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5章转换主动权

    常清道长听后直摇脑袋,能打听到这些已经是费劲了所有的气力,现如今邪术一派是个什么样子,他还是真的不知道。

    李双喜又问道:“那什么无极忍者很强吗?我怎么感觉,邪术一派还没有山口组的家伙难对付?”

    李双喜回想着今日富国山之行,明显要比对付山口组轻松很多,那松本龙井甚至要比北山健人弱很多。

    李双喜清楚的记得,北山健人曾说自己在邪术一派之中只不过是不足一提的小角色,本以为松本龙井会很强,可现在仔细回想,那家伙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厉害。

    提及无极忍者,常清道长立即来了兴趣,道:“听说无极忍者是极其神秘,是实力无解的存在,没有人能够战胜无极忍者。”

    “听说?”李双喜冷哼一声,道:“道长,你这都是从哪里打探来的消息。对了,你们道士一派和北方马氏驱魔一族不是曾经都和日国邪术一派正面的交手过吗,你修道几十年,难道都不知道一丁点情况?”

    “老道那时候都还没出生呢,知道个屁。”常清道长没好气道:“只听说过一些耳闻,可是时间长了,老道全都忘记了。”

    李双喜汗颜,这常清道长也真是够不靠谱的,这什么都不知道就吹了起来。

    见李双喜一脸不相信的模样,常清道长眼神肯定道:“双喜兄弟,我说的是真的,而且听说日国的无极忍者已经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了,没有人知道是不是还有那级别的变态存存活着。”

    “几十年都没有出现过了?”常清道长说的这么邪乎,李双喜的胃口也被吊了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无极忍者。

    “无极忍者不仅需要万中无一的绝世修炼奇才,还得经过千锤百炼才能够铸就而成,我打探到,自从几十年前日国邪术一派行动失败,一位无极忍者终老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无极忍者了。”

    李双喜翻了一个白眼,这常清道长摆明是来坑自己的吧,立即反驳道:“你刚才不是什么狗屁无极忍者是实力无解的存在么,怎么他又挂了?你到点哪里打探来的消息?”

    “这,这个……”常清道长抓了抓脑袋,一脸的尴尬之色,开口道:“可能无极忍者多少带着点传奇色彩吧,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邪门……不对,应该是我们华夏奇人异士实力更强才对。”

    “什么跟什么。”李双喜都被常清道长给绕晕了。

    常清道长见李双喜一脸无语,呵呵一笑快速解释道:“据说日国最后那位无极忍者就是因为被南毛北马联手合力打败的,所以当年邪术一派才失败了,所以我才说我们华夏奇人异士更牛逼。”

    “道长,你今晚突然说出了那么多关于邪术一派的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打探来的?”李双喜再次问道。

    李双喜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李双喜,常清道长连忙道:“我都是从北方驱魔一族那里打听来的。”

    “马家?”李双喜皱眉问道。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快速道:“没错,上次滇南之行马兄弟不是牺牲了吗,回来之后我就想办法联系了马家,前两天终于才联系上,所以今晚问了问。”

    “原来是这么回事。”李双喜回了一句。

    提及马冰,李双喜也很快回想到了那段滇南之行的经历,从僵尸王将臣手中九死一生的逃了出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常清道长看着李双喜神情的变化,不想让他一直沉溺在悲伤之中,今天发生的已经足够悲伤了,于是开口道:“双喜兄弟,我会一直和马家的人保持联系,向他们打听关于邪术一派的事。”

    李双喜回过神来,犹豫了片刻,开口道:“对了,我们日国之行的事不要告诉他们,这是绝密的行动,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我知道,所以我都只是旁敲侧击的询问,打探到的消息也不多。”常清道长明白李双喜的意思。

    两人这次来到日国对付邪术一派,本就是秘密的行动,除了身边最信任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因为事情一旦传出去,影响会很严重。

    李双喜深吸了一口气,从之前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道:“好了,我们还是来探讨下当前的局势吧,那什么无极忍者邪术一派内没有最好,当然要是有的话,我们也必须手撕了他。”

    常清道长看着李双喜那自信的眼神,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话要是从别人的嘴里说出来,常清道长绝对不会相信,可从李双喜的嘴里说出来,就完全不一样了。

    常清道长亲眼看着李双喜缔造了无数奇迹,对他既崇拜又嫉妒。

    “好,回归正题,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暂时安全的。”常清道长严肃道:“但是日国官方的人,邪术一派的人,都会四处搜索我们,我们如果真打算消灭邪术一派的话,得尽快寻找突破口。”

    “也就是我们得掌握主动权,但我能猜测到双喜兄弟你的一些想法,这个时候你或许想安定的躲藏一阵。”常清道长看着李双喜的双眼推测揣摩道。

    李双喜没想到常清道长还看出了自己的想法,赞叹道:“可以呀道长,今晚的你还真是不太一样,居然连我心中的小九九都被你给看穿了。”

    “哈哈哈哈。”常清道长哈哈笑了起来。

    李双喜立即打断道:“收住收住!别让里面的惠子听到了。没错,惠子这次遭到了极大的重创,一时半会肯定缓不过来,我想陪着她一起迈过这个坎。”

    “如果可以的话,邪术一派的事我们暂时搁浅。一来我们可以将这几天在帝京所制造的一系列麻烦冲淡,二来我们也可以重振旗鼓,这几天我们可都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了。”

    李双喜说的言之有理,常清道长听后点点头,道:“那这样吧,既然我们三人是一个团队,生死以共自然就不是说了玩的,我们隐居在这郊外,尽量不露面,暂时‘消失’,等到中岛惠子彻底恢复之后,我们在出击。”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一拍即合,决定下来了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计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