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牵动的心

    北山健人的一言一语都在刷新着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邪术一派的认知。

    李双喜还想要知道更多的情况,可这个时候中岛惠子已经被北山健人的手下带了上来。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中岛惠子的身上,自从那晚酒店她被抓走之后,就一直都牵动着两人的心。

    “惠子!”李双喜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中岛惠子,身怕她受到什么委屈和折磨。

    中岛惠子没想到李双喜两人为了救自己竟然来到了山口组本部的大厦,一脸的惊讶。

    “惠子,没事的,今晚我和双喜兄弟一定带你离开。”常清道长看着中岛惠子的模样连忙安慰道。

    中岛惠子眼眶之中泛着泪花,两人的这份情谊,真是让她此时此刻激动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中岛惠子被带到了北山健人的身边,北山健人看了看中岛惠子,双眼之中闪过了一丝的阴狠。

    “老东西,把惠子交出来。”李双喜紧盯着北山健人,催促道。

    北山健人笑了笑,回道:“我想你有一点恐怕还没有搞清楚,这里是山口组的本部,并不是华夏,也不是你家。”

    李双喜皱着眉头,对面的北山健人还真是够狂妄的,自己手中都抓了他们山口组的老大,居然还敢这样和自己说话。

    “我现在的处境是个什么情况轮不到你来说,不过我觉得很有必要提醒你,你们的老大在我的手上,要是你不按照我所说的做,结果你应该知道。”李双喜丝毫不退让道。

    中岛惠子双手被细绳捆绑着,嘴巴封着胶带,此时一个劲的摇着脑袋,‘唔唔唔’的想要说些什么。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相视一眼,猜测肯定是让自己和道长离开这里,可那绝对是不可能的啊。

    “要我把中岛小姐还给你们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放了手上的饭岛小姐。”北山健人脸色阴沉道。

    “老东西,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我之前就已经说了,无条件放了中岛惠子!”李双喜满脸气愤之色,北山健人居然还和自己谈起了条件。

    北山健人显然不认为自己没有资本,语气冰冷道:“我们双方都有人质,所以才会在这里谈判,中岛惠子小姐就是我的筹码,我相信她就是我的资本。”

    “妈的!”常清道长听后很是愤怒,道:“双喜兄弟,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开玩笑。”

    李双喜点了点头,手上的神兵流羽刀再次靠向了饭岛由美的脸蛋,道:“饭岛小姐,我相信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在乎自己的容颜,更何况你这样的美人。既然你的手下没有打算救你的诚意,那可就别怪我了。”

    李双喜为了救中岛惠子,动了真格,流羽刀那锋利的刀尖闪烁着寒芒,一点一点靠近饭岛由美。

    “教父!”饭岛由美知道李双喜是一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更何况现在这样的情况下。

    李双喜和北山健人就像是两把拉到最满的弓,谁都不肯松开一丁点。

    李双喜心中暗道:“不可能的,那老东西敢连山口组的老大都不救?”

    现在李双喜真有些猜不透山口组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老大饭岛由美的实力平平,反而是教父北山健人的实力最强,这很不符合逻辑。

    就在刀锋距离饭岛由美白皙的脸蛋只有几厘米的瞬间,北山健人终于松口,道:“等等!不就是要这个女人嘛,我这就给你们,希望你们别后悔。”

    北山健人用力一推,中岛惠子狼狈的向前几步,来到了双方中间处。

    李双喜见状停止了动作,冷哼道:“老东西,非要弄成这样才肯交出来,有意思吗?”

    “惠子,快过来。”常清道长连忙挥手让中岛惠子来到两人的身边。

    可是,中岛惠子犹豫了,她目光呆滞的站在中间处,似乎并不想回到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的身边。

    “惠子,中岛惠子。”李双喜也是一脸着急,不明白此时的中岛惠子在想些什么。

    北山健人脸色阴冷,开口催促道:“小子,放了饭岛小姐。”

    “别他妈废话!”李双喜察觉到了不对劲,怒视着北山健人,放出狠话:“老东西,要是惠子有什么不对,我今晚血洗大厦!”

    中岛惠子终于迈步了脚步,走向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

    李双喜给了常清道长一个眼色,常清道长连忙上前,一边给中岛惠子松绑一边问道:“惠子,你这是怎么了?”

    捆绑着双手的绳索被解开后,封住嘴巴的胶带也被撕下,中岛惠子看着两人,声音颤抖道:“我,我……”

    两人都是心急如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出来呀。

    中岛惠子突然低下了脑袋,双手颤抖着将自己的外套解了开来。

    当中岛惠子外套打开的瞬间,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瞳孔猛缩,紧皱的眉头再也没有松开,因为中岛惠子的身上捆绑着定时炸弹!

    捆绑在中岛惠子身上的定时炸弹其实是一件马甲,密密麻麻的线路缠绕着中岛惠子的身体,那显示屏上一秒一秒流失的时间让两人的神经瞬间紧绷到了一个极致。

    李双喜心中的怒火顿时燃烧了起来,一只大手直接掐住了饭岛由美的脖颈,毫不犹豫的将她提了起来。

    饭岛由美双脚离开了地面,一个劲的拼命挣扎,双手捶打向李双喜,可惜却够了够不到,整张脸蛋瞬间涨得通红。

    “老东西,跟我玩这套!”李双喜怒视北山健人:“给我把这炸弹拿下来,不然我弄死她!”

    常清道长同样怒斥道:“卑鄙无耻的东洋矮子,居然在我们面前玩阴的,找死!”

    北山健人并没有被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的愤怒吓到,反而露出了阴森的笑容,回道:“是你们坚持要那女人的,怎么,我给了你们,你们反而不要了?”

    李双喜见北山健人依旧肆无忌惮,立即动了真格,掐着饭岛由美的大手开始发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