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落日余晖

    松本龙井并没有发出惨叫声,而是强行咬牙忍受着断骨的剧痛,李双喜看后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邪术一派的家伙还真是不太一样。

    松本龙井一双阴狠的眼睛紧紧盯着李双喜,继续道:“虽然我没能杀了你,但邪术一派绝对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你们别想活着离开日国。”

    李双喜没想到松本龙井嘴巴居然如此硬,都这个时候了,还敢口出狂言,于是高高扬起了脚掌,准备重重的一脚落下。

    常清道长见状开口提醒道:“双喜兄弟,冷静。”

    常清道长的突然开口止住了李双喜,李双喜深吸了一口气,大脚跺在了松本龙井的膝盖上。

    又是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回荡在了四周,松本龙井面部五官扭曲在了一块,可依旧没有发出惨痛的叫声。

    “把你知道关于邪术一派的一切说出来。”李双喜高高在上,冷冷道。

    松本龙井冷哼一声,口中流淌着鲜血回道:“别,别痴心妄想了,就算你活剐了我,我也不会说。”

    李双喜看着松本龙井的模样,转身走向了那坍塌的木屋。

    “恩?”常清道长有些疑惑,不过很快就想到,中岛惠子还在那木屋之下。

    李双喜将自己的衣衫脱下,跳进了木板之中,包裹在了中岛惠子的身上,轻声道:“惠子,马上一切就结束了。”

    中岛惠子看着李双喜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身前,内心无比的激动,想说的实在太多太多,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用尽全力的点了点头,红肿的眼眶之中再度流下了眼泪。

    李双喜将包裹好了的中岛惠子抱了起来,从倒塌的木屋之中走了出来。

    “惠子,我会让你亲眼看着那变态的恶魔是怎么死在你面前的。”李双喜低声道。

    中岛惠子没有说话,静静的依靠着李双喜的胸膛。

    常清道长走了过来,看着李双喜怀中的中岛惠子,内心极度难受。

    “道长,帮我搀扶着惠子。”李双喜将怀中的中岛惠子放了下来,暂时交给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搀扶着身体很脆弱的中岛惠子。

    李双喜手掌之中跃然出现了神兵流羽刀,看着那锋芒的刀刃,常清道长明白了李双喜要干什么。

    来到松本龙井的身前,李双喜面无表情道:“就算不知道邪术一派的信息也没关系,我一定让你体验活剐的滋味。”

    松本龙井一愣,看着李双喜那冷漠无情的模样,内心不自觉的一颤。

    他很清楚,李双喜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男人,等待着自己的,必定是活剐。

    李双喜一把将地上的松本龙井提了起来,转身来到距离中岛惠子和常清道长还有几米远的位置,扬起了手中的流羽刀。

    “等,等等……”

    李双喜并不打算给松本龙井一点机会,一刀划下,松本龙井手背一块皮肉掉落在了地上。

    中岛惠子看着眼前触目惊心的画面,并没有一丝的害怕,反而面无表情。

    要是在今天之前,中岛惠子看到这样的画面,一定会吓得捂住自己的双眼,可现在……常清道长能够体会到中岛惠子内心的创伤,此时也只能牢牢的搀扶着她。

    “现在想要说了?对不起,我已经对你知道的不感兴趣了。”

    李双喜一句话宣判了松本龙井的死刑,紧接着又是一刀划下,一个鲜血淋漓的皮肉掉落在了地上。

    “华夏狗!”松本龙井用出了所有的力量,声嘶力竭道。

    李双喜眼中喷火,手中流羽刀闪过一道光芒,松本龙井上下嘴唇‘啪啪’掉落在了地上。

    如此活剐的疼痛让松本龙井再也承受不住,大张嘴巴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聒噪!”

    李双喜从松本龙井流满了鲜血的口中拉起了他的舌头,毫不犹豫的割了下去。

    看着眼前无比残暴的李双喜,常清道长甚至觉得自己都有些不认识了,和李双喜相识这么久,生死与共,都没有见过李双喜这个样子。

    不过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人遭受到别人的玷污,常清道长也释然了些许,没有阻拦李双喜,只是静静的看着。

    中岛惠子也是一样,双眼紧盯着松本龙井,一眨不眨,或许是想要亲眼看着变态恶魔的覆灭。

    李双喜说要活剐了松本龙井,现在就真的实现。松本龙井的耳朵、鼻子、手指等等接连被割落在地,鲜血如柱的喷出,成为了一个血人。

    当然,李双喜可不会让他就这么轻易的去死,每一刀都恰到好处。

    没多久,随着李双喜最后一刀的落下,松本龙井彻底被活剐完了。

    李双喜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一片,长叹了一口气,转身看向了中岛惠子。

    “惠子,一切都结束了。”李双喜迈步来到中岛惠子身前,紧紧拥抱着她。

    常清道长也很识趣的让了开来,此时无需过多的言语,于是看向了近在咫尺的富国山,心中暗道:“没想到在这如此美景下大开杀戒,罪过,罪过呀。”

    “都是我的错,让你独自承受了这一切,对不起。”李双喜拥抱着中岛惠子诚心道歉。

    事情结束了,可中岛惠子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面对李双喜,双手垂立着,不敢触碰李双喜。

    “李双喜,我,我……”中岛惠子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李双喜紧紧抱着她,轻声道:“别说话,你已经很累了,需要的是好好休息。”

    李双喜的一言一语深深触动着中岛惠子的心灵,让她找不到任何反抗的回答。

    李双喜松开了中岛惠子,将她背在了自己后背,迈步离开了眼前的富国山。

    常清道长跟在两人身后,也没有问接下来去哪里,要做什么,只希望中岛惠子内心的创伤能够被抚平。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洒落在李双喜的背上,中岛惠子冰冷的身体渐渐感受到了温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