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瞬间移动

    饭岛由美饶有兴趣的看着李双喜,她很想知道,口出狂言要消灭了邪术一派的华夏男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

    常清道长看了看李双喜,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问道:“双喜兄弟,你有什么好的主意能办了她?”

    李双喜瞪了瞪眼,看着身边的常清道长回道:“我说道长,你能不能不要那么低俗和猥琐,什么叫办了她……我们分明是打算利用她救出中岛惠子。”

    常清道长语出雷人,一时间把李双喜给惊了一跳。

    “双喜兄弟,我说办了她就没有什么问题,和低俗、猥琐有关联?分明是你自己思想低俗,扭曲了我话语的意思。”常清道长一本正经的辩解道。

    “道长,我真的没有想到‘办了她’这样的字眼能从你嘴里说出来,佩服佩服。”李双喜依旧嘲讽道:“办这个字眼都是用来形容那事的,你可别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

    常清道长面不改色,道:“双喜兄弟,这分明就是你故意歪曲我,你快别扯淡了,怎么破?”

    李双喜自然也没有想出对策,简单的回了四个字,道:“见招拆招。”

    常清道长听后一脸无奈,叽叽歪歪扯了半天一点有用的对策都没有。

    饭岛由美听到两人正在小声的嘀咕,顺手抄起了红酒架上的红酒,直接砸向了两人。

    饭岛由美的手速很快,眨眼之间,七八个酒瓶就已经抡了出去。

    李双喜感觉到了有东西正在向自己袭来,脚底发力,快速闪身躲避开来。

    常清道长还在话题之中纠结和郁闷,看着原地只剩下了李双喜的残影,这时候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常清道长一扭头,就见数个酒瓶以各种各样的姿势向自己猛地砸来。

    “靠,双喜兄弟,真不仗义!”常清道长一声怒喝,双臂交叉,只能强硬接下那飞来的酒瓶。

    “霹雳巴拉!”红酒瓶击打在常清道长的手臂上,碎了一地。

    再看向此时的常清道长,一身的道袍都被红酒染透,就好像刚从浴室里出来,全身湿漉漉的。

    李双喜忍不住笑道:“啧啧啧,道长,你可真是奢侈,这么上好的红酒,竟然用来沐浴。”

    常清道长听后怒火燃烧到了天灵盖,自己都这个样子了,李双喜居然还来嘲讽他,真是无法忍受。

    饭岛由美也同样摇着脑袋道:“这几瓶红酒可价值十几万,哎,可惜,可惜……”

    “可惜你老母!”

    常清道长暴怒,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怒气冲天的对饭岛由美进行了攻击。

    常清道长用铜钱币当做暗器,手腕一翻之后猛地射了出去,誓要以牙还牙。

    只可惜几枚铜钱币凌空划过,一枚接着一枚钉入到了墙壁和酒柜上,全部落空。

    饭岛由美再次利用自己瞬间移动的功夫,灵巧的躲过了攻击,并且调侃道:“你们华夏男人可真粗鲁,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被激怒的常清道长和疯老头没有什么区别,怒斥道:“老道确实粗,但从来不鲁!”

    常清道长脚下一蹬,整个身体如同炮弹一般射出。

    李双喜再次被常清道长雷人的语言惊呆,粗鲁这个词语简直被他给玩坏了。

    常清道长速度极其快,可没有想到饭岛由美更快,看着她就在自己的眼前,但却就是摸不到,实在悲催。

    “双喜兄弟,还不帮忙。”常清道长一个人发现根本搞不定饭岛由美,呼喊道。

    李双喜这才反应了过来,看向神出鬼没的饭岛由美,发起了攻势。

    两人同时合力,面对拥有超强阴邪之力的饭岛由美,陷入了混战。

    李双喜正面轰出的拳头,饭岛由美看后脸色一变,掌中推出一道黑气,拳头和黑气一撞,居然硬生生的接下来。

    当李双喜再次出拳的同时,饭岛由美已经消失在了他的眼前,没了踪影。

    李双喜本打算追踪她气息的波动,寻找她的移动轨迹,可很快发现根本就行不通,整个顶层办公室内阴邪之气涌动不停,确定不了。

    就在李双喜诧异的瞬间,饭岛由美已经悄然来到了常清道长的身后,纤细嫩白的手臂扬了起来,一肘子落在了常清道长的后背。

    常清道长反应过来的同时,疼痛感也遍布了全身,整个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臭婊砸!”常清道长咬牙切齿,根本没想到会被一个日国女人如此玩弄。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此时已经发现,就算两人合力,还是没有办法掌控饭岛由美,她的瞬间移动能力实在太邪门,非一般的诡异。

    “双喜兄弟,快想想办法,我们被当做猴耍了。”常清道长从地上费劲的爬了起来,咬牙坚持道。

    李双喜心神一动,祭出了神兵流羽刀,两道白绿相间的光亮在办公室内飞速的移动着。

    饭岛由美意识到不妙,定住了身板,从身前摸出了数枚菱形状的暗器,手腕一挥射了出去。

    暗器和神兵流羽刀撞击出了火花,挡下神兵的同时也落在了地面。

    李双喜看了看一枚插入到地板的暗器,诧异道:“忍者镖?”

    饭岛由美突然摸出的暗器正是菱形状的忍者镖,常清道长看后同样惊讶道:“这女人还真是不简单,拥有让万千男人无法抗拒的美貌,看着干练,说话娇嫩,出手凌厉,简直是百变型的。”

    “道长,你研究的可真是仔细,请问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制服她?”李双喜听着常清道长的点评十分无语,这个老道长今晚可真是骚话百出,什么都能从口中蹦出来。

    常清道长摇了摇头,至于如何对付这拥有各种本事的饭岛由美,真是满脑空白。

    李双喜翻了一个白眼,发现问常清道长简直就是浪费自己的口舌,人还是得靠自己。

    眼前的饭岛由美难道是日国的忍者出身?她的瞬间移动之术和忍者镖都能证明着这一点,李双喜开始大胆的猜测着。

    饭岛由美看了看入神的李双喜,笑问道:“你是不是改变主意了,打算今晚留下来陪我?”

    李双喜一声冷哼,不屑道:“我的目的只有救人和摧毁山口组,你别痴心妄想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