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9章引爆炸弹

    中岛惠子没有想到李双喜会用谎言把她骗走,然后引爆了炸弹。

    “李双喜,不是说好我们是一个团队的么!”中岛惠子此时的内心是崩溃的,放声呐喊道:“为什么我这次相信了,而你却骗了我!”

    中岛惠子一颗心苍凉如水,看着对面大厦被浓烟和熊熊烈火吞噬,内心说不出的难受。

    巨大的爆炸在周围引起了恐慌,不少日国帝京的居民都纷纷加快了脚步离开,当然也有很多人选择了隔着远远的驻足观看。

    中岛惠子此时想要迈开脚步走向大厦,可是此刻她的双腿就好像被千斤的大石压着,根本就挪不动分寸。

    “李双喜!我恨你!”中岛惠子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大厦之中的李双喜,正在一路向上狂奔,这时候内心深处隐约听到了中岛惠子的呐喊声。

    “惠子,原谅我,大厦里有上万个山口组的家伙,我实在不能拿你的性命冒险。”李双喜一边奔跑一边自言自语道。

    巨大的爆炸冲起的巨浪和火焰一直追逐在李双喜的身后,只要他稍微停顿一下,就将被火海给吞噬。

    大厦顶层,常清道长借助着人剑合一的超强实力,以一敌众大杀四方,整个人再次被山口组家伙的鲜血染红。

    正在苦战之中的北山健人听到了爆炸声响,感觉到了楼层剧烈的晃动,一脸惊诧道:“怎么回事!”

    北山健人闪身来到窗边低头一看,只见浓烟和火焰正在向着顶层快速蔓延,山口组本部的大厦则已经彻底被点燃。

    北山健人大惊失色,看了看手中的炸弹遥控器,确信自己没有按到,大厦中部的炸弹怎么可能会被引爆。

    就在北山健人一脸懵逼的此刻,又是接连几声爆炸传了上来。

    “快给我下去查清楚是怎么回事!”北山健人怒吼道。

    山口组的家伙也都被突如其来的爆炸给唬住,陷入了恐慌之中,一个个大眼看着小眼,现在楼下发生了爆炸,这时候下去那岂不是找死?

    “一群废物,还愣着干什么!”北山健人扭头怒斥道。

    在山口组教父北山健人的强威之下,一批批手下纷纷向楼下赶去,试图查清楚情况。

    常清道长哈哈一笑,眼前的情形对他来说绝对是好事,兴奋道:“老天有眼,今晚上你们山口组就要彻底完了!”

    北山健人手持末世法杖,满脸愤怒的看着常清道长,体内强大的阴邪之气全都释放了出来,无比愤怒道:“糟老头,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话好像说反了吧,我还打算提着你的脑袋下去和双喜兄弟一起把酒言欢!”常清道长心中已经有了目标,并且不惜以自己的生命去达到。

    两人的双眼对视着,刚才的一番血战,常清道长都没有被打倒,现在更是大大增加了他的自信。

    北山健人脸色越发的变得阴邪,手中模式法杖顶端的黑色骷髅头邪气扩散而出,浓烈的黑气将周围一片笼罩。

    常清道长丝毫不敢大意,上一次双喜兄弟就在那法杖之下吃了亏,必须得小心。

    北山健人对着包围着常清道长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山口组的家伙手持武士刀一点一点逼近常清道长,也变得精了很多,不像之前那样无脑而上。

    常清道长见状,冷哼道:“小样,想要杀老道,可没那么容易!”

    常清道长手中的乾元金光剑高高扬了起来,剑锋对着楼板,猛地刺了下去。

    “叮!”一声清脆的响声荡漾而出,同时楼层地面瞬间炸裂开来,碎石横飞而起。

    常清道长看着周围像蚂蚁一样密密麻麻的人群一声怒喝:“准备上路吧!”

    常清道长双臂发力,乾元金光剑穿透了楼层板,附近范围的地面瞬间塌陷,山口组的家伙一个个站定不住手脚,摔落向了楼下。

    常清道长此时抓住了机会,手握乾元金光剑旋转而下,一道道金色的光芒形成了龙卷风状,袭向了周围一片。

    金光所到之处,山口组的家伙瞬间暴毙而亡,血肉之躯被分割得四散开来。

    北山健人见状不对,纵身一跃,以高制高,来到了‘龙卷风’的正顶端,陡然向下而攻。

    进入到了金光之中,北山健人的黑气袭向了常清道长的天灵盖,只要一击命中,常清道长定会粉身碎骨。

    常清道长抬头一看,面对那末世法杖,手中的乾元金光剑一刺而出。

    末世法杖那黑色骷髅头和削铁如泥的剑锋对撞在一起,金光和黑气两股强大的力量爆发出了一道轩然大波。

    乾元金光剑形成的‘龙卷风’受到巨浪的冲击之后,瞬间四散开来,就像一朵绽放的鲜花。

    山口组的家伙被两者的力量波及到,成片的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伤残得很严重。

    看向坠落到下一层的两人,气浪过去之后,此时依旧在僵持着。

    常清道长咬牙冷哼道:“你可真是帮我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北山健人才不在乎山口组下属的死活,不屑道:“现在邪术一派交代的目标只剩下你一个了,他们的牺牲都是值得的,邪术一派会永远记得他们做出的贡献。”

    “真是大言不惭。”常清道长怒斥道。

    北山健人没有功夫和常清道长斗嘴,倒立在半空的他全身气力都凝聚在了手中的末世法杖上,不断向常清道长施加压力。

    “呀!”常清道长感觉有一座无形的大山正不断下压而来,眉头皱成了川字,怒吼着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乾元金光剑上。

    双方此时的一击决定着胜负生死,谁都不想死。

    僵持了数十秒之后,常清道长开始有些支撑不住了,手臂开始微微弯曲,颤抖了起来。

    “你马上就可以见到你的兄弟了!”北山健人扭转了僵局,一点一点占据了上风,得意道。

    常清道长体内的力量已经发挥到了极致,可是对比北山健人还是差了一些,站立的双腿很快也变成了扎马步,地面楼板都横生出了一条细小的裂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