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血染浴池

    中岛惠子目光扫视了整个室内浴场一圈,刚才还零零散散的几个客人,也都消失不见了。

    中岛惠子看往走向三人的浴袍大军,他们每个人身体上似乎都有纹身,在白色的浴袍之下隐约闪现着,透露着无限的杀气。

    中岛惠子眉头紧锁,目光扫视着几十个汉子,他们每个人身上的纹身让她想到了什么,脑袋之中闪过一道灵光之后,一脸震惊道:“山口组!”

    山口组!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了一眼,在准备前往日国的筹备期间里,他们都对日国初步了解了一番,当然也认识到了山口组这样一个社团组织。

    山口组是日国最强大的黑暗势力之一,社团组织规模十分宏大,人员更是有上万人。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都没有想到,此时会在这浴场之中见识到真正的山口组。

    中岛惠子的一声惊叹之后,三人后方传来了清脆的鼓掌声,神秘人道:“不愧是中岛家族的小妞,眼力见确实不错。”

    山口组的几十个汉子停下了脚步,李双喜三人转身看向了后方的那个神秘人。

    神秘人从躺椅上缓缓坐立而起,刀锋一般的目光看向了李双喜三人,冷笑道:“没错,我们都是山口组的人,而这整个浴场,都是山口组的产业。”

    神秘人此话一出意图再明显不过,李双喜三人恐怕是要有来无回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了中岛次郎?”李双喜可不喜欢磨磨唧唧的,看着不远处的神秘人直接问道。

    神秘人的目光和李双喜的目光对撞在一起,语气冰冷道:“我是山口组的藤田拓海,每天我都要杀人,还需要什么理由吗?那天晚上,就是你们两人打扰了我的雅兴,今晚,这笔账是该好好的算一算了。”

    藤田拓海!中岛惠子听后将这个名字牢牢的刻在了心中,就是他,杀了自己的父亲。

    “为什么!我父亲和山口组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杀他!”中岛惠子情绪激动了起来,嘶吼道。

    藤田拓海用不屑的眼神看了一眼中岛惠子,嘲笑道:“我只不过是杀了一只不听人话的狗,你用得着这么激动吗?”

    藤田拓海将中岛次郎比喻成了不听话的狗,中岛惠子粉拳死死攥着,整个人气愤到了极致。

    李双喜拉了拉身边中岛惠子的手臂,示意她不要冲动,这个时候脑袋的冲动将会是致命的,必须要保持冷静。

    李双喜接过话题,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

    李双喜到现在都没有想清楚这一点,自己一行三人都没有露出任何的马脚,突然陷入了包围圈被瓮中捉了鳖,实在诡异。

    “这个问题问的好。”藤田拓海哈哈一笑,道:“其实,是我一直设计,将你们引诱来这浴场酒店的。”

    “从你们在寿司店进餐开始,就已经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我的圈套。”

    什么!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同时一惊,原本以为是寿司店意外的收获,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套路。

    李双喜倒吸了一口凉气,难怪自己坚持认为没有露出马脚,原来身份从一开始就没弄清楚,捕猎者其实是猎物。

    李双喜深吸了两口气,质问道:“那你既然知道我们,为何还要大费周章的引诱我们到这?”

    “杀人的爽感已经完全不能满足现在的我,我需要的是刺激、玩耍、折磨、生不如死,哈哈!”藤田拓海脸色阴狠道。

    真是个变态!看着藤田拓海那一副阴毒的模样,李双喜三人一致认为道。

    藤田拓海从躺起上站立起身,道:“好了,你们知道的已经很多了,是时候闭上嘴巴了。”

    话音落下,两边浴池里的水开始降下,池水之中露出了一道道黑影。

    “水里有东西。”中岛惠子看到之后立即道。

    很快,浴池里的水被放干,数十把武士刀显露而出,三人身后几十个汉子一跃而入,将池底的武士刀拿了出来。

    取完武器藤田拓海打了一个响指,浴池再次开始灌入了水。

    李双喜双眼扫视着前后方,道:“不,我们知道的还不够,山口组如此大费周章的杀我们,绝对不是因为那天晚上中岛次郎的事,肯定还有其它原因。”

    李双喜可不相信,偌大的山口组,就因为这点小事出动那么几十号人。

    藤田拓海听后冷哼道:“你们知道死在谁的手下,知道怎么死的,就已经足够了,其余的东西,死人是不配知道。”

    藤田拓海十分的自信,李双喜听后回道:“我承认山口组是很强大,但是想要杀了我们三人,这区区几十人,还差得太远了。”

    李双喜此话一出,彻底激怒了身后的几十个汉子,他们同时拔出了武士刀,明晃晃的武士刀那数十道寒芒直指李双喜,誓要将他当场斩杀,血染浴池。

    “小子,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藤田拓海手掌之中翻转着一把短刀,道:“仅凭你身边的老弱病残,也敢和山口组斗?”

    老弱病残,常清道长和中岛惠子立即对号入座,听后都气愤不已。

    “废话少说,来吧。”李双喜对藤田拓海勾了勾手指,道:“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我一定会想办法知道。”

    藤田拓海给身后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几十个山口组的汉子收到命令之后,高高扬起了手中的武士刀,劈斩向了中央处的李双喜三人。

    藤田拓海自然也动了,他的速度很快,脚踩木屐宛如一阵清风吹袭而至,手中的短刀刺向了李双喜。

    对方人数众多,李双喜将一枚七曜古藤符递给了中岛惠子,快速道:“惠子,戴着它。”

    中岛惠子接过玉符,站在了两人的中间,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和李双喜、常清道长一起迎敌的能耐。

    面对藤田拓海的短刀,李双喜手握神兵流羽刀,开启了近身搏斗。

    锋利的匕首相互碰撞在一起,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藤田拓海的刀法很是精妙,速度极其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