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妖孽,妖孽!

    常清道长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很想提醒李双喜别喝,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到了嘴边的话硬是没有说出口。

    李双喜嗅着芳香看了看饭岛由美手中的酒杯,伸手接过了酒杯,回道:“当然不会。”

    饭岛由美和李双喜两人手中的酒杯轻轻一碰,随后同时饮了一口。

    此时此刻的常清道长完全被当成了空气,自动忽略。

    “现在可以把故事讲给我听了吗?”李双喜抿了抿嘴唇问道。

    别心急,你们华夏不是有一句老话,心急的人吃不到豆腐么。”

    李双喜定了定神,保持着自己镇静的模样,深吸了一口气后回道:“饭岛小姐这豆腐……呸!饭岛小姐你还是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我这可都陪你喝酒了。”

    “那你点评一下这红酒。”饭岛由美晃悠着手中的酒杯,说道。

    李双喜想都没想,直接道:“口感极佳,有一种让人喝了一口就想喝更多的感觉。”

    饭岛由美点了点头,道:“嗯,你的回答我很喜欢,不过,我现在突然又不想讲我的故事了。”

    “为什么?”李双喜立即追问道。

    “很简单,因为讲故事的心情被打扰了。”饭岛由美直爽道。

    饭岛由美随即将目光落向了神情依旧呆滞的常清道长,用很不高兴的语气道:“看够了没有,色老头!”

    常清道长被色老头三个字吓得如梦初醒,本能的摇头道:“饭岛小姐,你在和我说话吗?”

    饭岛由美没有理会,转身走向了沙发,李双喜看了看常清道长,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道长,我说你能不能矜持一点,怎么搞得像我们华夏男人没有见过女人似的。”李双喜没好气道。

    常清道长一脸懵逼,自己和李双喜同时都看了,可为什么自己被骂了色老头,李双喜却没有,差距怎么那么大?

    “我怎么不矜持了?”常清道长很不服气的问道。

    李双喜一脸无奈的神色,道:“你鼻血都流出来了。”

    常清道长这才一下子反应过来,连忙擦拭,一张老脸红得像猴子的屁股。

    李双喜也懒得理会常清道长,现在只想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迈步走向了沙发。

    常清道长突然感觉自己就是多余的,真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不过很快又将责任全都推到了饭岛由美的身上,暗道:“都是这日国的骚浪贱,妖孽啊妖孽!”

    “饭岛小姐,实在抱歉,不过我还是很想听到你的故事。”李双喜来到了沙发前,开口道。

    饭岛由美将手中的酒杯缓缓放下,挑逗的眼神看着李双喜,张口道:“故事很简单,我知道你一定会不远万里的来找我,我只需要安静的等待就可以了,为什么要采取行动呢?”

    “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来的那么快,让人家猝不及防,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李双喜满头的黑线,突然发现自己被眼前叫饭岛由美的日国女人牵着鼻子走了,这弄了半天,一点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掌握。

    甚至,李双喜开始怀疑自己和常清道长已经落入了圈套之中。

    “好了饭岛小姐,既然酒也喝了故事也说了,我想,你应该把中岛惠子交出来了。”李双喜意识到自己必须要掌控主动,脸色一变严肃道。

    饭岛由美不以为然,道:“原来你认真的样子更帅。”

    李双喜听后真想直接爆粗口,可一点都不知道饭岛由美的底细,还不是彻底撕破脸的时候。

    “饭岛小姐,既然你是山口组的组长,掌控着强大的山口组,那我想和你好好的谈一谈。”李双喜保持着镇定道。

    “谈什么?谈你们两人前两天摆平了帝京堂口的几千人?”饭岛由美眼神轻挑,摆出了一副女王高高在上的姿态。

    看着饭岛由美的转变,李双喜也同样拿出了自己凌人的盛气,道:“饭岛小姐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和道长今晚来到大厦的目标就是想要救出中岛惠子。”

    “当然,我们两人都是从华夏来,之前和山口组也没有任何的过节,前几天山口组对我们展开厮杀,杀了那些人应该属于我们的正当防卫。”

    李双喜展现出了强硬的一面,将杀了山口组帝京堂口几千人的责任全都推了开来,摆脱得一干二净。

    饭岛由美点了点头,拍手称赞道:“有道理,你这一板一眼说的让我无力反驳。”

    “可是,山口组那么大的组织,一下子死了几千人,你让我怎么和手下的兄弟们交代?”饭岛由美话锋一转,质问向了李双喜。

    常清道长终于将鼻息间流出的鲜血止住,整理好之后走向了沙发,接过话题道:“饭岛小姐,你说你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还需要解释吗?我相信你的手下一定不会对你的领导能力产生质疑的。”

    饭岛由美听后莞尔一笑,笑道:“色老头,倾国倾城这个词我爱听,还有这样的词语吗?”

    常清道长抓了抓脑袋,这可让他犯难了,眼前日国女人完全不爱常理出牌,还真是有些棘手。

    李双喜缓解尴尬道:“饭岛小姐,别和这闷骚的老头较真,还是说一说中岛惠子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