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6章解难

    李双喜顿时也是一脸的震惊,本以为五个渡边枫就已经是极限,可谁知道现在居然弄出了十个。

    利用分身术的渡边枫,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团团围住,不给两人喘息的机会。

    “靠!”李双喜拳头捏得咯吱作响,一时间不知该从何下手。

    包围着两人的十个渡边枫脚下生风,同时开始移动了起来,在阴邪之气的萦绕之下,此刻显得十分的诡异。

    常清道长看得眼花缭乱,有些不知所措,李双喜低声提醒道:“道长,别自乱了阵脚,记住马冰兄弟刚才所说的话。”

    常清道长听后深吸了两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双喜兄弟说的没错,自己两人好不容易才从死亡线上挣扎了过来,怎么能辜负了马冰兄弟的良苦用心。

    十个渡边枫同时发起了进攻,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一人负责半边,同时也闪身迎了上去。

    浴血重生的两人,此时借助着新生的力量,丝毫没有占据下风,正面和无极忍者渡边枫展开了混战。

    渡边枫很是惊诧,两人的力量提升得不止是一星半点,之前碾压的状态现在居然已经找不到了。

    不过渡边枫决定好好和两人玩玩,并没有直接用出血色长刃。

    李双喜双臂一震,体内强大的天地灵气爆发而出,整个双臂更是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看上去十分耀眼夺目。

    此时的李双喜面对五个渡边枫同时的进攻,双拳轰出强大的力量,撕破了空气,让渡边枫根本不能近身。

    常清道长这边,同样不甘示弱,虽然没有了神兵,但是强大的新生力量,让他应对忍术的奥义时不落下风。

    道袍挥出金色的光芒,瞬间将几个渡边枫同时逼退。

    几个渡边枫快速交替,不断发起猛攻,李双喜见状手腕一翻,掏出了道门玉符,这个时候就是发挥它真正效果的时候了。

    李双喜一道玉符射出,玉符碎裂的同时,数道光芒飞射而出,落向了十个渡边枫。

    渡边枫并不知道玉符的作用和威力,当看到那光芒想要躲闪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数道光芒落在了渡边枫的分身上,一个接着一个的分身开始消散。

    五行灵玉符的强大威力瞬间破解了渡边枫的忍术,很快,整个房屋之中,十个渡边枫只剩下了一个。

    李双喜欣喜不已,关键时刻,还是自己的道门玉符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常清道长见分身术被破,更是兴奋道:“双喜兄弟,看来我们要成功了。”

    渡边枫此时的脸色阴沉到了极致,怎么都没有想到,两个华夏人居然把自己引以为傲的忍术都给破了。

    李双喜低声提醒道:“道长,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难道你忘记刚才他那血色长刃了么。”

    虽然欣喜,但是李双喜还是保持着该有的理智,现在最多也只能算能够和无极忍者相抗衡,但是想要战胜他的话,这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对呀,差点一时兴奋把那血色长刃都忘记了,自己的乾元金光剑,就毁在那血色长刃之上。

    渡边枫很是气恼,阴狠道:“看来,不用出我的血色长刃是不行了。”

    渡边枫将自己以血铸成的血色长刃再次掏了出来,看向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相视一眼,两人同时慎重了起来,此时的他们,根本就是赤手空拳,对方却拥有比神兵还要强悍的血刃,严峻的局面不言而喻。

    渡边枫看着李双喜两人的神情变化,阴冷道:“怎么,怕了?”

    李双喜一脸不屑,回道:“大不了就是一个死,说起怕,我看应该是你怕了吧。”

    “我们两人就把邪术一派逼到了这样的地步,就算我们最终失败了,我想损失最严重的应该还是邪术一派。”

    李双喜从大局的角度反击渡边枫,不管怎样,气势上始终不能输。

    常清道长此时也开口道:“附注一句,就算是死,我们也一定会把你带上。”

    渡边枫听后咬牙切齿,从来还没有谁敢这样和他说话,这摆明了是对无极忍者的挑衅。

    渡边枫一声怒喝,手持血色长刃对两人发起了进攻。

    李双喜眼神一凛,快速闪身躲避,血色长刃的威力是见识到的,此时硬刚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避其锋芒。

    一道血红色光芒横扫而过,整个房屋之中简单的装饰品瞬间被毁,渡边枫势如破竹。

    常清道长一个不小心,宽大的道袍就被划出了一道口子,还好并未伤及体肤。

    “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常清道长一脸愤恨道。

    渡边枫一脸阴狠之色,显然就没把常清道长放在眼中。

    常清道长从道袍之中摸出了几枚玉符,准备利用玉符对付渡边枫,李双喜见到之后立即制止道:“道长,不可!”

    常清道长一脸纳闷,为何不可?

    李双喜立即解释道:“这里空间狭隘,那么多的玉符定然会摧毁房间,到时候把基地里的东洋矮子全部引来的话,就完蛋了!”

    常清道长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看着手中的玉符硬是忍了下来,怒道:“算你这家伙走运!”

    渡边枫刚才已经感受到了一枚玉符产生的强大作用,此时看到常清道长手中还有数枚,显然明白了隐患,开始对常清道长发起了猛攻。

    渡边枫要把一切隐患都给排除,彻底的掌控局面。

    常清道长显得触不及防,狼狈躲闪,那血色长刃让他根本无法近身。

    李双喜已经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想办法把渡边枫手中的血色长刃给毁了。

    可是,那以血铸成的剑刃,要怎样才能摧毁,这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李双喜一边想着解决的方法,一边帮助常清道长缓解困境。

    面对拥有血色长刃的渡边枫,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十分被动,那一道道的血色光芒让俩人根本没有办法近身,只能够利用强大的气息进行骚扰。

    渡边枫依旧是肆无忌惮,疯狂的对两人进行猛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