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歌姬背后的故事

    李双喜一个劲的安慰,可是中岛惠子可不像林芯瑶、陈梓珊等人那么好哄,久久都不能释怀。

    实在没办法,李双喜道:“惠子,你要实在觉得抱歉,就给我和道长来一支舞蹈吧,就算是道歉。”

    中岛惠子很赞同李双喜的提议,点了点头,回道:“嗯嗯,说起来今天能在酒馆卖艺,多亏了去到华夏留学,我就给你们来一段我在华夏留学时候所学的歌舞。”

    李双喜三人包间的面积还算可以,除了简单的一张木桌,还有很大一片空地留着,显然够中岛惠子展示她的舞技了。

    李双喜愣了愣,敢情中岛惠子有今天这份工作,还多亏了华夏文化的感染。

    粉色的和服之下,中岛惠子躯体摆出了妩媚的姿态,手中的折扇打了开来,遮住半边脸的同时只露出了一双极具诱惑力的美眸。

    中岛惠子渐渐扭动起了性感的腰肢,那翘起的兰花指更是能抓住两人的眼球。

    折扇后中岛惠子清唱了起来,那柔美又具有穿透力的声线一下就将李双喜两人的心魂勾了起来,进入到了歌舞所描绘的场景之中。

    李双喜不得不暗自感叹道:“难怪惠子会成为酒馆的头牌歌姬,这技艺真不是吹出来的。”

    中岛惠子将自己的才能在李双喜和常清道长面前展现得淋漓尽致。十几分钟之后,歌舞结束,中岛惠子唯美的收尾,更是让李双喜二人久久不能平静。

    过了好一阵,李双喜才回过了神来,拍手叫绝道:“完美,实在完美!惠子,你的歌舞技完全可以登上华夏最好最权威的舞台。”

    常清道长也从那歌舞之中抽身而出,感叹道:“倾国倾城四个字都不足以来形容你的美艳!双喜兄弟,你这二十倍的价钱花的值!”

    中岛惠子一脸谦虚,用很标准的华夏语回道:“你们实在太抬举我了。”

    中岛惠子落座了下来,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又是一番盛赞,才将中岛惠子的自责和内疚给抚平。

    “惠子,你怎么会成为这酒馆的歌姬?发生了什么事?”

    李双喜之前借用余家的关系查到了中岛惠子的一些资料,中岛家族在日国帝京可是很有名望的家族之一,这也是李双喜这次行动想到中岛惠子的最主要原因,死侍和那邪术一派自然是在日国要有很深地位的人才会知道。

    李双喜上次同时也查到了中岛家族面临危机,可是就算中岛家族破产,中岛惠子也不至于沦落成为一个小酒馆的歌姬吧,李双喜很想不通这一点。

    提及此事,中岛惠子美眸之中闪过了失落的神色,脸色也一下子出现了转变。

    李双喜捕捉到细节的变化之后道:“惠子,要是你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中岛惠子摇了摇头,拿起了桌上摆放的一瓶啤酒喝了大口,道:“没关系的。”

    “在日国帝京,中岛家族曾经是一个很强大的家族,可是随着时代的不断进步和发展,中岛家族日渐落后的思想已经跟不上了时代潮流的脚步,所以,中岛家族破产了。”

    “我作为中岛家族的一员,为了生计也必须要努力的赚钱,所以我就选择了歌姬。”

    李双喜听后有些惊诧,这歌姬的道路居然是中岛惠子自己选的,刚才李双喜都一度还觉得惠子是有所苦衷,被逼无奈。

    “惠子,以你的条件,就算在日国难以发展,完全可以到华夏,我相信就凭你刚才的歌舞技艺,肯定可以在华夏创造出属于一片你的天空……可是,我不懂你为什么要选择歌姬?”李双喜问道。

    一旁的常清道长也是微微点了点头,这确实让他有些想不太通。

    中岛惠子叹了一口气,眉心处拧出了一个小疙瘩,回道:“李双喜,我之所以没有去华夏发展,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

    “恩?”李双喜脑子快速转动,犹豫了片刻回道:“难道是因为那人渣的关系?”

    中岛惠子轻轻点了点头,之所以没有去华夏,就是因为在那块领土上,渣男陈奇兵带给她的回忆实在深刻,那段感情几乎让她遍体鳞伤。

    试想一下,你在某一天突然发现深爱你的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你会怎样?

    “好吧。”对于这一点,李双喜这时候也无法帮她改变什么,毕竟李双喜并不懂中岛惠子内心的感情世界。

    中岛惠子摇动着手中的酒瓶,看了看李双喜,道:“选择歌姬这个行业,是因为我的妈妈,因为她就是一名歌姬出生,最终嫁入到了中岛家族。”

    提及到自己的妈妈,中岛惠子眼眶顿时泛红,泪花开始闪烁起来。

    李双喜连忙递上了纸巾,很显然,中岛惠子的妈妈应该已经离开了人世间。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也算是弄清楚了这一切,原来中岛惠子是选择追随自己妈妈的脚步。

    “李双喜,你是不是看不起现在的我?”中岛惠子声音微微抽泣着问道。

    李双喜摇头否定,回道:“当然不会,职业无贵贱。歌姬虽然是饱受争议的行业,但我相信你一定是洁身自好之人。”

    “你用你自己的才华,将美轮美奂的歌舞带给酒客,这一点值得所有人尊敬。”

    李双喜一番话之后,中岛惠子痴痴的看着李双喜,显然没有想到他会给出那么有高度的评价。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李双喜微笑道:“如果我看不起你的话,我现在早已经拍拍屁股离开了。”

    中岛惠子听到如此的肯定,脸上洋溢出了灿烂的笑容。

    最开始中岛惠子来到酒馆做了一名歌姬,遭到了所有人的打击和不屑,可中岛惠子迎着冷眼和嘲笑,加倍的努力,今天终于也算是小有名声。

    “好了,说完了我,还是来说说你吧。”中岛惠子擦拭了一下眼角,看向了李双喜两人,道:“我觉得你这次可不像是来旅行和出差的。”

    “为什么?”李双喜笑问道。

    中岛惠子指了指常清道长,回道:“因为他,他是一个道士,你要我相信你带一个道士来旅游,我可真是难以信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