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如坐针毡

    中岛一夫本不想对李双喜三人动手,可是没有办法,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居然都知道了中岛家族复兴计划的事,这要是传了出去,那些窥探中岛家族已久的人,还不马上联合起来对家族动手才怪。

    整个中岛家族自从破产之后,一直都在和曾经的合作伙伴周旋,家族的产业虽然锐减了大半,但是关键、核心的产业都没有被拿下,那些都是以后用来东山再起重振家族的资本。

    所以中岛一夫才立即做出了决定,就在今天晚上动手,将包括中岛惠子在内的三人,彻底消灭,只要将三人截杀在中岛家族之中,中岛次郎的事情就全部都结束了。

    黑夜再次降临,笼罩在了日国帝京的上空,这一天,李双喜三人都待在房屋之中,并没有出去。

    中岛惠子有些按捺不住,在房屋之中坐立不安道:“李双喜、道长,我们这样等下去真的可行吗?会不会在我们等待的时间里,他们已经将所有的证据和痕迹都清理干净了?”

    常清道长听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中岛惠子的问题。

    中岛惠子只能看向了李双喜,而李双喜杵着脑袋看着眼前的中岛惠子,两人就这样相互对视着。

    中岛惠子柳眉一挑道:“看什么呢李双喜?”

    “惠子,你尽管把心放在肚子之中。”李双喜回道:“现在这么无聊,我只好欣赏一下眼前的美景呀。”

    中岛惠子俏脸一红,小脑袋埋低了一些,道:“李双喜,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没有开玩笑,说的都是真的。”李双喜双手杵着脑袋很认真道。

    中岛惠子被李双喜那真诚的眼神给震慑,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常清道长同样目光紧盯中岛惠子,说实话,常清道长同样对中岛惠子很有好感,这个日国女人却是和华夏的比起来不太一样。

    李双喜余光看到了身边正在发愣的常清道长,笑道:“惠子,你要是不信可以看一下常清道长,他看你的眼神可真是没谁了。”

    中岛惠子听后抬头看向了常清道长,果然,常清道长正呆呆的盯着自己,中岛惠子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整个人的脑袋埋得更低了一些。

    两人眼神对撞的瞬间,常清道长整个人顿时一阵的尴尬,连忙转移了目光,手肘拐向了李双喜,道:“双喜兄弟,你这胡说八道什么……”

    常清道长实在恨自己交友不慎,居然这个时候卖自己的马,让他的老脸往哪里搁?

    李双喜一脸嘲笑的目光看着常清道长,道:“道长,我说你怎么那么怂呢?怎么敢看不敢承认?你没有发现自己的眼珠都要掉下来了吗?”

    “噢!”李双喜若有所思道:“我明白了,原来道长你是一个闷骚的人。”

    常清道长没有想到李双喜对兄弟竟然如此毒舌,道:“双喜兄弟,你可千万不要造谣了。”

    “你看看,现在都还不敢承认。”李双喜用鄙视的眼神看向常清道长,道:“道长,我说你就不能学一学我吗?中岛惠子又不是不让你看。”

    常清道长的一张老脸被李双喜说得都通红了起来,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

    “道长,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看完之后连理由都找不出来,可真是失败。”李双喜继续道:“我告诉你,我这是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

    常清道长被李双喜说得无地自容,真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中岛惠子见状,帮常清道长缓解尴尬,开口道:“李双喜,行了。”

    “哈哈。”李双喜笑了笑,道:“我这还不是帮助缓解一下气氛,不然你都坐不住。”

    中岛惠子嘟囔着嘴巴,看着李双喜道:“恩恩,我只是觉得我们这个样子就好像是在坐以待毙。”

    李双喜见中岛惠子实在不放心,凑近到了她的耳畔,低声道:“惠子,别紧张,如果我和道长没有猜错的话,很快他们就会按耐不住,对我们动手了。”

    “啊!”中岛惠子听了之后张开了大嘴巴,一声惊叫发了出来。

    李双喜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巴,道:“嘘!低调,我们必须要保持足够的镇静。真要是那样的话,他们杀害中岛次郎的罪名也就证实了。”

    中岛惠子强迫自己镇定了下来,问道:“你们是怎么猜想到的?我们整个下午都没有离开房间,更没有接触到任何人。”

    “更何况中岛一夫不是叫我们安静的等待结果吗?到现在我们都没有等到任何的消息。”

    李双喜看了看中岛惠子脸上带着的震惊,回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特别的反常,中岛家族办事的效率应该很快,到现在都还没有动静,说明我们已经陷入到了困境危机。”

    “你可能会觉得我这样多少有些空穴来风,但是不管怎样,你相信我和常清道长就对了。我们现在可是一张船上的人,只有完全的信任,我们才可以达到彼岸。”

    中岛惠子点了点头,尽管她对李双喜认识很少,甚至这一次才是两人的二次见面,但是李双喜的眼神和话语让她根本就没有反驳的借口,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

    李双喜双手放在了中岛惠子的双肩,道:“今晚保持警惕,我和道长会保护你的。”

    “恩。”中岛惠子点头答应道。

    就这样,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李双喜悄然去了隔壁中岛惠子的房间,而中岛惠子则是和常清道长待在一个房间之中,静静的躺下‘入睡’。

    李双喜双目微闭,感受着整个周围气息的变化。

    常清道长同样也是躺着床上,甚至还打起了鼾声,只有中岛惠子紧张得根本没有办法入睡,一双大眼睛在黑暗之中眨巴眨巴着。

    半个小时过去,一个小时过去,三人居住的房屋外终于有了动静。

    细微的脚步声传入到了李双喜的耳中,李双喜一动不动,竖起了耳朵听着房屋外声音的变化。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