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0章六爻预测

    林芯瑶和楚涵相视一眼,反正现在只能干等着,也只能看看,常清道长要玩出什么花样了。

    国安局的张丹和叶红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都将目光落在了常清道长的身上。

    常清道长将六枚铜钱摆放成了一个阵型,然后将六道黄纸符放在了阵型的中央之处,随后双手开始交叉,双眼微微闭了起来,口中念起了法咒。

    “六爻预测!”张丹一眼看出了常清道长铜钱币所摆出的阵型,低声惊讶道。

    叶红也跟着点了点头,道:“没错,确实是六爻预测,一直都只听说过,没想到今天在这里见识到了。”

    “六爻预测,那是什么东西?”陈梓珊低声询问道。

    “六爻预测,就死以六枚铜钱来变化出阴阳之爻,然后组成一组卦象,然后再进行解答。”张丹简单快速的解释了一下。

    “据说,华夏懂得六爻预测的人已经微乎其微,我们也只是听说过,还从来没有见过。”叶红也快速和陈梓珊说道。

    陈梓珊点了点头,不过也没有太过于惊奇,毕竟常清道长的实力她是亲眼见识过的。

    走廊中央的常清道长听到了几人的低语声,暗道:“不愧是国安局的家伙,还真是识货。”

    “老道这可不是一般的六爻预测,是奇门遁甲版的六爻,都给我安静。”闭着双眼的常清道长一脸严肃,沉声道。

    “奇门遁甲版!”众人一听,全都闭上了嘴巴,不在多话,静静的看向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聚精会神,将周围的杂念抛之脑后,继续念着法咒。

    只见,在法咒的驱动之下,六枚古钱币组成阵法中的黄符突然竖立了起来,而且绷得笔直,就像是将要出征的将士。

    楚涵、林芯瑶、周思敏同时瞪大了眼睛,她们平日里都没有见过常清道长施法,今天总算是有幸亲眼见识到了。

    随着黄符的笔直竖立,六枚铜钱币的位置开始出现了变化,一点一点不按规则的挪动了起来。

    众人的眼神全都集中在了地面的铜钱币和黄符上,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

    常清道长口中默念的法咒一直都没有停下,没过一会,六枚铜钱币完成了变化,停了下来。

    紧接着,六道黄符‘嘶啦’一声,全都自燃了起来,火焰很快便将黄符吞灭,化作灰烬落在了阵型的中间。

    常清道长停止了口中念着的法咒,睁开了双眼,当看到眼前奇门遁甲版的六爻预测出现了如此糟糕的卦象,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

    张丹和叶红看了看常清道长,都没敢开口询问,身怕卜卦还没有结束。

    “大凶之兆!”片刻之后,常清道长吐出了四个字。

    大凶之兆!整个走廊的气氛一下子凝重了起来,空气之中似乎都充满了不祥的味道。

    “道长,能不能和我们解释一下这卦象?”楚涵开口问道。

    常清道长皱着眉头,看着地上占卜而出的卦象,解释道:“六道黄符皆被烧成了灰烬,这已经是灾难的预兆,再看向这六枚铜钱币,全都布满了裂痕,随时都将碎成粉末,更是凶兆的预示。”

    众人这才看到,那六枚铜钱币已经是裂痕满满,随时都会碎裂开来。

    常清道长指了指六枚铜钱币变化出的阵型,道:“你们仔细看,它们三三交叉,构成了一个X型,正是意味着死。”

    “啊!”

    众人大惊,被常清道长这么一提醒,还真是,实在太诡异了。

    “道长,这大凶之兆的卦象意味着什么?”林芯瑶攥着粉拳,开口问道。

    常清道长从地上站立起身,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道:“意味着手术室要出事!”

    “不可能!”张丹第一个反对,道:“道长,手术正在井井有条的进行,你别胡言乱语!”

    国安局还有一项很重要的任务要交到李双喜的手上,张丹说什么都不愿意李双喜出事,而且手术室内也没有传来异样的声音,常清道长的话实在让他无法相信。

    常清道长扭头看向了张丹,历声道:“既然你们知道这是六爻预测,就应该知道它的准确性,大凶之兆摆在眼前,没有什么是不可能。”

    张丹顿时哑口,六爻预测的准确性他确实听过,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道长,就算卜卦是大凶之兆,未免也会是手术室出事吧?”叶红质问道。

    “老道占卜的就是手术室之中的双喜兄弟,你说呢。”常清道长目光转向了叶红,变得极其不友好。

    众女听后心中一咯噔,中岛惠子立即问道:“道长,那现在怎么办?”

    中岛惠子绝对相信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在日国没有两人也就没有现在的她,所以立即询问道。

    常清道长看着大门紧闭的手术室,道:“不管了!老道要去阻止里面的手术!”

    听了常清道长的决定,林芯瑶顿时决定太武断,阻拦道:“道长,不可!万一现在手术进行到关键,你进去打乱了节奏,出了事就麻烦了!”

    林芯瑶始终还是不太能接受六爻预测所展示出来的大凶之兆。

    常清道长的决定让众人顿时产生了分歧,中岛惠子选择相信常清道长,可林芯瑶并不太相信。

    哑口的张丹也快速回过神来,阻拦道:“万万不可!现在李先生正在手术,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可担待不起。”

    陈梓珊拽了拽常清道长的道袍,道:“道长,真的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常清道长看了看眼前的众人,眼神变得冰冷了下来,道:“或许我该学学双喜兄弟了,做出了决定从来没有人会反抗。”

    常清道长深吸了一口气,历声道:“不想李双喜出事的话,都给我让开!”

    常清道长道袍一挥,快步走向了手术室。

    众女自然没有办法挡住常清道长,都退闪到了两边,张丹和叶红见状不妙,一个闪身,挡在了常清道长的身前。

    他们是国安局的人,这场手术也是国安局全权安排的,常清道长此时试图打乱手术,这是他们不得不抵抗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