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地狱般的遭遇

    李双喜一脸无语,这常清道长的反射弧还真是够长的,或者说根本就是缺一根神经。

    “中岛惠子不见了,我醒来之后房间里多了这两样东西。”李双喜快速道。

    “不见了!”常清道长瞪大了眼睛,道:“双喜兄弟,这世界居然还有人能够把人从你身边掳走,不让你发现的?”

    李双喜听后并没有吐槽,回想一下还真是,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有这样的实力。

    “好了,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这纸条上写的是什么。”李双喜快速道。

    “你确定中岛惠子是不见了,而不是出去什么地方了?”常清道长开口问道:“万一她要是出去给你准备惊喜了呢?”

    李双喜翻了一个白眼,咬牙道:“哪有衣服都不穿就出去的?!”

    此话信息量有些大,不过常清道长却是一听便懂了。

    “道长,按照我的推测,这应该是邪术一派的杰作。”李双喜步入正题,分析推测道:“我们昨晚解决了山口组,今天日国一定已经大乱,爆炸的事被传播了出去,而一直在幕后想要搞定我们的邪术一派,动手了。”

    常清道长听了点了点头,确实没错,回道:“对,我今早打开电视看了看,山口组大厦的事已经受到了传播,虽然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可以肯定,现在会有更多的势力盯上我们。”

    “纸包不住火,日国官方肯定极力的在寻找我们,可没有想到邪术一派动作这么快。”常清道长捋着胡须,不解道:“可是他们既然有悄无声息掳走中岛惠子的能力,那为什么没有对我和你动手。”

    这也是一直困扰李双喜的问题,李双喜摇了摇头,道:“我脑海之中已经反反复复的想过了这个问题,可是一点头绪都没有。确实,他们能悄无声息的带走中岛惠子,解决我自然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他们为什么没有那么做?”

    “是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因为邪术一派打算好好玩弄我们?”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相视一眼,同时陷入了沉思,眼前发生的事实在有些诡异。

    过了一会,李双喜将目光落在了纸条上,道:“一切的线索就是纸条了,走吧,这里肯定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常清道长自然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两人离开了酒店,想办法找人去翻译纸条上所写的内容。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双喜很快就得到了纸条上的信息:“想要救你的女人,富国山下见。”

    李双喜双拳紧握,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这一切,但是对方明显已经把他给彻底的激怒了,在他的眼皮子下带走了中岛惠子,这事非同小可。

    “富国山!”常清道长皱着眉头,道:“双喜兄弟,我感觉对方是在故意羞辱我们。”

    “不管对方到底想干什么,这次,我会让他们知道李双喜绝不是他们能惹的!”李双喜怒道:“敢拿中岛惠子来威胁我,这是他们做过最愚蠢的决定。”

    中岛惠子昨夜才虎口脱险成为了李双喜的女人,李双喜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走,前往富国山。”李双喜快速道。

    和李双喜已经不止一次深入到龙潭虎穴,常清道长现在都已经习惯了,这就好像是家常便饭一样。

    ……

    此时富国山脚下,松岛龙井的手下将整个没什么遮盖的中岛惠子抓了回来。

    松岛龙井打量着眼前的中岛惠子,拍手道:“没想到,堂堂的中岛家族,居然出了这么一位歌姬,久仰大名,今日总算是见到了。”

    中岛惠子双手护在身前,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才从虎口脱身而出,一早又被神秘人所抓,内心充满了恐惧。

    “你们是谁,到底想干什么?”中岛惠子蜷缩着身体,开口道。

    松岛龙井冷冷一笑:“你们三人不一直都在寻找我们吗,怎么现在见到反而不认识了?”

    中岛惠子顿时惊骇不已,眼前的家伙居然是邪术一派,可是看他们的装束,是典型的忍者,难道说忍者等于邪术一派。

    松本龙井紧接着道:“我是真没想到,两个华夏家伙加一个歌姬,居然将整个山口组都摧毁了,你们真是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松本龙井原本以为,派出日国最强大的社团组织山口组就能轻松搞定一切,可万万没有预料到,昨晚山口组本部大厦被毁,成员也都丧身火海,就连教父北山健人也都没能活着离开。

    中岛惠子瞪着眼前一身白色忍者服的松本龙井,死死咬牙道:“就是你们将中岛家族给毁了的!”

    整个中岛家族上上下下成为了死侍,中岛惠子之所以和李双喜两人组成了一个团队,就是想要复仇,让背后的爪牙付出代价。

    “不不不。”松本龙井摇了摇头,示意手下的人退出房间,双手后背,缓缓道:“中岛家族的兴衰可和我们邪术一派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中岛一夫苦苦哀求我们,想通过我们的力量重振中岛家族,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玩火自焚而已。”

    中岛惠子可不这样认为,气愤道:“分明是你们将他变成了死侍,事情才会演变成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就是你们!”

    松本龙井似乎没有想到中岛惠子居然这样和他说话,一个闪身来到中岛惠子的面前,冷血无情的一巴掌落在了中岛惠子的脸蛋上。

    “啊!”中岛惠子白皙的脸蛋很快显现出了五根手指印,甚至就连嘴角都流出了鲜血。

    “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松本龙井白色的口罩之下,脸色阴狠道:“你要是再敢对我不敬,我一定会让你体验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到时候,那华夏小子一看,我相信他一定会毫不犹豫抛弃你的,谁会要一个被玩弄得体无完肤、不成人样的女人,哈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