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价高者得

    刚才李双喜还对这家酒馆的华夏老板感兴趣,现在一听,完全没有了兴趣,反而都是厌恶。

    这家酒馆的老板套路真是深,难怪那么多的包间都通通坐满了人。

    女服务员看了看两人的不满之色,不过那微笑的脸色一点都没有改变,波澜不惊的问道:“两位,你们还要买下惠子今晚的时间吗?”

    唾骂归唾骂,李双喜冷静了一下,问道:“我想请问一下,最多的时候,惠子的工作时间被翻了多少倍卖出?”

    “十倍。”女服务员很肯定的回道。

    李双喜听后心中已经有了计划,既然都来到了这酒馆,不见中岛惠子灰溜溜的离开和等到打烊再见到都不是李双喜的办事风格,打了个响指道:“那好,我愿意出二十倍的价格买下中岛惠子的时间。”

    二十倍!听到这个数字,女服务员很清楚意味着什么,刚才还一脸的波澜不惊,现在已经是双眼瞪大。要知道,头牌歌姬中岛惠子本身的价格就非常高,这么久以来翻十倍已经是成百上千个老板开出最大的倍数了,二十倍还从来没有谁为了她而开出。

    “不过我有一点要求,我这二十倍的价钱可不是白出,我要你们酒馆保证,我出了二十倍的价钱之后,今天晚上没有人再和我竞价争抢。”李双喜眼神犀利道。

    李双喜自然不傻,按照眼前妹子所说的,要是等会酒吧内部跳出来一个人,史无前例的加到三十倍,那自己显然就栽了,必须把一切未知的可能扼杀。

    “这,这个我不能做主,我得问一问老板。”女服务员回道。

    “去吧,希望你能给我带来一个好消息,大家双赢。”李双喜双眼微微眯了起来:“否则的话,果然自负。”

    女服务员抬头看了看李双喜,那眼神让她身心狠狠的一颤,快速离开了包间。

    女服务员离开包间之后,常清道长叹息道:“双喜兄弟,没有想到啊,这小小的酒馆,居然还有那么多的门道。”

    李双喜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品味酒水的心情全都没有了,在包间之中徘徊着回道:“只要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各种各样门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中岛惠子会成为了头牌歌姬。”

    此时李双喜脑海之中已经无法浮现出曾经在华夏见到过的那个中岛惠子的身影了,那个曾经狠狠扇了渣男陈奇兵巴掌的中岛惠子,或许已经彻底死了。

    李双喜能够猜想到,一定是中岛家族的衰落,中岛惠子才会沦落到酒馆上班,可李双喜实在想不到,她居然会成为头牌歌姬。

    虽然说歌姬是卖艺不卖身,可是常年在那岸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双喜兄弟,既然她都已经不是曾经的她了,我们还有必要找她吗?”常清道上又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关键的问题。

    李双喜来到日国先行找中岛惠子,就是打算让她给予一些帮助,现在的情况转变已经超过了预期。

    “既来之,则安之。”李双喜想到了一句老话,回道。

    五分钟之后,女服务员缩开了包间的门,恭敬道:“先生,你的决定我和老板商量过了,老板表示同意,只要你肯出二十倍的价格,他保证今晚中岛惠子的时间都是属于你的。”

    “我们老板还特地向你表示感谢,希望你今晚和惠子的时间能够相处愉快。”

    李双喜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客套话就不用说了,去叫中岛惠子过来吧。”

    “先生请稍等,惠子马上就到。”

    而后李双喜刷卡付了二十倍的价钱,静候着中岛惠子的到来。

    几分钟后,包间的门再次被打开,中岛惠子身穿一身粉色的和服,化着精致的妆容,来到了李双喜两人的包间。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两人的目光都被中岛惠子吸引,今天晚上的她格外美艳动人,一副娇艳欲滴、闭月羞花之色着实惊艳到了两人。

    李双喜差点没有认出中岛惠子,她和上一次在海宁见面的时候差别实在太大。

    中岛惠子美眸落在了常清道长的身上,当移动到李双喜身上的时候她认出了李双喜,惊讶道:“李双喜,怎么是你?”

    女服务员早已经退出了包间,中岛惠子并不知道出二十倍价钱买下她今晚时间的老板是李双喜。

    李双喜耸了耸肩,回道:“惠子,事情呢有些曲折,就不多说了,你快坐下吧。”

    中岛惠子显然还没有从惊讶之中走出来,道:“你应该等我工作完的,你出二十倍的价钱,那岂不是白白损失了上百万……不行,我得去找酒馆老板,让他把钱还给你。”

    李双喜摆手道:“不用不用,惠子,那是酒馆的规矩,我们就算是你的朋友,也不能坏了。给出去的钱就像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别担心,那点钱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中岛惠子一脸不甘心的模样,道:“可,可是那些钱都让这里的老板给赚了,太便宜他了。”

    常清道长听后有些诧异,从中岛惠子的进门到现在来看,好像那二十倍的金钱都被酒馆老板给赚了,并没有落入她的口袋。

    “惠子,先不说这个了,快坐下。”李双喜可不喜欢三个人这样站着说话。

    中岛惠子手中的折扇收了起来,缓缓迈步落座,自责道:“都怪我没有说清楚,对不起。”

    “惠子,你怎么那么见外了?没有什么好自责的,只要我们能安静的坐在这包间里聊天,就够了。”李双喜一个劲的安慰道。

    “对了,这是常清道长,这次我和他俩人一起来到日国。”李双喜向中岛惠子介绍了身边的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和中岛惠子两人礼貌的握了握手,也算是认识了一番。

    “李双喜,实在抱歉,今天酒馆人太多,老板不肯放我休息,所以不能到机场去接你们……实在抱歉。”

    中岛惠子从进入包间看到李双喜之后,一脸的愧疚和自责,始终都没有停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