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挖墙角

    酒馆老板是一个带着金丝框眼睛的男子,约摸四十来岁,眼中透露着商人的狡黠,一身的唐装很是抢眼。

    李双喜身边的中岛惠子低声道:“吕老板,他是华夏人,这家酒馆的创始人。”

    李双喜和吕老板的目光对撞在了一起,让李双喜有些惊讶的是,吕老板看到眼前凌乱的一片,居然面色不惊,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吕老板独自一人迈步走进了包间,给了地上的汉子一个眼神,几人强忍身体的疼痛,从地上缓缓爬了起来,搀扶着最惨的坂田雄一,没有说一句话,离开了酒馆。

    “小兄弟,实在抱歉,那坂田雄一我会将他拉入到酒馆的黑名单,从此以后他不会再出现。”吕老板抚了抚金丝眼镜道。

    李双喜被打量的同时也在打量着眼前的吕老板,于是回道:“吕老板,你这酒馆要是花钱都买不到一点舒畅,以后谁还敢来?”

    李双喜的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他可是付了重金买下了中岛惠子的工作时间,本想好好的欣赏歌舞表演,可不曾想到会有人进入包间找茬,摆明很是不满。

    吕老板点了点头,解释道:“小兄弟,今天晚上的事是我们意料之外的,我吕某人日后一定会尽力,将酒馆的隐患都给克服。”

    “这样吧,今晚小兄弟在酒馆消费的酒水全都免费,算是吕某人给你陪个不是。”

    吕老板说的头头是道,但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对视了一眼,显然觉得眼前这人的诚意不足,今晚的酒水能要几个钱,跟花的重金比起来,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吕老板,我这怎么感觉不到你的诚意?”李双喜直言道。

    之前李双喜对酒馆老板很是感兴趣,可当知道了他是一个狡猾的商人,利用中岛惠子疯狂敛金之后,好感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厌恶。

    吕老板哈哈一笑,回道:“小兄弟,你也是华夏人,这次是特地来找惠子的吧?”

    “我要说的和惠子暂时无关。”李双喜道:“我是华夏人。”

    吕老板耸了耸肩,道:“既然大家都是华夏人,那华夏人何必难为华夏人呢?吕某人在日国经营这家酒馆也不容易。”

    吕老板开始打起了感情牌,可李双喜并不买账,因为从中岛惠子的口中,他已经知道吕老板就是一个狡诈的商人。

    “吕老板,我想请你搞清楚一点,这件事是你的酒馆没有对我保护到位。如果说我是一个不会拳脚之人,那今晚会出现什么情况你应该很清楚吧。”李双喜道。

    “那你想要什么要的处理结果?”见李双喜不肯松口,吕老板面色阴沉了下来,问道。

    中岛惠子拉了拉李双喜的衣角,道:“李双喜,我们还是走吧,不要在惹事了。”

    李双喜并没有着急回吕老板,低声回向中岛惠子:“惠子,放心吧,你刚才不是想要替我讨回那笔重金吗?现在看我的,我要让他把还没有焐热的钱给还回来。”

    中岛惠子惊诧的看着李双喜,显然没有明白李双喜想要怎么做。

    李双喜上前两步,看着吕老板微微一笑,道:“很简单,既然我花了重金没有得到一点舒服和满足,那你得把我花的钱退给我。”

    吕老板听后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的怒色,不过很快消失,回道:“小兄弟,在我的酒馆里,可从来没有退款这条规矩,免去你今晚所有酒水的费用,已经是吕某人最大能力做出的让步了。”

    呵呵!李双喜听后冷哼了一声,这吕老板还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铁公鸡,一毛不拔的同时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出这样的话。

    “吕老板,要是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就只好做得绝情一些了。”李双喜应对的办法实在太多,看了看狡猾的吕老板,继续道:“我刚才问过了中岛惠子,她对更大更好的华夏很感兴趣,你这小酒馆供奉这么一尊大神,是不是不太合适?”

    “我和中岛惠子已经达成了口头的协议,我愿意为她的才华花更多的金钱。当然,我知道你和惠子签过工作协议,但我觉得那根本就不是问题,区区几百万的违约金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吕老板,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确的听懂了吧?”

    既然这酒馆的吕老板不仁义,李双喜也决定借此机会好好的弄他一下,让他知道应该如何做人。

    听了李双喜的一番话,吕老板的脸色阴晴变幻了好一阵子,最终更加的阴沉了下来。

    心中暗骂道:“可恶的小子,居然敢来我的酒馆挖墙角了!”

    吕老板很清楚李双喜所说的话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确实,中岛惠子被买走的话自己会得到一笔丰厚的赔偿,可那几百万和吸金树中岛惠子比起来的话,那真是太少了。

    就好比一个金子做的树木,吕老板得到了几片金叶子,而李双喜则是拥有其余的全部,一对比这差距就出来了。

    吕老板没有办法,只好用出了他的杀手锏,道:“小兄弟,这样吧,我们双方各自退让一步,别把事情搞的那么绝。”

    李双喜抓住了吕老板的命脉,占据了交谈的上风,耸了耸肩问道:“你说怎么一个让步?”

    吕老板金丝眼镜表层散发出了一道光芒,嘴角扬起道:“能将坂田雄一给轻松的教训了,小兄弟你是一个身手不错的人。吕某人在华夏自幼习武,对拳脚颇有研究,不如这样,我们来一场比试如何?”

    “小兄弟你赢了,我将你今晚花的二十倍重金一分不少的还给你;要是我赢你,你自己拍拍屁股离开,以后别出现在我的酒馆。”

    李双喜算是听出来了,这哪里是让步,分明就是要来和自己做一个赌约。

    “没问题。”李双喜欣然接受。

    吕老板试图让步解决的途径非常合李双喜的意,能用武力来解决的,千万不要再浪费口舌,直接动手就行。

    常清道长听后也是欣然一笑,这吕老板摆明了是自己挖坑自己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