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4章疗伤

    由于昨晚山口组大厦爆炸的关系,李双喜三人不能暴露在公众的视野里,于是中岛惠子指路,三人来到了帝京的一处僻静郊外。

    “惠子,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会知道这?”常清道长看着眼前一片麦田,忍不住开口问道。

    中岛惠子趴在李双喜的后背,回道:“这里以前是中岛家族最原始的一块地方,后来家族不断壮大了,这里自然也就被遗弃了。”

    常清道长很喜欢眼前的一片,让他突然有一种回到华夏清羽山的感觉,于是迈步而入。

    “返璞归真。”李双喜用了四个字来形容眼前的一片,随后也跟随着进入到了其中。

    李双喜负责无时无刻贴身照顾中岛惠子,而常清道长则成为了房间的打扫者。

    常清道长一边清扫一边抱怨道:“双喜兄弟,可真是一个重色轻友的货色,有了女人,这都把老道当做是杂役来使唤了。”

    这不,才开口抱怨着,李双喜的呼喊声就接着传了过来:“道长,帮我打一桶热水过来。”

    常清道长听后满脸无语,可又知道热水是中岛惠子所用,也只能照做。

    李双喜刚才已经将自己体内的天地灵气灌输了一部分到中岛惠子体内,帮助她稳定身体。

    常清道长打来了热水,轻轻推门进入了房间,低声道:“双喜兄弟,老道很忙的,这种小事可别在来麻烦我了。”

    “那可不行。”李双喜当即一口否定道:“惠子现在都这个样子了,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什么都不做,你的良心难道就不会有一点痛吗?”

    “双喜兄弟,你这可是越扯越远了,怎么就到了我的良心,打住打住啊。”常清道长知道自己是说不过李双喜,转身快速离开了房间。

    李双喜哼哼一笑,提着木桶里的水来到了中岛惠子的床前,开始帮助中岛惠子擦拭受伤的身体。

    中岛惠子本能的躲闪开来,开口道:“李双喜,我现在这个样子,只会拖累你和道长……”

    李双喜轻声打断道:“别动,我很快就能把你变回到之前的模样。”

    中岛惠子听后眼神有些空洞,经历了白天的事情之后,一切都变了,自己怎么可能再变回之前的模样,于是开口道:“李双喜,你不用管我,邪术一派现在已经盯上了你和道长,你们还是抓住机会,去完成你们的目标吧。”

    “至于我,能够一个人在这里安静的度过余生,就已经很满足了。”

    中岛惠子在回来的一路上已经想明白了,自己跟着李双喜和常清道长根本就是累赘,重振中岛家族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既然做不到,那也不能强求,所以中岛惠子已经决定,自己要退出三人的团队。

    李双喜这个时候很显然不想谈论这些话题,只想尽可能的抚平中岛惠子所受到的创伤,手中的热毛巾轻轻擦拭着中岛惠子的身体。

    看着那淤青遍布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李双喜内疚不已,虽然说活剐了那松本龙井的家伙,可还是没能将心中所有的愤恨发泄而出。

    或许,只有彻底铲除了邪术一派,一切才能得以平歇。

    “惠子,昨晚过后,你就是我的女人,我怎么能至你于不顾。”过了好一阵子,李双喜才缓缓开口道:“不管你遭遇了什么,这一点始终都不会改变。”

    中岛惠子看着眼前悉心照料着自己的李双喜,眼眶之中再次泛起了泪光。

    虽然李双喜的话语打动着中岛惠子,但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可是我跟在你的身边永远都只会拖累你,难道非要我说破么。”

    李双喜心中充满了内疚,可中岛惠子的心中也同样充满了内疚。

    中岛惠子回想着自己被对手绑走利用的经历,真的给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带来了巨大的麻烦,要是自己离开的话,或许也不会有这么多的事发生,一切也都会变得简单了吧。

    李双喜能够理解现在中岛惠子的心情,也知道现在自己所说的话她很有可能都听不进去,于是不在开口,今日的创伤必定不是今日就能够抚平的,还得从长计议。

    李双喜用热毛巾将中岛惠子身上的伤口和肌肤都处理了一遍,轻抚中岛惠子的秀发,道:“时间不早了,你该彻底放松睡一觉了。”

    “别担心,我就会你周围,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你。”

    不等中岛惠子回答,李双喜转身离开了房间。

    轻轻关上门的那一刻,李双喜知道,这一夜,对于中岛惠子来说是极其难熬的。

    可是,该面对的还是得面对,人生就是这样,黑夜和白昼不断交换更替,一切的东西都会被时间给冲刷。

    中岛惠子看着李双喜离开的背影,也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天,她身心极其疲惫,是时候该休息了。

    夜晚,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坐在房屋的楼梯前,静静感受着眼前麦田吹袭而至的微风。

    “道长,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是好?”李双喜仰头看着皎洁的月光,开口问道。

    “别看了,这日国的月亮可没有华夏的圆。”常清道长一愣,笑了笑回道:“平常都是我问你接下来该怎么办,今天怎么变成你问我了?”

    李双喜因为中岛惠子的事被扰乱了心绪,确实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摆了摆手,给了常清道长一个‘你懂的’眼神。

    常清道长打了一个响指,接着道:“不过你这次还真是没白问,我打探到了一些信息。”

    “恩?”李双喜用好奇的眼光看着常清道长,常清道长有了主见,还真是难得一见。

    “是关于今天富国山脚下的那些忍者的。”常清道长低声直言道:“邪术一派就是由日国的忍者组建而成,日国的忍者则又分为人忍、地忍、天忍和无极忍者四个级别。”

    “我们今天交手的那些黑衣忍者,都是最低级别的,而那松本龙井,则也高不到哪里去,也就是地忍级别。”

    邪术一派是由日国的忍者组成!这李双喜还真是不知道,那么按照常清道长的说法,自己二人今天下傍晚搞定的,都不过是些小喽喽?

    李双喜点了点头,问道:“那地忍级别的家伙有多少,天忍级别的家伙有多少?邪术一派现在是个什么样的规模组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