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诱饵

    在北山健人那四个字之下,藤田拓海根本就没有其余的选择,他深深的知道,要是自己不选择剖腹自尽的话,会有更加无比残酷的下场在等待着自己。

    藤田拓海伸手拿向地上的短刀,尖锐的刀锋缓缓从刀鞘之中拔出来之后,藤田拓海看了一眼北山健人。

    北山健人无比威严的模样让他顿时放弃了生的希望,剖腹自尽,是他最好的下场了。

    藤田拓海将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腹部,双手高高扬起了短刀,猛地刺了下去。

    鲜血不断的流向地面,藤田拓海嘴角抽搐了几下,随后双眼一闭,彻底失去了最后一口气息。

    藤田拓海剖腹自尽之后,福田灵太紧张了起来,真要和藤田拓海比起来,他今晚的行动可以说是失败之中的失败,用了上百号人的性命才换回来了一个女人,处置起来的话,下场一点都不比藤田拓海要舒服。

    此时藤田拓海腹部短刀上鲜血滴落到地面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福田灵太似乎感觉自己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福田,你觉得你该剖腹自尽吗?”北山健人突然开口问道。

    福田灵太本能的摇了摇头,回道:“不,我不想死,我还想为山口组做点什么。”

    北山健人从堂口第一把交椅上站立起身,问道:“做点什么,比如?”

    福田灵太脑子飞速运转,现在就是他唯一的出路和生机了,灵光一闪道:“我能利用这个女人,把那两个华夏人给诱杀!我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对他们有着重要的意义,山口组交代的任务,我一定能完成。”

    福田灵太把中岛惠子当成了自己的护身救命符,也是他现在生存下去的唯一筹码。

    显然,福田灵太这个回答让北山健人很满意,不过北山健人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纵容福田灵太今晚犯下的错误。

    北山健人来到了藤田拓海的身前,将那短刀拔了出来,递向了福田灵太,道:“你知道的,许下承诺之下应该留下点什么。”

    福田灵太看着那鲜血染红的短刀,内心一颤,很不想接那一把短刀,可又不得不去接。

    福田灵太咬了咬牙,手掌微微颤抖着接过了短刀,回道:“我,我明白。”

    福田灵太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放在了短刀下,心一横,堂口内紧接着发出了他痛苦的惨叫声。

    福田灵太一根手指被他自己割下,鲜血如柱的喷了出来,中岛惠子看着眼前残暴的画面,不由得闭上了双眼,山口组实在是太黑暗血腥了。

    北山健人看着面部狰狞的福田灵太,一脸平静道:“这是你将功补过的一次机会,要是失败,你的下场远远不止是剖腹自尽那么简单,你懂的。”

    “是!”福田灵太强忍着断指之痛,点头回道。

    “给你一天的时间,将那两个华夏人引诱到堂口。”北山健人转身迈步离开,丢下了一句话。

    福田灵太看着北山健人离去的背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能多活一天是一天。

    包扎处理好了断指,福田灵太看着自己的战利品中岛惠子,一巴掌呼了上去。

    “中岛小姐,你不是爱祈祷吗?最好祈祷我找到那两个华夏人,不然的话,我一定拉你做陪葬!”福田灵太将中岛惠子嘴上封着的胶带扯下,气恼道。

    中岛惠子双眼瞪着福田灵太,回道:“要不是我,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我只会祈求你永远找不到他们俩!”

    福田灵太听后咬牙切齿,手臂再次高高的扬了起来,眼看又是一巴掌要落了下去。

    中岛惠子眼神之中没有一丝的畏惧和胆怯,继续道:“来呀,一巴掌打死我!”

    福田灵太扬起的手臂颤抖了两下还是强忍住放了下来,怒道:“放心,我一定会打死你,而且是当着那两个华夏人的面打死你!”

    ……

    一夜过去,整个帝京掀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北山健人将整个帝京的山口组成员集结了起来,为今晚的一战做足了准备。

    北山健人很想会一会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到底两人的实力有多强,竟然一连让山口组的两次行动都失败了。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在公园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便离开了公园。

    两人的目标就是寻找山口组,殊不知此时的山口组也正在寻找自己。

    福田灵太为了能确保找到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一早就离开了堂口,带着手下在帝京里转悠,以自身为诱饵,开始搜索。

    福田灵太并不担心李双喜两人会杀了自己,毕竟自己手上可是有筹码的。

    帝京的面积并不大,山口组的大肆行动很快就被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发现,李双喜指了指远处的一对人马,冷哼道:“道长,看来你说的没错,山口组还真是到处在寻找我们。”

    常清道长看后点了点头,道:“他们现在手中有惠子,肯定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们正面对抗,利用人数众多的优势战胜我们。”

    “双喜兄弟,我们现在怎么办?”常清道长问道。

    李双喜双眼微微眯了起来,道:“当然是让他们血债血偿!山口组人多又怎么样,我们也不弱。就算是龙潭虎穴,为了惠子,我们也得硬闯!”

    “那走吧,我们先摸清楚这山口组在帝京的老巢。”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件之后,常清道长也没有了一点畏惧,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字。

    于是李双喜和常清道长暗中跟上了山口组的家伙。

    经过了一整天的潜伏,李双喜、常清道长终于见到了昨晚逃走的福田灵太。

    “妈的,这混蛋!”李双喜紧握拳头,要不是此时中岛惠子落在了山口组的手上,他一定出去宰了福田灵太。

    “双喜兄弟,看来那混蛋在山口组的地位还不低,应该就是他派人满大街的找我们。”常清道长冷静分析道:“你说,这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常清道长注意到,福田灵太暴躁不安,拿着手下不平的臭骂,那样子显然不是装出来的,看样子应该是遇到了什么情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