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冰凉透心

    王老板‘哎呀’一声惨叫,刚离开地面的面部再次紧紧地贴了上去,并且感觉到后背传来剧烈的疼痛,骨头随时都有断裂的可能。

    小女孩阿怡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会有人来帮助自己,很是高兴和兴奋。

    “王老板是吧,今天不管你是何方神圣,遇到我们两人算你倒霉。”常清道长看着脚下的王老板,冷冷道:“我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不然的话,后果你知道。”

    常清道长说话之间,脚下又轻轻发力,地上的王老板感受着身体传来的剧烈疼痛,只能一个劲的拍手求饶。

    “我说,我说!”王老板嘶吼道。

    这时候他算是明白了,眼前的两人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好汉不吃眼前亏,买卖可以丢,但是命必须得保住。

    常清道长踩着王老板的脚掌挪了开来,随着疼痛的减轻,王老板一点一点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他哪里还有之前嚣张的气焰,整个人灰头土脸,低着脑袋,恨不得在找个地缝钻进去。

    “别磨叽,快说。”常清道长催促道。

    王老板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道:“我,我这不就是想把这小女孩买回去当童养媳嘛,谁知道你们就杀了出来……”

    童养媳!果然和两人之前所猜想的一样,进行的交易就是卖孩子。

    常清道长和李双喜顿时脸色大变,愤怒之色已经悄然爬上了脸庞。

    王老板眼尖,迅速撇清关系,道:“两位,我只是一个有钱的买主,不关我的事,是他们两口子非要把孩子卖给我的。”

    青天白日,在这火车上居然公然有买卖孩童的事件发生,李双喜的拳头不由得紧握起来,这不仅是社会风气的败坏,还是道德的沦丧,无论是买方还是卖家,都脱不了干系。

    见李双喜和常清道长默不作声,脸上的愤怒之色越发加重,王老板极力辩解:“两位,这真的不关我事,你们别看我穿很土豪,其实我身子根有毛病,家里有一个身体极差的儿子,每天都得靠医药维持着生命,我这不是担心王家的香火断绝,想让他尽快给我弄出一个孙子来么。”

    常清道长怒斥道:“放你娘的狗臭屁!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自己就是一个肾亏的人,儿子自然好不到哪里去!你看看这个小女孩,她才不到十岁,你居然要她给你弄出孙子,人渣!禽兽!”

    常清道长越听越恼火,一掌落在了王老板的身前,王老板哪里还有反抗的余力,整个人再次摔在了地上,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中年夫妇两人看到这一幕,身体都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再看向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犹如看到了鬼神一般。

    李双喜冷冷道:“别以为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附注一句,你就是土鳖一个。”

    常清道长将矛头转向了中年妇女,中年妇女一个劲的颤抖着,身怕自己也落得王老板那样的下场。

    “说说你,非要卖孩子,这是怎么一回事?”常清道长质问道。

    “道长,小兄弟,我们夫妇二人也是有苦衷的。”中年妇女立即哭丧道。

    李双喜冷哼道:“都卖孩子了还有脸找借口。”

    “小兄弟,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有什么就说什么,哪还敢瞒着你们。”中年妇女哆嗦道:“其,其实,阿怡她是一个怪胎。”

    怪胎?李双喜顿时联想到了一些先天性的疾病和生理缺陷,难道说是因为叫阿怡的小女孩天生有什么毛病不成?不过就算是那样,作为父母的,孩子总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怎么也不应该卖了。

    “你们仔细看看她,她是不是和一般的小孩不太一样。”中年妇女道。

    李双喜带着墨镜,这个自然只能交给常清道长了,常清道长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道:“除了肌肤雪白,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道长,你可以摸摸她的身体,你就知道了。”中年妇女又道。

    常清道长看着阿怡,试探性的将手掌伸向了她的手臂,阿怡低着脑袋,并没有说话,也没有躲闪抗拒的意思。

    “冰冷的!”常清道长手掌触碰到了阿怡的手臂,惊讶道:“这个天气,她怎么会如此冰冷。”

    常清道长的话语顿时提醒了李双喜,李双喜刚才抚摸了阿怡的小脑袋,同时也感觉到了寒冰之气,当时以为是错觉没有在意,现在仔细一感知,发现了不对劲。

    李双喜顺着自己的衣角摸了摸阿怡的小手,倒吸了一口凉气,冰凉透心。

    “就是冰冷的,她全身上下都是冰冷的,就算外面是烈日当空,她也一样是无比冰凉。”中年妇女解释道。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天生的?”李双喜问道。

    “天生的,至于是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家里穷,没有钱带她去看医生。”中年妇女说到这里,满脸的无奈。

    身上带着匪气的男子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忍着疼痛道:“不单单是这么简单,我们夫妇之所以称她为怪胎,要卖了她,还有一个因素,她天生带着霉运。”

    天生带着霉运?这李双喜和常清道长更是不能理解了,怎么能说自己的孩子天生带着霉运呢?

    “道长,小兄弟,你们别不信,是真的。”中年妇女接过话题,道:“我们两口子原本的生活条件不算差,有房有车,还做着小生意,日子过得也算红火。”

    “可是自从生下了阿怡之后,这七八年就从来没有什么事顺过。他开车莫名奇妙的把车给开翻了,一次也就不说了,后来接连出车祸,奇怪的一点是,车子每次被撞得不像样,可人却没事,最后吓得只能把车卖了。”

    “生意年年亏损直到破产,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家里新盖的房子也莫名其妙在一夜之间突然倒了,你们说这难道不奇怪么。”

    还真是有些邪门了,难道是因为阿怡的身上有什么脏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