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血轮眼

    渡边枫迈步走向了李双喜,道:“几十年的时间过去,邪术一派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邪术一派,之前的账,是时候可以算一算了。”

    回过神来的常清道长见李双喜有难,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将全身上下的所有精气神集中到了一块,趁机冲破了束缚着身体的阴邪之力。

    常清道长毫不犹豫的掏出了神兵乾元金光剑,一声怒喝,杀向了渡边枫。

    剑锋之上,一道金色的光芒闪烁而过,势不可挡。

    常清道长的速度很快,但渡边枫早已有了察觉,金色光芒到了身后的刹那间,整个身体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忍术!”李双喜看后咬牙道,渡边枫躲闪而过的这招正是当初关谷凉介逃走用的。

    常清道长神兵劈了一个空,迅速看向了四周,可渡边枫就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似的,根本没有一丝踪迹。

    常清道长额头直冒冷汗,渡边枫是他生平遇到过最强的对手,就算当初的滇南之行,僵尸王将臣也都没有那么恐怖。

    李双喜捂着胸口,敏锐的双眼紧盯着四周,想通过气息的波动来寻找出渡边枫的位置。

    不过李双喜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的踪迹,当初关谷凉介都没能察觉到,更别说现在的无极忍者渡边枫了。

    整个房间之中的阴邪之气越发的浓郁,常清道长手心里汗珠一个劲的往外冒,神经紧绷到了极致。

    “老东西,本想让你死个痛快,既然你和那小子一样不知死活,那就怪不得我了。”渡边枫的声音从房间内的角落扩散了出来。

    李双喜放眼看去,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常清道长突然感觉几道阴邪之气从四面八方突袭而至。

    常清道长脚底一跺,手中的神兵旋转而起,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形成了圆柱形的屏障,将他保护在了中央位置。

    阴邪之气和金色的光芒很快撞击到了一起,让常清道长始料未及的一幕发生了,手中神兵爆发出的力量竟然根本无法抵挡那阴邪之气。

    阴邪之气将金色的光芒瞬间吞噬,并且气势不减的落在了常清道长的身上。

    常清道长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手中乾元金光剑插进了地板中强行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道长!”李双喜惊呼道,神兵都对付不了的家伙,简直太变态。

    常清道长脸色很是难看,渡边枫这时候也出现在了两人的视野中,一股阴邪之气凝聚成人形,他也随之出现。

    李双喜从地上爬了起来,来到了常清道长的身边,问道:“道长,怎么样?”

    常清道长调整着自己的气息,从道袍之中摸出了一枚丹药服用而下,回道:“还撑得住。”

    李双喜点了点头,两人的态度已经十分明确,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会奋战到底。

    渡边枫轻挑的眼神看着李双喜两人,经过刚才的一番交手,他已经彻底摸清楚了两人的实力,和自己相比的话,那简直就是天上的地下,于是道:“你们毁了我精心准备的一切,今天我会让你们为此付出代价。”

    李双喜看着渡边枫那阴邪的嘴脸,怒斥道:“你们东洋矮子妄想主宰世界,就算我们不毁了你们,迟早也会有更多的势力会击垮你们。”

    “从古自今就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主宰世界,万事万物都是平衡共存的,没有谁能打破。”常清道长也紧接着开口道。

    渡边枫听了之后脸色阴沉到了极致,本以为自己超强的实力压制之后,两个华夏人会俯身称臣,可没有想到,他们却是像石头一样硬。

    “看来是我太低估你们了,”渡边枫开口道:“接下来,我会让你们亲眼见识到无极忍者真正的实力。”

    就算对手像石头一样坚硬,渡边枫已经决定,用自己超强的实力将其碾压,在无尽的力量面前,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以之反抗。

    话音落下,渡边枫整个人气息变得完全不同,体内的阴邪之气更是将整个房屋完全充斥。

    “血轮眼,起!”渡边枫一声怒喝,眼球周围黑色的阴邪符号渐渐变成了血红色,和那眼球一红一黑形成了绝配。

    血轮眼?!李双喜和常清道长都被渡边枫的双眼吸引,那到底是什么玩意,两人很想要知道。

    李双喜低声提醒道:“道长,别忘了,那家伙的力量来源于双眼,只要将其双眼搞定,或许我们就能战胜他。”

    常清道长自然也知道,可是那血轮眼之中爆发出来的力量,简直无从下手。

    渡边枫用出了血轮眼,整个人此时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恶魔,面目狰狞。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一眼,两人用出了最强的奥义,融合的力量。

    上一次,面对四大天忍,两人绝境逢生,他们相信,这一次同样也能。

    李双喜将体内的气息扩散而出,开始主动融向常清道长,常清道长感受着双喜兄弟强大力量的融入,也开始将自己的真气释放而出。

    很快,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完成了融合,正面迎向了使用出血轮眼的无极忍者渡边枫。

    渡边枫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眼神一凛,一道血痕出现在了掌心,随即鲜血流淌而出。

    看着渡边枫的鲜血顺着手指流淌向了地面,李双喜一脸不解,低声道:“这个家伙要干什么?”

    常清道长摇了摇头,显然也没有见过强者自己把自己弄伤的情况。

    不过很快,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就明白了,原来渡边枫正在以血铸剑。

    只见,渡边枫的鲜血流淌在地面之后,一滴一滴的鲜血开始向上凝聚,很快就有了雏形,定睛一看,是一把造型古朴的剑刃。

    “以血铸剑!”常清道长惊叹道:“老道在清羽山修行数十年,听说过这样的能力,可从来都还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居然在日国见到了。”

    李双喜眉头紧锁,不用多说,想必也知道以血铸剑的难度。

    “道长,以鲜血铸造出来的剑刃,会很厉害吗?”李双喜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