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5章面对面

    常清道长自然也明白李双喜的意思,可总觉得先对一个女人动手不太好,而且还是不确定身份的女人,那无疑是增加未知的风险性。

    “双喜兄弟,我说你不会是被那女人的美貌给迷惑了吧?”常清道长忍不住开口问道。

    黑暗角落之中的李双喜扭头瞪了一眼常清道长,驳斥道:“我是那么低俗没见过世面的人吗?我打算擒住她完全是因为她在山口组里拥有不一般的意义。”

    常清道长自知说不过李双喜,只好道:“好好好,那我们就先对那女人动手,希望你的判断不要出错。”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争执了一番之后终于统一了目标,将目光看向了顶层光亮处。

    李双喜犀利的眼光扫视了一圈,让他感到很意外的是,这顶层居然连一个监控摄像头都没有,和华夏的大厦完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道长,你说他们为什么不安装摄像头?”李双喜好奇问道。

    “要么是见不得人的秘密太多,要么是对手下管理很有信心。”常清道长回答道。

    李双喜想了一会,并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也懒得管那么多,反正没有监控摄像头,那绝对是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的。

    大厦的这一层空间十分大,而且整层都弄成顶级智能办公室的模样,奢华的装饰装修,俯瞰着整个帝京,让人瞬间有一种走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传入了两人的耳中,放眼看去,李双喜再次见到了之前的那个女人。

    此时更近距离的观察,李双喜发现饭岛由美的身材简直完美到爆,精致的小西装包裹之下将她曼妙的身躯展现得淋漓尽致。

    高高盘起的秀发更是让一张黄金比例的脸蛋完美得到释放,用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常清道长看着饭岛由美的背影,咽了咽口水低声问道:“双喜兄弟,就是那个女人?”

    “恩。”李双喜很确定的回道,奢华办公室内的女人就是傍晚他在帝京铁塔塔尖看到的那女人。

    “我现在更加的确信,你一定是被她的美貌给迷惑了。”常清道长紧接着语气肯定道。

    没有见到目标女人的时候,常清道长还是挺相信李双喜的,可现在见到之后,常清道长确信李双喜就是低俗的人。

    谁会对这样近乎是女神的女人说不,那绝对没有,如果让他来做决定,在北山健人和那女人之间选一个当目标,肯定也会选择女人。

    李双喜翻了一个白眼,看了看身边的常清道长,嘲讽道:“道长,你看看你的眼睛,目犯桃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还在这里跟我讲道理。”

    “哎,这么一个美人,老道还真有些不忍心下手。”常清道长故作姿态道。

    “拉倒吧你,就你心中的那点小九九,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如果让你选,你也一定会选择对那女人动手。”李双喜直言道。

    常清道长明知被李双喜看穿了现在的心思,却还是保持着镇定的姿态,道:“不不不,我还是会选择对付北山健人,这女人一看就是个花瓶,你觉得她在山口组里会有什么样的地位?”

    “那你去对付老东西,我对付这女人。”李双喜一点都不想再和常清道长废话,直言道。

    说罢,李双喜迈出了脚步,离开了黑暗的角落。

    常清道长见双喜兄弟抛下自己,一下就慌乱了神,连忙跟上低声道:“那更不行,我们是一个团队,团队哪能分散行动……”

    李双喜身形一晃,犹如一道清风般悄然进入了顶层办公室内。

    常清道长将后半句到了嘴边的话直接咽回到了肚中,也用最快速度跟上了李双喜。

    办公室内,饭岛由美手中摇晃着高脚杯,烈焰红润触碰着杯中的红酒,细细品味着它的甜与涩,一副静心享受的模样。

    饭岛由美抿了抿嘴唇,看着窗外繁华的夜景,当看到眼前的全景玻璃之中倒映出了两个陌生人的影子,定了定神道:“多么美妙的夜晚,不知道两位来我公办公室有什么事?”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此时齐刷刷的站在了饭岛由美的身后,听着她的一言一句,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内心都很是惊讶。

    饭岛由美的一句话,让常清道长确信,眼前的女人绝不是花瓶那么简单,她的镇静很是出人意外,普通的女人是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的。

    而且饭岛由美所说的还是标准的华夏语,李双喜听后更是对这个女人感兴趣了,甚至猜测她会不会是华夏人。

    饭岛由美并没有转过身,而是依旧看着窗外的繁华夜景。

    李双喜犹豫了片刻,回道:“实不相瞒,这里应该是山口组的公司,我们是来这里救人,并且摧毁山口组的。”

    常清道长看了一眼李双喜,心想和那女人废话这么多干嘛,万一她是故意拖延时间怎么办?

    饭岛由美听了李双喜所说的话之后终于转过了身子,一双美眸看向了两人。

    双方仅仅相距着五六米的距离,如此近距离之下对视着,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的心跳都开始加速了。

    饭岛由美的魅力令两人脑海短暂性的空白,什么山口组,什么邪术一派,一下子都忘却得一干二净。

    李双喜自认为见识过了太多太多的美女,可眼前的这位,有一种他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实在怪异。

    饭岛由美看着眼前有些空洞的两人,露出了一个极具魅惑的笑容,道:“你们是我见过最会开玩笑的人了。”

    李双喜立即回过神来,暗道:“该死,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对方是北山健人的话,自己或许已经没命了。”

    上次和北山健人交手,李双喜就是因为一个个小小的走神,吃了大亏,心里一直都还记得,可现在再次出现这样的情况,简直太糟糕了。

    常清道长见李双喜没有开口,于是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华夏人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