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绿皮火车

    众女联手制裁了李双喜一番,这时候心里别提有多爽了,感觉都飘了起来。

    李双喜自认为做的有些不对,于是道:“决定权还是交在你们手上,你们现在可以商量讨论决定了。”

    众女对视一眼,很快心中的疑问一下子就全都冒了出来。

    “道长,你那师叔靠不靠谱,别告诉我们和你差不多啊。”周思敏毫无顾忌道。

    常清道长一听,这怎么一下子就将炮火转移到了自己的头上,自己怎么又躺着也中枪了。

    “道长,你确定你师叔能够医治好李双喜的眼睛?”林芯瑶也开口问道。

    “道长,你的修道的道观在什么地方,距离海宁远不远?”

    常清道长听着杂七杂八的问题,咳嗽了两声,道:“冷静,冷静。请容我慢慢道来。”

    常清道长只能从头开始,将自己那强烈的预感到昨晚的梦境都明明白白的告诉了众女,众女听后这才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道长,你这是不是有点太鲁莽了,仅凭着预感就要去尝试,万一你们这才刚离开,那些在暗处的敌人就都冲了出来,那可怎么办?”林芯瑶问道。

    “所以嘛,刚才双喜兄弟才寻求了国安局的庇护,让他们暂时保护你们的安全。”常清道长解释了原因。

    众女点了点头,原来事情是这么回事,既然弄明白了,随后也都纷纷开始投票决定。

    玩笑归玩笑,众女自然也希望李双喜的眼睛能够重见光明,既然常清道长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那无论如何也得同意他们去试一试。

    很快,众女投票一致通过,李双喜笑道:“你们呀,全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废话少说,李双喜,我警告你,别一去又是一个月的。”林芯瑶气呼呼道。

    “这就得看道长的那位师叔了,要是他也没有办法医治,我保证很快就能回来。”李双喜笑道。

    “道长,我们现在很担心你那位师叔,你都还没有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和你差不多?”周思敏再次问出了之前的问题。

    常清道长汗颜,立即回道:“我师叔他是一个高人,能力和本事都在我之上,你们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速去速回的。”

    林芯瑶、周思敏、陈梓珊听后皆是半信半疑。

    “道长,你一定要让你师叔医治好双喜哥的眼睛,拜托你了。”小楚菲十分单纯,一心只希望李双喜的眼睛能重见光明。

    中岛惠子也同样,柔声道:“道长,拜托你了,我会在这里为你们默默祈祷。”

    常清道长郑重的点了点头,回道:“我相信我的预感,这一次清羽山之行一定有用。”

    就这样,众女也都同意了常清道长带着李双喜前往清羽山,众人接着又商讨了一些李双喜两人离开之后的对策。

    “既然常清道长的预感非常强烈,我决定尽快出发,最好就是明天。”李双喜开口道:“早去早回,毕竟这事还充满了未知性。”

    常清道长自然没有意见,越是早些去,心中那预感才能尽早平复。

    众女相互对视了一会,也都同意了李双喜的决定。

    直到深夜,众女才各自离开李双喜的别墅。

    第二天一早,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告别了中岛惠子,离开别墅前往了清羽山。

    “惠子,放心在家,我和道长会很快回来的。”李双喜叮嘱道。

    中岛惠子深情款款的看着李双喜,回道:“恩,我等你。”

    两人短暂的拥抱之后,李双喜踏上了前往清羽山的道路。

    清羽山距离海宁还是有很长的距离,而且因为交通不便利的关系,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只能选择搭乘火车前往。

    两人来到了海宁火车站,好在今天正好有一趟发往小池镇的火车,于是两人买了票,直接上了长途火车,开启了前往清羽山之行。

    绿皮火车的行驶速度很是缓慢,李双喜很少坐,不过此时却是怀念起了以前的味道。

    “道长,不错嘛,要知道现在这样的绿皮火车已经不多了,或许再过个几年,它们就要彻底淘汰了。”李双喜不禁感慨道。

    确实,如今是经济社会,时代发展的速度很快,华夏到处都兴建了高铁,既方便又快捷,绿皮的长途火车终究会成倒在历史的车轮之下。

    “双喜兄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情怀,我以为你会觉得这火车又挤又慢。”常清道长笑道。

    “不会,这是一个时代的记忆,我之前也乘坐过,虽然拥挤,但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聚集在一个车厢,一起谈天说地,那样的感觉非常不错。”李双喜回忆道。

    常清道长笑了笑,回道:“双喜兄弟,要是医治好了你的眼睛,回来的路上你还能好好看看外面的风景,清羽山可比这城市要美得太多。可以说,清羽山颇有人间仙境的味道。”

    “是吗?”李双喜来了兴趣,道:“那我还真有些期待了。”

    “保证不会让你失望。”常清道长看了看窗外道。

    由于时间紧凑的关系,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没有买到卧铺票,只能落座在车厢的中央。

    就在李双喜想要闭目养神之际,车厢尾部传来了剧烈的争吵声,吸引了整个车厢内众人的目光。

    李双喜由于眼睛失明的关系,看不到发生的情况,只能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常清道长伸长了脖颈,看向了车厢尾部连接处,只见此时已经有很多的乘客都凑了过去,围起了一圈,这个位置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情况。

    “不知道,围观的人有点多。”常清道长快速回道。

    “双喜兄弟,我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常清道长问道。

    李双喜思索了片刻回道:“别急,要是一般的争吵,我们过去也没什么用,还是先等等再看。”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确实,华夏人就喜欢凑在一起看热闹,就算鸡毛蒜皮的小事也一样。

    可是,事情的变化很快就超出了两人的预料,剧烈的争吵声之中传来了女孩的哭声,整节车厢的人都涌向了车尾,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围得里三层外三层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