒之中,一夜的时间终究过去了。

    清晨,外面的阳光照射进了车厢,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车厢内渐渐有人起了来,上厕所的上厕所,洗漱的洗漱。

    由于车厢床铺狭窄的缘故,还有那长发刘唐呼噜声的影响,常清道长很不习惯,起的很早,下到了最底铺。

    阿怡睡得十分香甜,常清道长看着她那可爱的模样,不忍心打扰,打算先去洗漱。

    “这小女孩,睡眠真好,刘唐兄弟雷一般的呼声都能睡着。”常清道长扭动着脖颈自言自语道。

    说到呼声,常清道长看向了对面下铺的刘唐,有些诧异道:“奇怪,什么时候没打呼噜的?”

    常清道长的记忆之中,刘唐那雷一般的呼噜声整整打了一夜,不服都不行。

    常清道长转眼看去,只见这时候的刘唐竟然也和中铺的柴英一样,用被子捂住了面部,于是明白了过来,低声道:“原来这样才能停止打呼噜,好吧。”

    常清道长洗漱完回到床铺,李双喜也醒了过来。

    “哎呦我去,这一觉,睡得我头都是晕沉沉的。”李双喜伸着懒腰抱怨道。

    很显然,刘唐那打雷一般的呼噜声,同样影响到了李双喜。

    常清道长看着李双喜笑道:“双喜兄弟,感觉如何?”

    “我非得把那家伙的嘴巴塞住。”李双喜从上铺摸索了下来,拿起常清道长的毛巾就要动手。

    常清道长连忙制止李双喜,道:“息怒,息怒,那家伙已经没动静了,你可别把阿怡给吵醒了。”

    提到阿怡,李双喜这才停了下来,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

    常清道长再次转眼看向刘唐,发现有些不太对劲,印象中刘唐可是一个好动之人,他已经保持现在这个姿势很久了。

    定睛一看,常清道长看到了那洁白的被褥渗透出了一抹鲜红之色,常清道长冷不丁的一惊,道:“血?!”

    “什么?”李双喜没有听清楚,问道。

    常清道长一把将刘唐盖着的被褥掀了开来,结果眼前的一幕让他顿时冷汗直流,瞳孔猛缩。

    随着被子的掀开,血腥味也弥漫了出来,李双喜嗅到之后意识到了不对劲,好像出事了。

    “道长,什么情况?”李双喜立即问道。

    常清道长眉头紧皱,回道:“刘唐死了。”

    刘唐躺在床铺上,七窍流血而亡,死相十分的悲惨,一双眼睛瞪得滚圆,似乎看到了鬼神之类的东西。

    “死了!”李双喜大惊,怎么都没有想到一觉醒来居然就遇到了突发情况,更何况这还是在绿皮火车上。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的动静吸引了周围不少奇人异士的注意,当看到最底铺的刘唐七窍流血死在了床铺上,一个个都惊呆了眼球。

    刘唐死亡的消息也随风一般传了开来,在整个车厢之中炸了锅。

    被周围一片动静吵闹,小女孩阿怡惊醒了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双喜哥,道长,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双喜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连忙挡在了阿怡的身前,回道:“别看。”

    李双喜身怕刘唐的尸体对阿怡幼小的心灵造成刺激。

    “道长,这什么情况?刘唐兄弟怎么暴毙而亡了?”

    “道长,这是谁做的?”

    不少人都围了过来,询问向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身体打了一个寒颤,虽然见过了不少死人,但是刘唐的死还是触动着常清道长的内心,昨天晚上还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死就死了。

    “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发现。”常清道长手中拽着的被子掉落在地,回道。

    “双喜哥,死人了?”阿怡听到了周围众人的议论着,一张小脸煞白,问向李双喜。

    李双喜点点头,回道:“恩,死人了。”

    李双喜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中年妇女所说的那些话语,什么无辜开翻车,楼房倒了,心中暗道:“不会吧,难道真是怪胎不成?那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应验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