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松本龙井

    原本以为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局面,可是现在这么一闹,完全又把唯一的线索给断了。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联手将整个变成了死侍的中岛家族给毁灭,相当于亲手扼杀了关于死侍以及邪术一派的线索,而且说不定已经打草惊蛇,想要再找寻的话,会很困难。

    李双喜分析道:“能将整个中岛家族都被成了死侍,我想邪术一派肯定势力强大一点都不简单。或许还是和我最初想的路子一样,要想找到他们,必须从日国权高位重的一些家伙入手。”

    听了李双喜的分析,常清道长捋着胡须道:“可现在我们把中岛家族这条线断了,去哪里寻找权高位重的家伙?”

    李双喜看向了中岛惠子,三人之中只有她最有可能认识,中岛惠子顿时一脸茫然,摆手道:“我不认识,自从中岛家族没落后,以前那些所谓的合作伙伴全都躲得远远的,我又到了酒馆成了歌姬,更不认识什么身份高的人。”

    李双喜听后无奈的抓了抓脑袋,人走茶凉,之前中岛惠子也还小,不认识那些高身份的人也很正常。

    常清道长叹了一口气,道:“哎,看来现在我们又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李双喜并没有那么悲观,说实在话,这次中岛家族的事件完全就是偶遇,日国帝京虽然不算大,但是能够就那么遇到,已经足够证明了自己的运气。

    “别放弃,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找到那黑衣的神秘人。”李双喜拳头握在身前道。

    中岛惠子精美的脸庞上出现了一丝担忧之色,道:“说不定,不用我们寻找,他们就会自己来找上我们的。”

    中岛惠子的一句话让周围的气氛变得凝重了很多,李双喜陷入了思考之中,常清道长也同样是皱了皱眉。

    中岛惠子所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今晚的事要是传了出去,说不定李双喜三人就会暴露在邪术一派的视野之中,邪术一派要是真动了杀心,那肯定会主动找上门来。

    “如果他们真的找上我们,那更省了我们的精力,只不过到时候我们在明他们在暗。”李双喜开口道。

    常清道长接着道:“那样的话我们会显得十分的被动,在日国帝京的地界,掌握主动权对我们有绝对的好处。”

    “好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李双喜道。

    于是,三人离开了中岛家族,趁着黑夜消失在了街道上。

    ……

    此时日国帝京富国山脚下的一栋房屋内,数个身穿黑色忍者服的忍者静静坐着,房屋内显得昏暗无比,数个忍者低着脑袋,面部的模样看不太清楚。

    他们坐在地上纹丝不动一言不发,很快,一个声音从房屋内间传来:“说吧,这么晚来求见我,有什么事?”

    数个忍者听到声音之后方才对视一眼,禀报道:“我们派到华夏的那一批死侍全都被干掉了。”

    “而且就在今晚,中岛家族本部沦为我们工具的死侍也都被干掉。”

    听到这两个消息,房屋内间一股强大的阴邪之气扩散而出,那强大的气息压迫着外间的数个忍者,甚至有几个忍者的额头上都开始流下了冷汗。

    “是什么人做的?”房屋内间那阴森略带沙哑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质问道。

    “是两个华夏人,一个年轻小子,一个老道士。”

    “他们的实力不俗,现在人在帝京,好像他们是特地从华夏来到帝京摧毁我们的。”

    “而且他们好像和中岛家族内的一个女人有染。”

    外屋的数个忍者快速将知道的情报禀报而出。

    听完禀报内屋一片寂静,寂静得让人感觉到恐怖,空气之中都布满了紧张的味道。

    “唰啦。”

    内屋的门被打了开来,漆黑的内屋之中,一个身影缓缓走了出来。

    外间的数个忍者看到之后腰板挺得更直了一些,毕恭毕敬的坐着,低着脑袋,一副听命的的模样,显然,内屋那人的身份和实力都在他们之上。

    松本龙井身穿白色的忍者服,和外面数个黑色忍服的家伙完全不一样,腰间跨着一把武士刀,面部被白色的口罩遮掩住,只露出了一双凶戾的眼睛,来到了外屋。

    松本龙井三十来岁,鼻息之间留着一撮胡子,身材不算魁梧,但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气息让普通人不寒而栗。

    “两个华夏人杀了我们那么多的死侍,你们确定消息没有错?”松本龙井目光扫视着眼前的数个手下,质问道。

    “是的,千真万确。”外屋其中一个忍者确定的回道。

    松本龙井迈开了脚步,一步一步走向了刚刚说话那人,来到他的面前之后,冷冷道:“我们可是无所不能的邪术一派,华夏狗居然敢踩在我们头上,还来日国帝京打算摧毁我们,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松本龙井的目光落在了身前坐立着的那忍者身上,那忍者额头渗出一层冷汗,快速回道:“让华夏狗有来无回!”

    松本龙井对这个回答很是满意,点了点头,继续道:“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将那华夏狗的所有资料收集齐,然后交给山口组处理。”

    “山口组?可是那华夏人将我们那么多死侍都给消灭,山口组能搞定吗?”松本龙井身后一个忍者提出了疑问。

    松本龙井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转过身体,凌厉的目光落在开口说话那忍者身上,阴冷道:“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

    “不,不,不敢。”刚才开口说话的忍者意识到了自己说错话,脑袋埋得更低了一些,连忙改口:“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山口组对付不了那华夏狗。”

    松本龙井走到了那忍者的面前,没有再多说一句,腰间的武士刀猛然抽了出来,一道寒光在那忍者眼前闪过的同时,那忍者面部多了一道血痕。

    皮肉绽开的疼痛甚至还没有蔓延开来,那忍者已经脑袋重重砸地,倒在地上被一刀毙命,而松本龙井腰间的武士刀都没有全都出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