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6章堂口血战

    北山健人将中岛惠子从柱子上解下,手掌抚摸向了中岛惠子精致的脸蛋。

    中岛惠子本能的躲闪,北山健人牢牢的控制着她,阴狠道:“中岛小姐,你要是也想反抗的话,我就亲手把你变成一具死侍。到那个时候,你说那华夏小子是亲手杀了你呢,还是被你亲手杀了?”

    中岛惠子听后内心深深的一颤,没想到眼前北山健人如此变态恶心。

    “好了,你还是和我乖乖的离开这里吧。”北山健人不多逗留,直接道。

    中岛惠子没有办法,只能在北山健人的掌控之下,迈步离开堂口。

    “华夏小子,尝一尝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的滋味吧。我会期待我们下次见面的。”北山健人看着人潮中央的李双喜道。

    随后,北山健人带着中岛惠子撤离了山口组在帝京的堂口。

    李双喜一边厮杀,一边看到了两人离去的背影,怒火燃烧到了极致,怒吼道:“给我滚开!”

    可山口组的家伙显然不理会,全都扯着嗓子、高举着武士刀,挥砍向李双喜两人。

    杀声震天,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一眼,看来今晚不血洗了这山口组的堂口,是不可能离开的了。

    既然对手要战,那自然就只有迎战,两人手持神兵,开启了疯狂的屠杀模式。

    没有了北山健人的山口组家伙群龙无首,在面对杀红了眼的李双喜和常清道长,没一会就完全落在下风,开始有些溃不成军了。

    堂口之中的地面,鲜血已经积起了厚厚的一层,山口组成员的尸体更是堆积成了小山丘,空气中满满充斥着血腥味。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踩着尸体、踏血而行,宛如两尊杀神,将一个个山口组的家伙斩杀在地。

    半个小时过去,李双喜依靠着身后的墙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常清道长手中的乾元金光剑杵在了地面支撑着他疲惫的身体,而两人的眼前,依旧还有几百号山口组的家伙。

    当然,更多的是在他们身后,死去的山口组家伙堆积如山,整个堂口之中已经没有一丝的新鲜空气,浓郁的血腥味直接让人作呕。

    山口组的家伙同样也是疲惫到了极致,拿着武士刀的双手都不停的颤抖着,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悍的人,眼前的场景完全震慑心灵。

    李双喜擦拭着额头的大汗,道:“这些东洋矮子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都这个地步了,还想要和我们战斗到底,真是执着。”

    李双喜不得不承认,山口组家伙的意志力简直惊人,此时此刻或多或少的明白了山口组为什么会成为日国最强大的社团组织。

    常清道长喘着粗气回道:“可不是!老道还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不惧死亡的组织。”

    “八嘎!”剩余山口组的家伙看着嘀嘀咕咕的李双喜两人,扬起了武士道怒斥道。

    一番激战,李双喜体内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几,接下来就是拼真正硬实力的时候了。

    “八嘎你个二舅老爷!”李双喜吐了一口唾沫,有些费力的握紧了左拳,从地上捡起了一把武士刀,走向了山口组的家伙。

    “双喜兄弟,我,我说,你等等我啊。”常清道长本还想恢复一阵,谁知李双喜就已经走了上去,自己也只好跟了上去。

    常清道长拖着乾元金光剑,晃晃悠悠,感觉身体就要到承受的极限了。

    剩余几百号山口组的家伙见状一涌而上,双方拼起了刀战。

    李双喜之前从来没有使用过日国的武士刀,此时用起来多少有些别扭,可是他深知自己没有退路,要么自己杀出一条血路,要么死在这堂口之中。

    这时候的李双喜脑海之中突然浮现出了中岛惠子的身影,李双喜清晰的看到那日在日国酒馆,中岛惠子给自己表演的那段歌舞。

    脑海之中浮现而出的中岛惠子成了李双喜此时的希望之光,一想到中岛惠子被那北山健人带走,李双喜怒火从心底燃烧而起。

    “我一定要救出惠子,消灭邪术一派,绝不能死在这些小罗罗的手上!”李双喜坚定着自己的信念。

    看着向自己脑袋劈斩而来的武士刀,李双喜身形一晃,躲闪而过的同时右手挥刀而出,武士刀划破了对手的胸膛,又解决了一个。

    常清道长紧随而至,同样将自己力量爆发到极致,死撑着迎接最后的决战。

    常清道长甚至将沉重的乾元金光剑放下,空手接白刃,夺过了武士刀,将对手活劈致死。

    刀光剑影之下,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并肩作战,几百号山口组的家伙,眼睁睁看着手中武士刀近在咫尺,可就是杀不到两人。

    堂口之中尖锐的碰撞声刺激着每个人的耳膜,一个小时之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身上被尸体压着,鲜血覆盖着,只有两只眼睛在眨巴眨巴着。

    “双喜兄弟,结束了吗?”常清道长张着嘴巴问道。

    “结束了,都结束了,我们还活着。”李双喜一边呼吸一边很确定的回道。

    “那我们还能离开这里吗?”常清道长感觉眼前的一片都是旋转着的,于是道:“老道一点力气都没有,好,好想睡觉。”

    李双喜何尝不是,回道:“那我们就睡一会吧,醒来再说。”

    两人同时合上了双眼,释放着发挥到极致的身体,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这一战,李双喜和常清道长联手杀了几千人,真真正正的做到了千人斩。

    当然,身体也是直接累瘫,纵使修为实力高强,也实在顶不住。

    山口组在帝京的成员几乎死完,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双喜缓缓睁开了眼睛,扭头看了看眼前的世界,满地的尸体和早已凝固的鲜血,空气之中的血腥味发出了恶臭。

    李双喜直立起身,摇晃着脑袋道:“靠!我这是睡了多久?”

    整个堂口之中看不见外面的天色,李双喜此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天黑还是天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