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千刀万剐

    藤田拓海现在巴不得中岛惠子一刀解决了自己的性命,他宁可被一刀两断,也不愿意被李双喜折磨。

    中岛惠子在藤田拓海的言语唆使之下,高高扬起了武士刀,眼看就要劈了下去。

    李双喜及时阻止道:“惠子,等等!山口组都牵扯了进来,想必这一切都是有关联的,我们还得从他的口中挖出一些消息。”

    中岛惠子咬牙切齿的看着地上的藤田拓海,双手颤抖了两下,高举的武士刀放了下来。

    中岛惠子识得大局,她很清楚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有人在操纵,眼前的藤田拓海只是一个小人物罢了,要想真正的复仇,必须要把后面的人物给挖出来。

    李双喜将中岛惠子手中的武士刀接了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打从内心都很欣赏中岛惠子有这样的勇气,在特殊情况的面前,能够分清楚孰轻孰重,这一点实在太不容易。

    “想痛快的死?我劝你还是放弃这个念头吧。”李双喜俯瞰着地上的藤田拓海,语气冰冷道。

    藤田拓海见状,一脸不屑的回道:“你们别想从我的嘴里得到一丁点信息。”

    “那可不一定。”李双喜翻转手腕,取出了神兵流羽刀,道:“我可听说你们日国人很是残暴,喜欢对人体玩什么千刀万剐,今天既然都血洗浴场了,那我怎么也得玩点刺激的。”

    千刀万剐!一听到这四个字,地上躺着的藤田拓海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恐惧之色,很显然,那是他无法接受的,或许可以说,没有人能够接受。

    常清道长也是一愣,这双喜兄弟不会是真的要在这里弄一出什么千刀万剐的戏吧,那未免也太血腥了。

    藤田拓海眼神之中的恐惧之色很快消失,依旧保持着一副高傲不屑的姿势。

    李双喜冷冷一笑,道:“既然你还是不打算说,那我就得来一点实际的了。”

    面对藤田拓海,李双喜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手中流羽刀快速在空气之中划出了数道白绿相间的光芒,落在了藤田拓海的血肉之躯上。

    藤田拓海双眼瞪大,同时发出了痛苦的哀嚎之声,看着自己身体不同部位的几块肉被切割落到了地面,那种痛苦是不言而喻的。

    中岛惠子看着那藤田拓海的肉掉落在了自己的脚前,眼神一凛,千刀万剐的场面可要比两边浴池里的身体更加的血腥多了。

    “八格牙路!”藤田拓海面部抽搐着,看着自己身体少去了几块血肉,怒骂道。

    李双喜依旧面不改色,尽管现在鲜血已经染红了藤田拓海,但也还不够,开口道:“我管你八格牙路还是九个牙路,你不说,我就折磨到你说为止。有一点你大可放心,我的刀法绝对不比你的差,绝对不会让你在失去最后一块血肉前死亡的。”

    李双喜的一字一句震慑着藤田拓海的心灵,他加入山口组也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从来都只有他杀别人的份,根本没有人敢动他。

    藤田拓海没有想到,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居然有一天要面对凶残至极的千刀万剐。

    李双喜话音落下,眼前又是几道白绿相间的光芒一闪而过,紧接着藤田拓海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

    常清道长看着眼前的场面也是深吸了几口气,自己修道几十年,几十年的平静生活完全比不上这一次下山。

    藤田拓海又是几块血肉被割离躯体,疼得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李双喜俯身蹲下,手指在他的经脉上猛地一掐,道:“醒来吧,我相信你的身体还能承受更多。”

    刚刚才疼晕过去的藤田拓海,在李双喜的手掌之下,此时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刚闭上没几秒的双眼猛地一怔,苏醒了过来。

    随之而来的自然还有那躯体的剧烈疼痛,藤田拓海死死咬牙,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那如刀锋一般的双眼,早已经消失不见。

    李双喜扬起了手中的神兵流羽刀,打算再给藤田拓海来一次痛苦的洗礼,看着那锋利的神兵,铁齿钢牙的藤田拓海终于承受不住,开口道:“不,不要!”

    李双喜冷冷一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要是刚才早说了,不就没有这些伤害了吗?

    “说。”李双喜缓缓放下了手中的神兵,淡淡的吐出了一个字。

    藤田拓海平静了一下,感觉自己从鬼门关走了出来似的,道:“我,我只知道是有人给山口组的高层直接下了命令,让山口组不惜一切代价灭了你们三人。”

    李双喜听后看向了常清道长和中岛惠子,这信息量可真是有点大,于是追问道:“给山口组下命令的是什么人?”

    藤田拓海摇了摇头,回道:“不清楚,我在山口组里不过就是一个小头目,很多机密的事情我都是不知道的。”

    李双喜盯着眼前的藤田拓海,看着他那一副痛楚的表情,应该是没有说假话。

    “还知道什么?”李双喜继续问道。

    藤田拓海摇了摇头,这已经是他知道的全部了。

    李双喜深思了片刻之后站立起身,道:“好,既然你已经将知道的告诉了我,我也就不为难你,放你一条狗命。”

    李双喜给了中岛惠子和常清道长一个眼神,三人迈步离开室内浴场,此地不宜久留。

    藤田拓海奋力起身,看着李双喜三人的背影,心中的怒火滔天,今晚的羞辱他记下了,有朝一日,一定要亲自讨回来。

    “双喜兄弟,我们现在去哪?”离开了室内浴场,常清道长问道。

    李双喜摇了摇头,这个问题他此时并没有想好,山口组在日国可是有上万的成员,现在得知山口组要不惜一切代价消灭自己一行三人,顿时感觉处处充满了危机。

    中岛惠子一筹莫展,快速道:“这下我们麻烦了,山口组的势力可是遍布日国,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惜一切代价的要消灭我们,恐怕我们现在去哪都不安全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