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头牌歌姬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看着眼前房间之中低矮的桌子,很是不习惯,但入乡随俗,也只能将鞋子脱下,盘腿落座了下来。

    “双喜兄弟,你听到了吗?还有歌舞声。”落座下来之后,常清道长竖起耳朵听向隔壁。

    李双喜自然也听到了隔壁房间浅浅的歌舞声,回道:“有什么好奇怪的,或许这就是日国的文化。”

    李双喜还是比较对这酒馆的老板感兴趣,居然要服务员精通华夏语,还真是颇有爱国情怀。

    没一会,刚才的女服务员端着酒水来到了房间,看着华夏盛产的啤酒摆在了桌面上,李双喜笑道:“来吧道长,我们就在异国他乡感受尝一尝华夏的酒水。”

    两人碰杯,开始在房间之中小酌了起来,就这样过了半个多小时,两人依旧还没有见到中岛惠子的身影,都有些纳闷了起来。

    “双喜兄弟,那中岛惠子不会又摆了你一道吧,这都到酒馆了,她还不出现?她应该是老道认识你以来,第一个敢这样放你鸽子的人吧?”常清道长有些惊诧道。

    “道长,这可还不能算是放鸽子。”李双喜辩解道。

    “得嘞,兄弟你说啥就是啥,反正老道是跟着你来日国的,一切听你的。”

    李双喜叹了一口气,觉得这样无限期的干等也不是办法,搞不好自己还真的就被放了鸽子,回道:“看来我得找服务员来问一问了。”

    李双喜按下了木桌上的服务铃,之前接待两人的女服务员很快就来到了房间,躯身问道:“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两位?”

    “那个,我想问一下,中岛惠子现在是在这里工作吗?”李双喜有些不太确定,开口问道。

    “是的先生。”

    “那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她?”李双喜有些焦急道:“我们今天可是特地从华夏飞来日国帝京找她的。”

    一听李双喜两人是万里迢迢漂洋过海而来,女服务员有些吃惊,定了定神回道:“先生你稍等,我这就帮你去问一问。”

    李双喜点了点头,道:“嗯,希望能快一些给我答复。”

    女服务员退出了房间,李双喜喝了一口啤酒平静了下来,道:“或许是因为这酒馆生意太好了,她忙不过来吧。”

    李双喜可清楚的记得,刚才和常清道长进来的时候,看到整个酒馆都坐满了人,生意很是兴隆。

    常清道长也赞同道:“嗯,很有可能,没想到这酒馆门面看上去不大,进来却是别有一番天地,环境舒适,服务更是没得说。”

    常清道长盘腿而坐,目光扫视着整个包间,一脸满足的模样。

    “哎,不会要等到这酒馆结束营业才能见到中岛惠子吧。”李双喜道。

    “双喜兄弟,刚才在外面可是你说了时间多,看现在的情况,很有可能。”常清道长拿着一瓶啤酒,畅饮了起来。

    说完之后还不忘夸赞:“这啤酒的味道别说还真是不错,甚至要比我们在滇南喝的要美。”

    李双喜也被岔开了话题,回道:“华夏的啤酒本来是不错的,可就是有很多狡诈的商人,为了达到利益的最大化,勾兑酒水造假酒,所以才搞坏了名声和质量。”

    “这么看来,这酒馆的老板还真是不赖呀,空运过来的都是好酒。”李双喜细细品了一口道。

    又过了十多分钟,女服务员终于推开了李双喜两人包间的门,道:“先生,实在抱歉,惠子刚被一位老板选中,花三倍的价钱请到包间去了。”

    嗯?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听后对视一眼,显然两人都没有意识到,中岛惠子在酒馆里的职位是什么。

    李双喜皱了皱眉,问道:“中岛惠子不是这里的服务员吗?”

    女服务员听到李双喜的这个问题,一脸诧异,这两人不是特地从华夏飞来找惠子的么,他们不知道惠子在酒馆的身份?

    女服务员很快回道:“不是。”

    “啊?那她在酒馆是做什么的?”李双喜追问道。

    “先生,惠子是我们酒馆的头牌歌姬,你们难道不是慕名远到而来看她的吗?”女服务一边回答一边问道。

    歌姬!李双喜显然是没有想到中岛惠子会是这酒馆的歌姬,难怪什么被老板选中,三倍价钱请走。

    李双喜深吸了一口气,回道:“你误会了,我们是中岛惠子的华夏朋友,这次来是找她叙旧的。”

    女服务员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了过来,不过还是恭敬的躯身道:“实在抱歉,那样的话,你们只能等到我们酒馆打烊才能见到她了,她每天晚上的应酬都是爆满的。”

    等到打烊?李双喜可没有闲工夫在这里浪费自己的时间,于是道:“不行不行,还有其它办法可以见到中岛惠子吗?”

    “只能通过排队预订,不过现在应该不行了,她今晚上接下来的时间都被一位老板给买下来了。”女服务员将情况告诉了李双喜。

    李双喜听出来了,敢情自己和道长之前一直都在排队等候,可没料想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截胡了。

    李双喜摩挲着下巴,很快道:“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花更多的价钱把中岛惠子今晚剩余的时间给买下来,我想你们酒吧作为最大的受益者,应该会很乐意吧?”

    女服务员笑了笑,回道:“当然可以,这就是我们酒馆头牌歌姬惠子的魅力所在,经常会有老板为了欣赏她的舞蹈而抢破了脑袋。”

    “不过先生,刚才已经有老板出到了三倍的价钱买惠子今晚的时间,你要买的话,自然要出更多的钱,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酒馆不保证再你之后还有其他老板出更高的价,要是有的话,惠子按照规矩,会立即离开你们的房间。”

    常清道长听后拍案而起,道:“荒唐!你们这酒吧也太黑了吧,为了赚钱还真是不择手段。”

    李双喜冷笑道:“还真是无奸不商!”

    李双喜同样也是满肚子的窝火,日国小小的一家酒馆,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