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4章独有的温柔

    李双喜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和道长两人能够从山口组的大厦之中活着出来,为了让中岛惠子能免受其难,所以才不得以用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将她给支开。

    中岛惠子捶到手软,终于才停了下来,用埋怨的眼神看着李双喜。

    李双喜看着中岛惠子精致的面容变成了花猫一般,忍不住开口笑了起来。

    “你个骗子,还好意思笑!”中岛惠子一副气呼呼的模样,指责道。

    看着两人打情又骂俏,常清道长无奈的摇了摇头,靠在一旁的板凳上,自言自语道:“我看不到,我听不到……”

    李双喜被迫收起了笑容,回道:“惠子,我那可是善意的谎言,不想让你跟着我们一起白白送死。”

    “不!”中岛惠子听到这话很不开心,理直气壮道:“之前是你告诉我,我们是一个团队,而且是生死与共的团队,你就是骗子!”

    李双喜瞬间语塞,不过想想也是,自己确实欺骗了中岛惠子,只能诚恳的点了点头,道:“对不起惠子,我错了。”

    “哼!一句对不起和你错了就有用?”中岛惠子依旧不满道。

    李双喜尴尬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道:“惠子,我都这么诚恳的道歉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要知道,我可几乎没有说过对不起,你应该是第一个。”

    “几乎?应该?”中岛惠子显然不相信李双喜。

    李双喜指了指坐在一旁板凳的常清道长,道:“真的,常清道长可以作证。”

    中岛惠子目光看向了常清道长,常清道长本身就在一旁默默承受着暴击伤害,见李双喜还拿自己来搞事情,连忙道:“我不知道,可别问我,你们当我是空气就可以了。”

    李双喜听后双眼瞪大,暗骂道:“这个死老道,简直就是白眼狼,早知道是这个样子,刚才就不应该救他下来,让他自生自灭。”

    中岛惠子大眼睛看着李双喜,寻求一个说法,李双喜一脸尴尬道:“惠子,真的,我真的很诚心的向你道歉。”

    “道歉没用,我不接受。”中岛惠子翻着白眼道。

    “那你要怎样才能消气?”李双喜从来都不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在华夏,什么林芯瑶、楚涵、周思敏的脾性,都被他摸得透彻,可是面对中岛惠子,此时还真没有了方法。

    中岛惠子眼珠转动,思索了起来,想了好一阵子,道:“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原谅你。”

    李双喜满头黑线,看了看中岛惠子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问道:“什么事?”

    “现在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吧。”中岛惠子仰头脑袋,一副傲娇的模样。

    李双喜很不想答应,可是面对着这样的中岛惠子,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只好点了点头,道:“好吧。不过惠子,我必须得提醒你,要是你让我去摘星彩月,我可做不到哦。”

    “放心,我让你答应的事一定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中岛惠子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开口道。

    李双喜看到之后也算是心安了,能抚平中岛惠子的内心就行。

    “李双喜,你怎么会在这里?”中岛惠子擦拭着白皙的脸颊,问道。

    “这个嘛,说来话长,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李双喜可不打算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将他飞跃帝京铁塔的传奇经历说出来。

    中岛惠子轻轻点头,双手主动挽上李双喜,脑袋靠着李双喜的臂膀,做出了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李双喜满脸的惊讶,这什么个情况,中岛惠子这是爱上自己了还是爱上自己了?

    “走呗。”见李双喜呆滞的站在原地,中岛惠子柔声道。

    李双喜顿时反应了过来,笑道:“今晚幸运女神还真是眷顾我,哈哈。”

    李双喜激动不已,带着中岛惠子迈步脚步离开了帝京铁塔,全然忘记了常清道长的存在。

    常清道长看着两人满脸甜蜜的从自己身边走过,一脸懵逼,这什么个意思,双喜兄弟就把中岛惠子给搞定了?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犹豫了片刻,常清道长看着两人走远的背影道:“等等老道啊!双喜兄弟,你可不能一有了女人就忘了兄弟!”

    三人在繁华的帝京找了一家很不错的酒店入住,中岛惠子拿着房卡,双臂却一点没有松开李双喜的意思。

    常清道长在一旁抱怨道:“双喜兄弟,差不多行了,我们该回房间了。”

    李双喜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常清道长,这个老东西,刚才不帮自己作证也就算了,现在还来故意搞事情,简直是不可理喻。

    “李双喜,跟我走。”李双喜正在想如何怼常清道长的时候,中岛惠子突然开口道。

    李双喜听后一愣,目光看向了中岛惠子,她话语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没问题。”李双喜毫不犹豫的答应道。

    李双喜和中岛惠子两人转身,向着房间走了去,常清道长在后方呼喊道:“喂,喂……”

    “道长,今晚你就尽情的打呼吧,没有人会嫌你吵了。”李双喜头也不回的摆手道。

    常清道长满脸的无奈,自言自语道:“这算什么事?双喜兄弟是怎么搞定的中岛惠子……怎么老道没有这样的艳福?”

    常清道长一脸苦恼的独自回了房间,进了门之后独自皱眉道:“不对呀,看样子好像是中岛惠子把双喜兄弟给搞定了……不管了不管了,无论怎样,双喜兄弟就是一个见色忘义的家伙!”

    李双喜和中岛惠子两人来到了一个宽敞的房间,进门之后李双喜问道:“惠子,你让我来你房间干什么?”

    “明知故问。”中岛惠子回了一句,松开了李双喜的手臂,俯身帮助李双喜脱鞋。

    李双喜吓了一跳,这怎么还让女人伺候上了自己,连忙退后道:“惠子,我自己来。”

    中岛惠子摇了摇头,坚持道:“你不是还欠我一件事没做吗?我现在想好了,那就是今晚你一切都得听我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