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麻醉剂

    李双喜能够清楚的感知到,未知的液体进入了自己的身体,并且开始快速生效。

    米歇尔给身后的数个助手一个眼神,几个身穿手术服的米国汉子推着李双喜移步向了隔壁的手术室。

    麻药的蔓延速度很快,刚出了房间的李双喜感知到常清道长、林芯瑶、陈梓珊等人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人似乎正在离自己越来越远。

    米歇尔最后进入手术室,转身看着走廊的众人道:“各位,手术期间,安心等候。”

    看着李双喜被推入了手术室,在看着米歇尔那充满魅惑力的眼神,常清道长心中升起了莫名的紧张感。

    “这米歇尔年纪轻轻,不仅人长得漂亮,还有辉煌的成就,真是佩服。”周思敏夸赞道。

    “女神级别的人物,不简单。”楚涵也感叹道。

    下午两点,随着手术室的灯亮了起来,一切按照之前的安排进行着。

    李双喜来到了手术室,这时候已经感受到整个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动弹不了,于是问道:“米歇尔小姐,这不是局部性的麻醉吗?”

    米歇尔迈步来到了李双喜的身边,嫩滑的手掌抚摸着李双喜的脸颊,回道:“李先生,这是局部性的麻醉,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别担心,很快就会没事了。”

    米歇尔充满了魔性,被她的手指触碰着,李双喜瞬间感觉到自己变得无比舒畅,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了。

    之前的紧张感也都莫名消失,那舒畅的感觉占据了心扉。

    李双喜努力让自己脑袋保持清醒,自己暗示自己:“李双喜,你不是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问她吗?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睡着?快醒醒。”

    听着内心深处传来的声音,李双喜张口问道:“米,米歇尔小姐,你当初会什么要选择隐退?”

    听到了李双喜的这个问题,米歇尔明显的一顿,手术室内的几个米国汉子也都同时看向了李双喜。

    米歇尔看似简单的一顿,手指也不知觉的离开了李双喜的脸颊,那舒畅感瞬间消失,李双喜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李双喜敏锐的感知到,手术室内米歇尔的助手全都盯着自己,内心纳闷道:“怎么回事?好像不太对劲。”

    “没有想到这话会从一个华夏人的口中问出。”米歇尔的声线一变,之前那柔甜的声音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阴狠。

    李双喜的听觉神经一下被阴狠的声音刺激,后背一阵凉意升了起来,本能告诉李双喜,眼前的米歇尔没有那么简单,手术似乎是一场阴谋。

    李双喜想要从冰冷的手术床上起身,可是身体已经完全不听使唤。

    麻药!李双喜顿时想到了麻药,这根本不是局部的麻醉,而是全身性的麻醉,现在只有脑子还能正常运转了。

    米歇尔扭头看了看试图挣扎起身的李双喜,阴冷道:“李先生,别做无谓的挣扎了,你的身体已经被我独特的麻药控制。”

    “你,你是什么人?!”李双喜质问道。

    “你问我了两个问题,我还是连在一起回答你好了。”米歇尔道:“因为暗黑教廷,我不得不隐退,简单来说,我们都是暗黑教廷的人。”

    不得不隐退?暗黑教廷?李双喜可以确定,自己是第一次听到暗黑教廷这四个字,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组织,全然不知。

    “看来李先生并不知道暗黑教廷。”米歇尔观察着李双喜的面部表情,皱眉道。

    李双喜回道:“确实不知道,米歇尔小姐是米国人,我和米国的组织应该没有什么仇恨,你们为什么要来针对我?”

    “不不不。”米歇尔可不这样认为,道:“李先生不认识我们,但是我们认识你啊!李先生日国一行震惊了全世界,俨然已经成为全世界黑暗组织的公敌。”

    “暗黑教廷要是能够率先取了李先生的首级,一定可以名震八方。”

    米歇尔这么一说,李双喜一下子全都明白了,看来今天的一切都是日国之行留下的祸端。

    李双喜清楚的记得,前天张丹才告诉自己,国安局是第一个查到自己的组织,但是现在看来事情不止那么简单,米国的暗黑教廷都已经设局来杀自己了。

    国安局!李双喜额头渗出了一层冷汗,米歇尔可是国安局的张丹和叶红打着国安局的名义介绍来的,难道国安局和暗黑教廷也是一伙的?

    李双喜实在不敢想象,真是要那样的话,一切就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米歇尔看着眼前已经无力反驳的李双喜,开口道:“李先生,能死在我们暗黑教廷的手上,你应该感到庆幸,毕竟我们可比那么小罗罗组织强不少。”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李双喜想要知道更多的东西,询问道。

    “这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我们暗黑教廷的力量远远超乎你的想象。”米歇尔自然也不傻,让李双喜知道死在什么组织的手上,已经是最大的极限了。

    “真是没有想到,一个绝美的眼科医生居然是黑暗组织的人,千算万算,没想到会窝囊的死在这冰冷的手术床上。”李双喜忍不住感慨道。

    米歇尔脑袋凑到了李双喜的耳畔,冷冷道:“李先生,我米歇尔一定会让你死的很舒服。”

    话音落下,李双喜再次感觉到了舒畅,让他忍不住猜测,眼前这个米歇尔到底是拥有什么样的能力,静谧的舒畅背后竟然是代表着死亡。

    此时手术室外的常清道长,在走廊上来回的走个不停,内心说不说的焦躁。

    众女看着一点都不安分的常清道长,纷纷抱怨了起来。

    “我说道长,你能别在我们眼前走来走去吗,看得我们头都晕了。”周思敏皱起眉头道。

    “道长,你这不会是抽风了吧?怎么李双喜才刚进去,你就和变了一个人一样?”陈梓珊一脸不解道。

    就连平日里处事冷静的楚涵,这时候也开口道:“常清道长,我们大家心里都着急,你能不能冷静下来,安静的坐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