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章消失的惠子

    李双喜没有想到,中岛惠子居然这个时候将那个许诺说了出来。

    李双喜本能的想要拒绝,可中岛惠子柔声道:“今晚,我要让你好好的感受一下,我们日国女人的温柔。”

    李双喜听到这句话之后,一颗小心脏加快了跳动的速度,甚至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那,那个……”李双喜有些口吃,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好。

    “你不用紧张,一切交给我。”中岛惠子看得出来李双喜有些紧张,身体还有点僵硬,开口道。

    李双喜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可面对中岛惠子的主动体贴,还是有些受不了。

    在中岛惠子的伺候之下,李双喜躺到了床上,看着身前的中岛惠子,低声道:“惠子,你们日国女人都是这样温柔的吗?”

    “大部分是的吧,因为我们接受到的思想熏陶和华夏的不太一样。”中岛惠子回了句,道:“好了,现在不是探讨这个时候。”

    话音落下,中岛惠子一双清澈干净的双眼深情的看向了李双喜。

    眼前的李双喜早已经将中岛惠子内心彻底的征服,看着李双喜,中岛惠子脸颊开始泛起了红润之色。

    李双喜自然也是一个懂得情调的人,开口问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探讨一点什么?”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怎么从大厦里出来的。”

    微笑着回道:“这个故事很长,要是讲起来的话,恐怕要整整一晚上的时间。”

    “没关系,我很期待你一晚的故事。”

    “妖孽!绝对的妖孽!”李双喜内心暗暗道,面对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能把持住。

    李双喜从锚钩发射器切入,开始诉说起了今晚的传奇经历。

    柔声问道:“故事怎么停下了,我都还没有听完。”

    李双喜笑了笑,紧紧的抱住中岛惠子,道:“故事等会可以和你讲,现在有件事比讲故事更重要。”

    李双喜不禁感慨道:“那陈奇兵绝对是一个有问题的人,居然把最好的一血都留了下来,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天亮之际,李双喜倒头睡下,这一夜的酣畅淋漓让他消耗了全身的精力。

    中岛惠子一脸绯红,十分满足的靠着李双喜的胸膛睡去。

    到了中午,帝京的眼光照射进了酒店的房间,李双喜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李双喜本能的看向自己身边,可并没有看到中岛惠子的身影,只有空荡荡的一片。

    李双喜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一个哈欠,呼喊道:“惠子,你什么时候醒的?”

    这一觉李双喜睡得十分的昏沉,感觉安静的睡了整整一个世纪。

    房间里并没有传来中岛惠子的回声,李双喜拉开被子下了床,以为中岛惠子在浴室,便走了过去。

    可是来到浴室一看,中岛惠子并没有在。

    “奇怪,人呢?”

    李双喜转身看向了房间的阳台,窗外的微风吹袭而至,窗户居然是打开的。

    李双喜的目光突然被电视柜上一个黑色东西的影子所吸引,立即走了过去,走近一看,是一枚忍者镖。

    黑色的忍者镖静静地释放着一股阴邪之气,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上面鬼画符一样的写着日国字,李双喜看也看不明白。

    李双喜双眼一凛,意识到出事了,中岛惠子并不是平白无故的消失,她是被人给掳走了。

    李双喜万万没有想到,一觉醒来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到底是什么人做的,居然可以这么悄无声息,让他毫无察觉。

    李双喜一拳头落在了墙壁上,随后迅速穿上衣物,拿着忍者镖和看不懂的纸条,去了常清道长的房间。

    常清道长正在打坐修炼,被急促的敲门声打断,皱眉问道:“谁?”

    “道长,开门!”李双喜的声音很快传来。

    常清道长一听是李双喜,皱着的眉头更深了一些,暗道:“这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常清道长显然还对昨天晚上的事耿耿于怀,问道:“我说双喜兄弟,你这不在惠子的房间好好躺着,来我房间干什么?”

    李双喜并没有回话,可接下来的一秒,“砰”的一声传了出来,常清道长的房门直接被李双喜踹开。

    看着李双喜破门而入,一脸阴沉,常清道长一脸懵逼道:“双喜兄弟,你……你这是搞什么飞机!”

    “出事了!”李双喜可被闲工夫和常清道长开玩笑,手中的忍者镖和纸条递给了常清道长,严肃道。

    常清道长接过忍者镖看了看,接着又看了看根本看不懂写着什么的纸条,还是不太明白李双喜表达的是什么意思,问道:“怎么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