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3章感受绝望

    渡边枫轻松应战,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压力,并且主导着双方的战局。

    常清道长回想着刚才李双喜给的提示,眼睛是渡边枫力量的源泉,于是主攻向了渡边枫的双眼。

    李双喜此时和常清道长融为一体,自然也想到了一处,两者的神兵同时攻向其眼睛。

    渡边枫血轮眼早已看穿了两人的想法,血红色的长刃挥舞而起,两人根本就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渡边枫整体的速度超过了两人,闪身灵动而起,李双喜眼睛根本追击不上,当看到的时候,血色长刃已经来到了身前。

    纵使两人爆发出了战神的力量,可面对渡边枫的强力压制,也显得很是无奈。

    两人神兵上的裂纹越来越重,此时可以说是已经密密麻麻。

    “好了,该是时候让你们见证血色长刃的厉害了。”渡边枫放下了狠话,身形一晃,眨眼间来到了两人的身后。

    感受着身后浓郁的阴邪之气,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猛然转身,只见一道血色的光芒落了下来。

    两人同时扬起了手中的神兵阻挡,清脆的交响声回荡在了房间之中。

    血色长刃的强大爆发力释放而出,两人受到冲击之后连连后退,退出了数米才终于勉强定住了身板。

    不过,让两人震惊不已的一幕出现了,李双喜觉得手中空荡荡,低头一看,流羽刀已经支离破碎,变成无数碎屑掉落在了地上。

    常清道长手中的乾元金光剑也是如此,碎落在了地上,彻底成为了废屑。

    “怎么可能!不,这不是真的!”李双喜双眼瞪大,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自己的神兵居然被摧毁得如此不堪。

    神兵流羽刀对于李双喜来说,有极其强的依赖性,李双喜依仗着它,数次绝境逢生存活了下来,现在失去它,感觉一颗心都跟着它破碎了。

    常清道长也好不到那里去,乾元金光剑还是祖师爷邋遢道人传了下来的,现在就这么毁在了他的手中,他难过不已。

    “祖师爷,对不起,徒孙给您丢脸了。”常清道长深深自责道。

    渡边枫看着狼狈不堪的两人,道:“没有了武器,你们就像是猛兽失去了锋利的爪牙。接下来,我想怎样玩弄你们,就会变得轻而易举。”

    李双喜俯身触摸着流羽刀的碎屑,这时候,任凭他心神如何跃动,也都没有用了。曾经那两把心神相通的流羽刀,已经是彻底的不复存在。

    常清道长看着一地的碎屑,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感觉自己也都随着乾元金光剑被摧毁了,现在这个样子,他哪里还有脸面见祖师爷。

    李双喜握起了拳头,一拳一拳的落在地面,愤怒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李双喜‘唰’的一下站了起来,凌厉的双眼看向了渡边枫,事已至此,唯有不死不休。

    “道长,振作起来,赤手空拳又如何,不能丢了华夏的脸。”李双喜悲愤道。

    常清道长看了看自己的双掌,多么希望自己的实力能够不止现在这样。

    李双喜见常清道长默不作声,扭头一看,常清道长就和丢了魂似的,双目无神,整个人呆滞的站立着,全然没有注意对手的存在。

    “道长!”李双喜皱眉呼喊道。

    常清道长回过神来,缓缓将手掌捏成了拳头,道:“神兵陨落,这口气老道一定要讨回来。”

    常清道长可不想到了自己这里,把祖师爷的名声就给彻底败光。

    渡边枫勾了勾手指,冷冷道:“来吧,让我看看你们还有什么能耐。”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同时一声怒喝发出,融合而成的力量顿时提升到了极致。

    两人同时挥拳而出,只见一道极其刚猛的力量席卷向了渡边枫。

    渡边枫面色不惊,双手握起了血色长刃,猛地劈斩而出,一道血红色的气浪迎了上去。

    “轰隆!”一声巨响发出,整个指挥大楼顶层的房间都震颤了起来。

    双方的力量撞击之后,相互消失开来,震颤的房屋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渡边枫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反而是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脸色煞白,刚才的一击已经是两人最强的实力了。

    既然没能对渡边枫造成一丁点的伤害,那么也意味着两人失去了再战的意义。

    “绝望的滋味,想必你们现在体会到了吧?”渡边枫看着李双喜两人的表情,开口问道。

    李双喜没有说话,只是扭头看了常清道长一眼,这一次,两人恐怕真要牺牲在这日国军方基地之中了。

    常清道长眼睛看着渡边枫,口中吐出了四个字:“生死与共。”

    这四个字此时此刻震撼着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的内心,日国之行走到了最后一步,可没有想到,最后的结局却是以失败告终。

    虽然李双喜很想继续打起斗志,继续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可是对手的强大令他窒息,根本就找不出一点破绽,或者说让他看不到一丁点的希望。

    渡边枫看到了李双喜两人眼神之中的落寞,手中的血色长刃横扫出了一道气浪,斩向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

    迎面而来的气浪倒映在了两人的瞳孔之中,最后的时刻,两人同时双臂交叉身前,挡了上去。

    一道血痕出现在两人的手臂上,两人又倒退了数步,鲜血不停的流淌而出。

    看着那不断滴落在地面的鲜血,绝望之中的李双喜仿佛看到了中岛惠子。

    “惠子,对不起,这次我要食言了。”李双喜内心惭愧道。

    一想到中岛惠子还在等待着他平安归去,李双喜就心痛不已,面对这么一个变态,自己注定是凶多吉少。

    常清道长此刻脑海之中也想到了曾经的自己,在清羽山修炼的日子和下山之后遇到李双喜的日子,全都一幕幕浮现了出来。

    “难道这就是将死之人最后的回想?”常清道长自问道。

    渡边枫的声音再度响彻在两人的耳畔:“放心,我不会让你们这么轻易的死,我还没有好好的折磨够你们,怎么能让你们解脱,哈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