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0章预感

    李双喜听着众人的话语,他自然比谁都想要重见光明,可是现在有什么好的办法,就连国安局都变得无法信任。

    中岛惠子也一脸郑重道:“李双喜,现在你的眼睛能否重见光明是我们在场所有人最牵肠挂肚的一件事。”

    李双喜点了点头,开口道:“各位,你们说的我都明白,我会尽快寻找办法的。”

    “李双喜,要不还是由我来联系各国有名的眼科医生吧?”楚涵开口问道。

    当初小楚菲卧病在床,楚涵可是将整个世界的医生都找遍了,眼科医生当然也认识不少。

    李双喜依旧是和上次一样,拒绝道:“不,我的眼睛不是眼科医生能够治好的,还是得用特殊的手段。”

    “这样,眼睛的事我和道长两人会尽快想出办法,我们现在还得部署一下如何防范突发事件。”

    通过今天下午手术室的事件之后,李双喜不得不变得敏感起来,谁知道那些黑暗组织会不会对自己身边的这些人下手。

    “梓珊、楚菲,展现你们真正价值的时候到了,现在危机潜伏在我们的周围,你们作为修炼者,必须要保护好芯瑶、思敏、楚涵她们。”李双喜交代道。

    陈梓珊点了点头,道:“没问题,好在她们都集中在双喜药业之中,保护起来相对要容易一些。”

    小楚菲也仰着小脑袋,道:“我一定会保护好姐姐,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楚涵看着自己妹妹楚涵此时的模样,心中暖暖的。

    “中岛惠子住在我的别墅之中,有我和道长,她的安全是有保证的,我现在不放心的就是你们。”李双喜皱着眉头道:“你们为双喜药业尽心尽力,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真的担待不起。”

    李双喜一番话之后,整个别墅客厅之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凝重。

    林芯瑶、楚涵、周思敏都没有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因为李双喜而出现改变。

    “李双喜,别担心,我们也会自己保护自己的。”林芯瑶乐观道。

    李双喜听后笑了笑,道:“我会尽快炼制一些防身的玉符给你们佩戴着,以防意外。”

    说到玉符,楚涵对李双喜翻了一个白眼,道:“我可记得,当初是谁告诉我们,那东西是他的传家宝,真是不害臊。”

    “就是,还神秘兮兮的,原来是给我们的防身符。”周思敏也想起了这个梗,故作姿态道。

    李双喜抓了抓脑袋,道:“当时我不也是为了保护你们嘛,哈哈。”

    李双喜知道,这几个小妞是活跃一下房间里的气氛,不想弄得人心惶惶。

    “初步的计划就是这样,当然了各位,你们也别过于紧张,华夏这座强大的靠山还摆着呢,真有人想要动我们,也得掂量掂量。”李双喜宽慰众人道。

    “放心吧李双喜,我和楚菲会一边加紧修炼,一边好好保护她们。”陈梓珊自信满满道。

    “好吧,今天我想说的就这些了。”李双喜将自己想要表达的都告诉了在场的每个人。

    李双喜说完之后,众人休息了一会,离开了别墅。

    随着夜幕的降临,李双喜的别墅也变得空荡荡。

    李双喜、常清道长、中岛惠子三人坐在沙发上,脑海之中全都是今天下午医院发生的事。

    过了好一阵子,中岛惠子开口道:“本以为逃离了日国,事情就会彻底结束,可现在看来,好像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李双喜长叹了一口气,道:“是呀,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就连米国的黑暗组织都派人设局到了华夏。”

    “也不知道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彻底了结,我还是想不太通,国安局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脆弱。”

    李双喜始终对国安局耿耿于怀,之前听说国安局的能力和权威都是华夏首屈一指的,可今天的事件之后,李双喜严重怀疑国安局的能力。

    常清道长一脸深沉,道:“也或许是对手太狡猾了吧,毕竟今天出现的是吸血鬼。”

    “哎,本以为摧毁了邪术一派就万事大吉了,没想到惹了一身骚。”李双喜实在是有些郁闷。

    中岛惠子站立起身,道:“事已至此,多说也无用,我相信幸运女神会眷顾你的。”

    中岛惠子走到李双喜的身前,俯身亲吻了李双喜的额头,道:“我去给你们准备吃的。”

    中岛惠子进了厨房,常清道长凑到了李双喜的身边,低语道:“双喜兄弟,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想带你尝试一下。”

    李双喜一听,问道:“什么办法,还搞得神秘兮兮的?”

    “是关于你的眼睛。”常清道长看着李双喜,道:“我想带你去一趟清羽山。”

    清羽山?李双喜很快反应了过来,那是常清道长修道几十年的地方。

    “道长,我的眼神和那清羽山有什么关系?”李双喜有些不解,问道。

    常清道长解释道:“我在清羽山之中还有一个师叔,他的本事和能耐远远高于我,我想说不定师叔他能医治你的眼睛。”

    “道长还有一个师叔,还从来没有听你说起过,好吧,何以见得?”李双喜继续问道。

    李双喜知道自己双眼的情况,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医治,不仅需要高深的修为,或许还得要一些宝物的滋补辅助。

    常清道长沉默了片刻,道:“说实话,是一种预感。”

    “预感?”

    “对,之前我一直都没有想到师叔的,可今天下午的事件发生后,我的脑海之中就不断浮现出了师叔的身影,我觉得这是冥冥之中的暗示。”常清道长实话实说道:“双喜兄弟,我觉得这种预感就是让我把你带到清羽山去。”

    虽然李双喜一直都信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句话,但是常清道长说的这是不是有些太牵强。

    不过李双喜转念一想,常清道长今天的直觉准的可怕,难道自己的眼睛和清羽山真的联系到了一起?

    “道长,你对你师叔有多大的把握?”李双喜直言问道。

    常清道长想了想,回道:“我也说不清楚,但心中的那股感觉越发的强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